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我不是设计师真的相信我!

喝水搬砖,快乐咸鱼

会推的墙头:
瑞金/安雷/ggad/雅湊/真遥

我永远爱七濑遥/鸣宫湊

来年要做合格京吹

就算坑再冷我也要往里扎(xxx)

is 花糖

封面来自@海鲜白

【安雷】网恋奔现真的好难(11完结)

◎对不起我昨天思考了很久怎么开车发现我并不会开
(于是没开)

◎大学辅导员安xcoser雷

◎厕所读物,爽爽就好不要在意细节

◎以上ok的话请?

———————————————————

当然是直接去厕所了!这还用说吗?

自己二十多年的纯情少男形象,居然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像玻璃一样碎掉了。安迷修满心满脑子的“卧槽卧槽卧槽”,一溜烟冲进厕所解决生理问题。

可是更大的问题来了,安迷修不会解腰带,只能尴尬地望着自己的腰带大眼瞪小眼,心里想着要不要雷狮帮自己解扣子,虚望着单面玻璃外面坐在床上无所事事甚至玩起手机的雷狮,然后他发现根本就看不见雷狮。

这种事情不要叫他了吧,难道要他直面自己凸起的小山包?安迷修在厕所一边解裤腰带一边摇头,公序良俗不允许他这么做,摸索了好几分钟之后他终于找到能解开的地方了,迅速地解决完生理问题,盖上马桶盖,坐在马桶上面叹气。

叹气的过程中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他本该注意到却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单面玻璃是那面有光就看得见哪面,为了拍摄效果雷狮把窗帘关了,屋里面暗无天日,自己在厕所里灯可是亮得齐齐整整。

完了,这真的很尴尬。现在唯一渴望的就是雷狮玩手机啥都没看见。

当然这怎么可能呢?

自己男朋友不小心硬了,不对着自己非要对着马桶盖子打炮,这件事情雷狮可是义愤填膺地玩了好久的手机。当雷狮发现单面玻璃可以看见安迷修在厕所里的模样,雷狮一下子从床上翻起来,还坐直了看。看着安迷修一点也不熟练的动作,心里翻涌震荡了无数奇奇怪怪的黄色内容,最后得出结论:自己是个幸福而又不幸的男人。

幸福在长度,不幸在熟度。

安迷修从厕所出来了,两人相视但是并没有笑。两人仿佛无事发生般默契,不过安迷修还是问了句腰带怎么系上去。

安迷修穿好一整套衣服,又被雷狮摁着戴了假毛上了妆,自己走到镜子前晃悠两圈还觉得自己挺帅,欣赏了半晌说了一句:“唉我原来怎么没发现自己长这么好看呢?”

“那不是你好看,是我化妆技术好,”雷狮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玩手机。“安迷修睡过来,我要拍一个‘男友陪你睡觉’的梗,你躺我旁边。”

安迷修“哦”了一声,提着衣服小心翼翼地上了床,虽然说雷狮把衣服给他穿着玩,但是这毕竟是人家过几天出外景的衣服,弄坏了不好洗。coser都宝贝自己的衣服,这点安迷修还是懂的,轻轻地躺上床成大字状,对雷狮说了句:“随你怎么弄吧,我不会摆动作。”

然后雷狮就跨坐在他身上了。

安迷修一下面色通红,面皮薄的纯情少男最容易害羞,伸手就要推拒,可雷狮立马举起手机相机拍了几张照片,拍完还对着手机点头:“我觉得还行。”

安迷修落泪了,这根本就是故意的吧!雷狮欺骗我这良家妇男纯真的感情,要是放在漫画里面,这场景安迷修绝对会留下两条宽面条泪。

安迷修又接连上当了好几回,雷狮才心满意足的收起手机,要安迷修换回原来的衣服。当然脱衣服就没那么慢了,知道怎么解腰带之后,安迷修免了要雷狮帮忙脱的麻烦,自己溜进厕所换衣服,换之前还不忘记把房间里的灯全打开。

