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平面不会设计师

喝水搬砖,快乐咸鱼

会推的墙头:
瑞金/安雷/ggad/雅湊/真遥

我永远爱七濑遥/鸣宫湊

来年要做合格京吹

就算坑再冷我也要往里扎(xxx)

is 花糖

封面来自@海鲜白

【安雷】网恋奔现真的好难(2)

◎大学生辅导员安xcoser雷

◎厕所读物,大家轻松愉悦我也快乐,游戏原型jw3注意

◎全文设定中有一丢丢私心卡埃,请避雷

◎以上ok的吗?

————————————————————

雷狮吃完卡米尔做的宵夜之后,躺在床上呆了半晌,他搞不清楚刚刚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在游戏散排组队这么多回,这是他第一次产生一种“就算他是直男我也要泡到手”的奇怪想法。他的手指在安迷修的头像转了好几个圈,点进他的资料卡把备注从“22队友”改成“安迷修”。

卡米尔擦着头发上的水从厕所里面走出来,“大哥,虽然我觉得我徒弟的辅导员人还挺不错的……但是追一个直男的难度你也知道的……”

“我知道。”雷狮翻了个身,但是做出决定的事情他也不会轻易改变,“你哥再不行就强上呗,反正那个直男我既然说看上了,就一定要拿下!”

“可是大哥,你是0啊。”

雷狮差点一个扫堂腿踢过去,亲哥哥不带这么损的,可是老弟这句话没说错啊,他的确是个0。这么说来强上直男是肯定行不通的,他挠着头正思索着该怎么办,手机屏幕正好在这个时候亮了起来。

“狮哥,睡没?”雷狮戳开屏幕一看,是游戏官方的服妹,他想着这么晚服妹还找他估计有什么急事,他捏了一把鼻子之后开始回消息:

“怎么了,这么晚还找我?”

“是这样的,我们这里想出一套新外观,想请您出一套成男的正片。如果您的档期允许的话,我们就来问问您的衣服尺码,我们已经提前联系好了cos服店家,到时候直接寄到您的住处,可以吗?”

雷狮打开备忘录,查看了自己接下来的安排:“请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拍?”

“大概是八月中吧,外景我们已经提前找好了,来回交通车费由我们报销,报酬方面我们按您的标准先付40%,妆面需要您带工作室的妆娘。”

雷狮仔细确认安排之后,跟服妹发了个表情包,“可以。”发完之后,迅速关上手机屏幕,关灯睡觉。

第二天早上大约八点半的时候,雷狮的手机QQ突然振动了一下,那个时候他还睡眼惺忪,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他点开消息栏那个醒目的红点,本来他不想回复,准备瞟眼头像继续睡觉的,可是眼前出现了那朵熟悉的向日葵,使他一下子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安迷修发来了一句“兄弟我以后叫你什么?如果你没有cn的话我就叫你游戏id了?”

雷狮从床上猛地弹起来,可是看着安迷修的问题他又开始挠头,因为他也不知道还让安迷修叫他啥,可是雷狮已经间接性的知道了他的真实姓名,自己贸然把真实姓名告诉他又有点奇怪,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告诉他叫“雷狮”。

“你的cn是这个吗?”安迷修秒回。

“我cn不叫这个,把cn告诉你的话你肯定会吓一跳的。”雷狮绞尽脑汁之后给自己想了一个告诉真名的绝佳理由,就是自己是游戏官方的宣传coser,要是告诉他的话他肯定不会信。

“看来是个大佬,666。”雷狮无语,这一看就是直男发言,“你叫我游戏id吧。”

雷狮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人的游戏id叫什么,想了五分钟终于想起来了,他叫“奇遇安排一下”

这尼玛叫我怎么叫你好吧?

