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平面不会设计师

喝水搬砖,快乐咸鱼

会推的墙头:
瑞金/安雷/ggad/雅湊/真遥

我永远爱七濑遥/鸣宫湊

来年要做合格京吹

就算坑再冷我也要往里扎(xxx)

is 花糖

封面来自@海鲜白

【安雷】网恋奔现真的好难(5)

◎明天要去深山老林避暑,更新真的靠网络

◎大学辅导员安xcoser雷

◎厕所读物,兴趣使然,希望大家快乐看文

◎以上ok的吗?

————————————————————

雷狮听安迷修说诗名的时候他已经大致明白了什么意思,可是他又不太理解。虽然他喜欢安迷修是事实,但是他也不傻,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怎么会刚巧掉在他头上。

他忿忿地想,这个直男这么胡来的吗?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他就喜欢自己?搞网恋也要有个磨合期吧,就算前些天算是磨合期,但也就三天多一点,雷狮不信什么一见钟情,也不相信自己那张看起来还不错的脸能把直男迅速掰弯。

可是人就在那里,真真实实的喜欢也摆在那里,他不想丢掉,所以他回答了一句“嗯,我明白你意思了,七夕之后你还是我情缘好了。”他听见安迷修在屏幕后面笑,可是他不知道他开心些什么,一切都来得莫名其妙毫无道理,雷狮不细想,也懒的去想。

所以他干脆现在就问清楚。

“喂安迷修,你一个大直男怎么喜欢我的啊?我可不信什么网恋一见钟情,你老实招来。”

“其实还有个挺久之前的事情啦……”安迷修敲了一会字之后停下来,轻声地对雷狮说:“等我把文件写完就跟你讲。”

“哦,那我修个片子去。”雷狮心想,这个直男还真是工作当先啊,他的手一直紧紧地握着鼠标,上下滚动着滑键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安迷修刚刚说挺久之前,具体是多久之前?雷狮自诩记性还是不差的,他的记忆告诉他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叫做安迷修的人,关于这件事情,只能靠安迷修解自己的惑。

约莫凌晨十二点半的时候,安迷修终于忙完了手上的工作,他敲了敲桌子,问雷狮还在不在,雷狮懒懒地答了句“嗯啊”便不再开口,安迷修也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不好意思讲接下来要讲的事情。

往自己喉咙里猛灌了两口凉水之后他才缓缓地道出他要讲的故事。

故事还有点长。

在当安迷修还是个中二大学生的时候,经常陪上高中的妹妹一起去漫展,他对漫展没什么兴趣,他不看动漫不玩cos不买周边,也只是偶尔打打游戏而已,所以总是妹妹去哪他去哪,有时候妹妹有喜欢的coser唱见,他就会提前到签售区替妹妹排签售的队。

他记得那是一场在五一的漫展,那个时候刚刚入夏,天气已经开始慢慢变热了,他吹着小电扇替妹妹排一个名叫thlion的coser的队。那天他和妹妹还睡过头了,他站在队伍的末尾惆怅,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替妹妹拿到她想要的签名海报。

他在心底埋怨着这长到看不见的队伍,看到前面的小姑娘捧着签名照一蹦一跳地从展台离开,队伍仍然如毛毛虫一样缓慢地前行,十分钟过去了只移动了三米左右。妹妹实在等不了了,跑到队伍的中间,叫哥哥拿完签名就直接回家不必等她了,她要和亲友一起面基聚餐。安迷修朝她挥挥手,嘱咐她要按时回家,目送小姑娘离开之后把精神放在排队的上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见到传说中的thlion,熟练地购买了明信片付了款之后,thlion抬起头来问安迷修to签要写什么,安迷修想了一下,告诉thlion自家妹妹的圈名,等着他签完名字自己好回家。

他看见thlion跟旁边小姐姐说了什么,随后就听见那位漂亮的工作人员小姐姐朝着后面大喊:“这位小哥哥身后的小可爱们!thlion的签售时间已经结束啦!很感谢你们对coser的支持!”

thlion低着头跟安迷修签名的时候,还问了他一句:“你难道不想跟自己要个to签吗?你是最后一位了,时间可以拖得长一些。”

安迷修愣了一会,他没有妹妹嘴里所说的圈名,在漫展说出真名也不太好意思,思索了再三,最后决定问thlion要一张合照。他举起手机的时候,thlion从展台里面伸出一只手臂,把安迷修往自己怀里面揽。安迷修显然是被他的举动吓到了,动作和表情都有点不太自然,不过临走的时候还是向他表示了感谢。

thlion靠近他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冷冽又清爽的味道,安迷修想那可能是香水吧。那股味道窜入了他的鼻尖,一开始对男人喷香水还产生了一点惊讶,可是当他回家之后,他却开始自己留恋那种清新的味道。

他往自己身上那一揽,安迷修当时也只当是第一次自己和coser合照,手脚放不开加上紧张所产生的吊桥效应而已,那一刻的心悸也只当是偶然,而且他也再没见过thlion。

“后来我看照片才知道那个thlion是你。”

“世界真小。”雷狮坐在电脑桌前,单手撑着头,“当年我跟你的合照你还在吗?”

“不好意思……”安迷修不好意思地傻笑,“我手机没关联云文档,换了手机之后原来的记录全没有了。”

“不过你接着听我讲,”安迷修接着讲,“我之后没刻意找过你,只当是偶然,直到那天交换QQ,我看到你的cos照片才知道是你。”

“那种相同的感觉又来了,但是这回我觉得可能不是偶然吧,当时还觉得自己是个直男,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安迷修叹了一口气,“都怪你,我原来都只对小姐姐感兴趣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怪我??”雷狮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我第一眼也觉得你是个纯种直男。”

安迷修接着说,“没有没有开玩笑,我想了一整晚上没睡着,第二天早上跟我妹妹打了个电话问她直男有没有可能弯,我妹妹居然跟我来一句‘哥你终于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都有点想见见早无数年给他俩搭了一条隐形红线的那个小姑娘了,“你妹妹还说了啥?”

“她说喜欢一个人无所谓性别,也许我真的就是个直男,但是就喜欢你一个男的也说不定哦。”安迷修说这话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迟到这么多年才真正来到你旁边。”

“我这不也才知道你的名字吗?”

“那我们……这就算真正情缘啦?”安迷修试探性地问雷狮。

“还不算,你得跟我炸个烟花。”雷狮喝了一口手边的白开水,“不过现在太晚了,就明天炸吧。”

“那我现在就可以叫你老婆吗?”

“嗯?你在想什么?这个不可以,明天之后也不可以,虽然你是男的,但是我也是男的好不好?换一个换一个。”

“那就宝贝?”

“我凑安迷修你这个沙雕直男能不能起个男性化一点的名字?”雷狮快被安迷修直男思维逼疯了,果然这家伙离开了喜欢自己这件事情之后,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钢铁宇直。

不过说实话,有个男朋友是真的爽。

“你还是明天想好了叫我什么再跟我讲话了,我要歇下了。”雷狮一看钟已经凌晨一点半了,眼皮早就上下打架,现在也没有什么关于男朋友的喜悦,只想快点倒下睡觉。

“好的,我的小王子,晚安。”

电话终于掐断了。

—TBC—

评论(5)
热度(200)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