会者定离⭐️

我不是设计师真的相信我!

喝水搬砖,快乐咸鱼

会推的墙头:
瑞金/安雷/ggad/雅湊/真遥

我永远爱七濑遥/鸣宫湊

来年要做合格京吹

就算坑再冷我也要往里扎(xxx)

is 花糖

封面来自@海鲜白

【狗晴】义理之欲番外:樱花结


我名为大天狗。

一化形就是为了追随大义的存在。

大义,是我毕生的追求。

除了他,

没人可以动摇我。

“小朋友,我这里有块羊羹要不要啊?”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樱花树下。

“不要,我等追随大义之人,不食嗟来之食。”我看到他灰蓝似云的眸子,想要多看看他,却忍不住偏过头去。

“我这可不是嗟来之食哦,这是为了奖励你为了大义保护大家的哦。”他那双眸子依然明亮,一直微笑着看着我,直到我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

“哦谢谢。”我慌乱的接下,心如小鹿乱撞。

没过几天,他又来看我。

“小家伙,这次给你带了糯米团子哦。”他拎着一个纸袋子,纸袋子里是热腾腾的糯米团子。

“谢谢你。”我默默接过,拿来吃了...

【狗晴】义理之欲 柒

7空寂

大天狗离开了。

晴明每天站在在寮门口,企盼着他的归来。

第二天,他没有回来。

第三天,他没有回来。

一个星期了,他还是没有回来。

晴明在一日日的思念与愧疚中感到心神不宁,脑中一遍遍回想着大天狗说过的话,

“既然晴明大人无法接受我的心意,那么我也放弃了罢,不如只身在外,追求世间尚存之大义,保护生灵草木,望大人勿要挂念。”

晴明每每想到此处,都会心悸阵痛,不自觉流下泪来。

你只身在外,叫我如何不挂念断肠?

无论你追求大义也好,与我赌气也罢,求你,

起码回来看我一眼吧。

众人闻此,皆为叹息。

他不知道自己对大天狗这个孩子抱有的是什么情感,

第一眼见到他时觉得他很熟...

【狗晴】义理之欲 陆


6执意离去

这几天,大天狗都刻意躲开晴明。

众人眼中的大天狗,眼神中透出来的都是悲戚与伤心。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除了他们两个。

每次看到他没精打采的样子,晴明都很想走上前去,拍拍他的头,说一声,对不起。

可惜他做不到。

他很担心万一大天狗又误会了然后对自己展开攻势了怎么办,

于是就一直这么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

其实他心里也说不清楚自己对大天狗是什么感觉。

他的存在就像根刺,

梗在心里,难以拔除。

到底怎么样,才是对自己,对大天狗最好的。

晴明不知道。

就这样下去吧,保持一定的距离就好了吧,

这样就好了吧。

晴明没出息的这么想着。

直到有一天,大天狗找上了晴...

【狗晴】义理之欲 伍

5告白

在二妖的谈话后,大天狗之后再没刁难过青行灯。

寮里的小妖们都很好奇青行灯是怎么和大天狗交流的,毕竟大天狗大人在寮里,除了必要的交流外,话很少。

青行灯每每被问住的时候,总是摇摇头,随而长叹一口气。

“他是个可怜人。”青行灯永远只回答这么一句。

大天狗在樱花树下独自出神。

他孤零零的望着远方,回想着他初到寮里,靠近他后,经历的那些点点滴滴,他淡淡的微笑,望着远方那一抹缓步而来的身影。

“您来了。”大天狗向晴明微微一笑。

“嗯,有什么事吗?”晴明从远处就看到大天狗了。

这孩子,真是美人啊。

“晴明大人,我有些事情想告诉您。”大天狗微微顿了顿,轻咳一声,说实话,他有些紧张...

【狗晴】义理之欲 肆

4青行灯

寮里又新来了一位式神,是青行灯,是晴明通过魂体碎片拼起来的。

“你们,想听妾身讲故事吗?”青行灯半倚着正坐着的那盏青灯,向过来的各位式神浅笑着打着招呼。

“来来来,灯姐姐到这边来。”萤草高兴的招呼着青行灯,和桃花妖跳跳妹妹去听青行灯讲故事。

晴明看起来也挺高兴,找出了平时大天狗他们打很多次大蛇才掉落的御魂,还在房间里找出了积蓄,准备给她购置一套衣物。

青行灯为人温和,会跟女孩子讲各种各样的怪谈和故事,也会帮助鬼使白整理寮中事务。

所有人和妖都和青行灯关系很好,除了...大天狗。

这件事情明眼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平时一向大度爽朗的萤草,也觉得大天狗这么做太过分了。...

【狗晴】义理之欲 叁

3端倪

鬼使黑表示很受伤要弟弟亲亲才能好,不过据说被鬼使白拒绝了还被赶到房间外面睡觉,萤草说晚上去上厕所被睡在外面的鬼使黑绊过很多回。

过了几天后,晴明终于肯放大天狗和其他式神一起去打御魂了,不过不管晴明如何嘱咐萤草或者桃花妖,每次大天狗完好无损的出门,傍晚晴明总是会迎接这里或者哪里受伤的大天狗。

这件事情连萤草和桃花妖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是每次当晴明带大天狗去包扎伤口的时候,萤草和桃花妖怎么看都觉得大天狗有一点点...高兴?

不,是很高兴。

萤草和桃花妖更奇怪了。

有一次寮里做大扫除,鬼使白看到大天狗柜子里偷偷藏起来没有使用的达摩,想搬出来晒一晒,被大天狗喝令制止。

“不...

【狗晴】义理之欲 贰

2初伤

一天,御魂结束。

鬼使黑白搀扶着一只虚脱的大天狗回家。

他面上发白,嘴唇毫无血色,双眸涣散,碧蓝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翳,身上到处都是血迹,嘴角处也有血迹抹擦的痕迹。

“谢谢,不用扶我。”大天狗看到晴明,想强行挣脱开鬼使兄弟的搀扶。

“大天狗大人对不起,昨天睡太晚了,没什么精神。”萤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满面愧疚之色,她没想到自己的一时疏忽竟带来如此后果。

“没...事。”大天狗摆摆手,但“事”字刚一脱口,就突然栽倒在地。

晴明看到大天狗突然就这么倒了,心下一阵惊慌,急忙招呼一众式神把大天狗抬到他自己的房间去。

因为伤的很重,晴明嘱咐了众式神要让大天狗静养,每天只有晴...

【狗晴】义理之欲 壹

1初遇

“参上仕った、我こそが大天狗なり。”

召唤阵中,晴明看到了新式神的出现。

来者一袭白色狩衣,背后黑色的毛羽缓缓散开,露出白皙的面庞,金色的发丝顺着羽翼翻飞出优美的弧度,长长的金色的睫毛微微扇动着,在这俊美的脸庞上,一双蕴着凌厉气势的眼睛正盯着晴明。

他从半空中缓缓落地,在脚尖触地的一刹那,报出自己的名讳。

睁开眼睛,清澈如水的双眸看向面前的新主人。

晴明看着大天狗缓缓落地,白色的发丝跟着翅膀扇起的微风微微飘荡。他走上去,朝大天狗微微一笑,

“欢迎。”

大天狗看到,晴明的眼中,闪烁着微微的光芒。

他不自觉微笑,嘴角上扬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谢谢。”

“都来打个招呼吧...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