“我叫你安大哥吧,”雷狮挠头,因为这个名字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叫,总不能叫他“奇遇”吧,这样yy里面的对话会变得很奇怪。

“奇遇过来,我来切个奶。”

“奇遇我们来打个22。”

雷狮落泪,他玩游戏到现在一个奇遇都没有遇到,叫“奇遇”过来简直是痴人说梦。此刻的他觉得起个好名字是真的能有效防止队友揍人,看来卡米尔阻止自己当年起“狮心疯”这个名字是正确的。

“卧槽兄弟你怎么知道我姓安的?”雷狮看到安迷修发过来的这条消息中,每一个字都带着他的震惊。

我不仅知道你姓安,还知道你叫什么。

“我猜的。”雷狮胡诌,“你的游戏id太难找个正常字了。”

“不好意思啊,不如你叫我安迷修好了。”对面的安迷修显得有些慌张。

雷狮发完这条消息之后,迅速地下床收拾床铺,刷牙洗脸顺便刮个小胡茬。今天下午有个工作室的内景要拍,早上休息好一点下午才有精力应对高强度的工作。

可是雷狮利用这敷面膜的大好清晨和安迷修聊了一早上现在的游戏现状。

安迷修越聊越兴奋,觉得自己网络遇故知,直到中午要吃饭了的时候他才依依不舍地对雷狮说:“我要吃饭了先去食堂了。”

“去吧去吧。”雷狮放下手机,只觉得身心疲惫。

又不想暴露自己撩汉目的,又要让他和自己的距离拉近,这本来就是一件难事。何况是遇上安迷修这个直男,雷狮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只觉得心好累。

“狮哥,这几张片眼神不到位,我希望你能更放开一点。”

“哥,你有在听吗?”摄影都把手放在雷狮面前了,雷狮仍然毫无反应。

“啊,怎么了?”雷狮呆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摄影在跟他讲话。

“狮哥你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这么心不在焉的。”摄影歪着头问雷狮。

“估计是恋爱受挫,”坐在一旁补妆的凯莉一边照镜子一边说,雷狮看她她还眨了眨眼睛,“我说得没错吧,第一次追别人,还是网恋。”

“你怎么啥都知道?”雷狮皱眉。

“别忘了咱俩共同好友是你弟。”凯莉站起身,蹬着高达八厘米的高跟鞋走远了。

雷狮翻了个白眼,心想回去一定要问问卡米尔为什么胳臂肘往外拐。

晚上和安迷修打竞技场的时候,雷狮看着游戏里面飞来飞去的两个角色,他在yy里面还久违地叹了口气。

“兄弟你叹什么气啊?”安迷修的机械键盘在手底下发出一阵一阵“克哒”声音。

雷狮朝屏幕白了一眼,“没情缘呐!都快七夕了,连个能做表面功夫当当几天假情缘的仁兄志士的没有。”

“你昨天不是还无所谓的吗?”安迷修笑了,“怎么今天就……”

“我喜欢。”雷狮避闪不及,被对面打了小半管血下去,“谁告诉你我无所谓就是不想要情缘了?”

“我感觉你随便往街上一站,一大票小姑娘都会来密你啊?”安迷修冲上去,把打了雷狮的那个对手敲进了他的buff里面,“莫非你不喜欢小姑娘?”

“对啊。”雷狮这句话说得还是很肯定的。

雷狮身上在冒汗,心里对安迷修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你懂一懂我的暗示啊?!

“难怪你来组我,原来你喜欢萝莉啊。”

雷狮往椅子里面一歪,这人是直男没救了。

“大兄弟实在有点惨,要不要咱俩携手渡个难关?”安迷修犹豫了一会儿,迟疑地问雷狮,“你放心,我是个直男,七夕之后我们还是普通勾勾西队友。”

“嗯……行吧。”雷狮一听鱼儿主动咬勾了,立马从椅子里面坐起来,他还故作姿态地迟疑了一下,“那这段时间我对外说你是我情缘了啊?”

“嗯。”安迷修对着电脑屏幕点了点头。

—TBC—

评论(5)
热度(199)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