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安雷】网恋奔现真的好难(8)

◎大学辅导员安xcoser雷

◎雷狮在线极速奔现(?)

◎我可以上床了!(我杀基友)

◎厕所读物,为了娱乐

◎以上ok的话请!

——————————————————

奔现啥的,现在提这件事情太早了吧。

安迷修第一反应是拖,借着洗澡的由头匆匆忙忙挂了雷狮的电话,在床上呆坐了一会之后想起来自己的确没有洗澡,从衣柜里面收拾出换洗衣物准备去淋浴房洗澡。

他站在莲蓬头底下,打开水龙头,让凉水淋了自己满身满心。他有夏天冲凉水澡的习惯,古话说凉水能浇醒人的意志,可是他发现自己却怎么也浇不灭。一颗心滚烫得如同在铁水里炼过,被水一浇,冒着蒸腾的热气还微微泛着红。

他热得连脸上都飞起了红色,他的脑子里重复的只有雷狮的那句“要不要奔现?”,连嘈杂的水声都忽略了,他在思考,他在纠结。他能遇到雷狮已经是这辈子天上掉下来的最大馅饼,他希望能更了解点,更深入点,再张开怀抱去迎接他。

可是雷狮总是太急,几天确定关系本就太快,他想把节奏放慢一点,再慢一点,再考虑以后的事情。安迷修是个单纯切专情的人,他觉得既然有了对象就要好好处,以后都是奔着一辈子去的,所以前期更要深入了解,这样就算过了很长时间也不会对他丧失新鲜感。

他就怕雷狮是玩玩而已。

毕竟他看起来是那么洒脱一个人,说出什么就能做出什么,他很聪明,也很厉害,但是安迷修就怕他那种自由的一往无前失去了对前路的考量,最后导致不欢而散。

他擦干了湿漉漉的头发,用吹风机把它吹到半干。他换好睡衣,走进房间看手机消息的时候,他以为雷狮会跟他发至少十条以上的消息,可是安迷修错了。

手机上只有两条新消息。

一条是学生的:“安老师,请问新学期课表什么时候出?”

还有一条是徒弟问他要不要死师徒。

安迷修揉揉眉间,觉得一件事接一件事扰得他心烦,他很快地解决完徒弟的事情又转头去查校内档案,查完档案之后回了学生一句“还没出,估计八月底才能出完整课表。”

“谢谢老师,对了安老师,你还是住原来那栋教师宿舍吧。”学生在安迷修回完消息之后,迅速地给他了回复。

“嗯对,有什么事情吗?”

“我妈妈说想把老家特产寄给你,想问一下你的地址,我提前问一下,怕寄错了。”

“不用麻烦你妈妈的,照顾你们是我应该做的。”安迷修被学生搞得有点不好意思,这种事每年都会有这么几出,虽然人家寄过来也是一份心意,但是他总推拒了。

“我们家的心意,老师就收着吧,我们放在家里也放坏了。”学生给了安迷修一个台阶下。

“好吧。”

安迷修解决完学生的事情,关了灯躺在床上,把脑袋放空。他总期待着雷狮睡前给他来条消息,等到晚上11点的时候雷狮终于发了一句晚安给他。

安迷修没回,因为他困到睡着了。

但是他没睡好,梦里总有一万条消息烦扰着他,可是没有一条是雷狮的。他凌晨的时候看到QQ亮起来了,可是他没有看,梦里的他对他讲,雷狮是个自由洒脱的人,自己也不可能让他的心思挂在自己身上,他圈里有那么多朋友,为什么单单找了自己?也许他一开始只是想玩而已,虽然情缘是自己提的,追他也是自己说的,可是安迷修总觉得自己处于被动。

他把自己困在自己造的牢笼里面,一晚上都没有怎么安眠。

早上9点安迷修打开手机关闹钟的时候,看到了雷狮昨晚11点给他发的“晚安”,自己又开始懊恼为什么没有及时看消息及时回复雷狮。他发了句“早安”之后还补上了“昨晚先睡了,没看到消息。”

“没事。”雷狮回得很快。“今天你在家里吗?”

“今天?”安迷修看了看贴在墙上的工作日程表,“我今天没有事情,可以呆在家里陪你聊一天。”

“安迷修我问你个问题。”雷狮沉吟了一会儿开口,“你有没有觉得跟我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怎么会?”屏幕背后的安迷修露出了心虚的表情,“我还想问你这个问题呢,对了我徒弟昨天跟我死师徒了,她以后不会再烦你了。”

“我当然不是问这个,”雷狮坐在椅子上,把一只脚翘到另一只脚上去,“我甚至都可以想象到你现在脸上会是什么为难的表情,我自认为自己是个随心所欲的人,喜欢你也是随心。”

“但是我会不管不顾地一直随着心跑,你呢?”

安迷修想了半天,在对话框里面打上“我也是。”但是又删去了。

他不想欺骗雷狮,因为他并不是完全随心,他总要考虑周全,总要为自己为他想许许多多。他总觉得现实是一条无法抵挡的洪流,他顺着流游了这么多年,有朝一日逆流而行,他没有把握,也害怕赌不对。

“我总是想太多了,并不是不放心。”

雷狮没有回复他了。

安迷修想,雷狮可能是生气了吧。沉默安静的环境让安迷修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那么张狂自由的一个人,偏偏就在我这个束手束脚的人这里碰壁。他去厨房倒了一杯凉水,像喝药一样仰脖子吞下,水本来是流动的,可是安迷修却觉得这水下肚使他梗得慌。

他往常总能两全其美,可是面对雷狮他却手足无措。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他准备下厨给自己做一碗清水挂面,在他把最后一根面条挑进自己碗里面的时候,他听见自己门上的门铃罕见的响了。

他甚至没有用猫眼看来人是谁就贸然地开了门,他可能觉得门口站着的是他串门蹭饭的同事吧。所以当他看见他门口站着的带着一身风尘而来的雷狮,眼睛里的惊讶可想而知。

而雷狮似乎也没有给他惊呼出声的机会,他走上前去,单手捉住安迷修的手将他抵在了门上,低头就是一吻。安迷修被接踵而至的突发情况弄得脑袋空空,这个纯情少男还是第一次接吻,还是第一次被接吻,只能顺着雷狮的节奏,任着舌尖在口腔里面跳着圆圈舞。

安迷修和雷狮分开的时候,两人脸颊微红,安迷修一看就没什么经验,这么长时间的吻使他连呼吸都不稳了,扶着门大声喘着气,但是门摸着摸着就感觉到不太对了。

他明明只是出开门的,怎么自己把自己关在门外了?而且他还没带钥匙。

“雷狮,能借我一下电话吗。”安迷修准备给全能开锁王打电话,讲了几句之后发现人家开锁大哥今天去别的地方一时间还赶不过来。

他叹着气挂了电话,却看见雷狮捻着下巴看了他很久,他一脸懵逼地看看雷狮,再看看自己,没想到雷狮一开口就是:“原来你比我矮啊。”

……啊,论男朋友比自己矮是什么体验。

“今晚开房吧,开锁的一时还赶不过来,”安迷修挠头,“你怎么知道我家住这里的?”

“秘密。”雷狮才不会告诉他昨晚那个要给安迷修带土产的学生是卡米尔徒弟的。

“你怎么就过来了。”

“这里有个展子,我是嘉宾,明天布展我提前一天来,本来不想麻烦主办直接住你家的,可是你家又进不去。”

“你住几天?”安迷修问。

“说不准,”雷狮推着行李箱,往电梯的方向走,“可能一两天,也可能……”

“一辈子赖这里了。”

—TBC—

评论(8)
热度(202)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