换好衣服之后,俩人准备出个门,目的地没想好,只想着要出门。出门前,安迷修借了雷狮的手机又跟开锁大哥打了个电话,发现那位大哥终于回去可以给他开锁了,他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说自己马上就回学校等他来开锁。

雷狮抿了抿嘴没讲话,该不会今天一下午把人家整怕了吧?说不定开了锁之后,安迷站在门口对他说出对不起是我不好,我觉得我们俩不合适之类的小言剧情。安迷修脸皮薄的跟层纸一样,虽然他是个理智聪明的人,但总是禁不起一点挑逗。

打了滴滴坐上车之后,雷狮面上镇定自若,内心却着实无法定下心来,安迷修好像看出来了他心里的不安,捉住雷狮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这边,两只手来回摩挲,雷狮才稍微放下心来。再说了,七夕任务还没做呢!

下午不算堵车,十几分钟的路程一下就过去了,安迷修和雷狮上电梯回家的时候,开锁师傅正好也刚刚到门口。在安迷修的注视下,开锁师傅极其迅速地给他打开了门,安迷修进房去取零钱,雷狮站在门口,开锁师傅看着雷狮,居然跟他唠上了几句磕。

“小伙子挺俊啊,你是安老师朋友?”

“嗯嗯。”雷狮点头。

“你们这群年轻人呐,不用藏着掖着我就看出来了,你看他的眼神不像是朋友。”师傅从口袋里面掏出盒口香糖来,递给雷狮一片,自己吃一片,“而且他看你也不像是朋友。”

“怎么说?”雷狮有点好奇。

师傅抬起头看向他,“安老师是个很单纯的人,他看人的时候,眼睛总是带着光的。”

“可我老觉得他看你的时候,眼睛里带的光不一样,”老师傅看见安迷修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了,“我看人还是比较准的,小伙子自己把握吧。”

“看起来您有故事。”雷狮笑了笑。

师傅拎起开锁的箱子,接过安迷修递上来的零钱,“我希望我的故事不要发生在你们身上。”

“你们在说什么?”安迷修最后一句没听见,急忙去问雷狮。

“他说你是个好人。”雷狮勾上了他的肩,“不带我看看你家什么样子吗?”

安迷修家里干干净净的就像个样板间,雷狮记得他告诉自己是一个人住,可是这也太规矩了点。餐桌上有一碗放陀了的面,筷子放在旁边也是规规矩矩地摆着。雷狮瘫在柔软的沙发上问他,“你生活得好整洁规矩哦,搞得我压力挺大。但这种生活总感觉缺点什么。”

“是啊,”安迷修转身把那碗面倒进垃圾桶里面,“这种生活我自己都觉得乏味无聊,所以我才如此喜欢你。”

“什么?”雷狮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的生活的确是缺点东西。缺个人,缺个能把我生活和心弄得一团乱,我却心甘情愿为他在背后收拾的人。”安迷修突然朝着雷狮笑了。

雷狮从安迷修的眼睛里真的看见了光。

“你是妈妈吗?”雷狮说得自己都有点想笑,不过话倒说回来,自己的生活也是该规矩一点了。“那我把我乱糟糟的后半生都交给你,你替我收拾一辈子好了。”

“我明天就告诉我学生我男朋友是你,”安迷修坐上了沙发沿,让雷狮的头枕着自己的腿。

“为什么不是今天?”

“因为七夕任务还没做完……”安迷修的直脑筋突然又发作了,“我家有两台电脑,一个台式一个笔记本……”

“去上游戏去!赶在今天做完任务就能提早一天告诉你学生我是你男朋友了。”雷狮站起来就把安迷修往电脑跟前拉。

“不用那么急的……”安迷修还想坐下来缓缓。

“当然急啊!我恨不得告诉全世界你是我男朋友!”

当晚,安迷修带的所有班都知道了,然后同事们也知道了,最后全校都知道了。大家知道,微博的力量是伟大的,不久之后,圈里的非圈里的也都知道了。

不过很有意思的是,安迷修的妹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网恋奔现真的,不难。

—END—

评论(9)
热度(235)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