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瑞金】大概全国都觉得皇上和将军有一腿吧(3)

 ◎大家好,我前几天折腾去cp的民宿去了没更

 ◎皇帝金x将军瑞

 ◎一个评论印调(。)

◎是个沙雕段子大家看着快乐就ok!

——————————————————————

磨磨蹭蹭了四天半,皇上的御驾在第五天早上才正式地启了程。一开始给皇上准备的是有十六个仆从的轿辇,被金硬是撤下去一大半,只剩四个,不过到临启程前,内务府又塞了俩马夫跟着金。

去边关又不是下江南,金觉得人带得越少,累赘也就越少,可是格瑞劝他多个人多照应,金的三脚猫功夫又从没对外人用过。金撇撇嘴说:“哼,格瑞我又不是没有打赢过你!”格瑞挠头,只能好言相劝双拳难敌四手,遇上流寇什么也说不准,又接着说内务府也是一番心意,金才装模作样地摆摆手对内务府说:“那朕就勉强收下你们一番好意吧。”

内务府太监在旁边听得直流汗,自己本来就是一番好意,到皇上面前反倒惹恼了他,罪过罪过,还好有将军在,要不然等皇上回来了指不定怎么整自己。

他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格瑞,格瑞也对着他点点头。小太监想着等自己从内务府退二线了,就向上头交交钱,看能不能把自己弄进将军府做个掌事太监。后来想想也不可能,将军府里面的做事人,皇上都是自己一个个挑过了的送进府里管事的。小太监最后只能在心里叹一句,皇上所喜爱的人,自然是疼得最紧的。

他听见了面前的马蹄声,看见尘土飞扬隐进了朝日的雾里,他转过身去,顺着朱红的宫墙一路走着,走着走着,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好像……好像谁都没说过皇上喜欢将军啊?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觉得的?

也许是太秀了吧,太监心里想。

去边关的路又远又长,皇帝作为九五至尊,自然是坐在马车里面。可是马车闷久了也令人格外难受,金掀开沉甸甸的布帘子,埋怨着绣房姑娘为什么绣这么多重重的金线。他看着本该在队伍最前,可现在却与他的马车平行的格瑞,逆着逐渐变大的风沙努力地呼喊:

“将军!”

“格瑞将军!”

“你听得见吗格瑞!”

“皇上您招呼末将做什么?”格瑞骑着马,凑近了金的马车,弯下身子仔细听他的小皇上讲话。

“没什么,就想叫叫你。”

格瑞看了一眼金,也不言语,直起身子退了回去。金玩闹够了也没有再叫格瑞,他放下布帘子准备闭上眼睛开始休息。正好前面有个小士兵想偷个懒,转头一看就见他们的大将军低着脑袋偷偷地笑,看到他转过头来东张西望还故作镇静地抬头望望天。

将军难道背着皇上干了什么亏心事吗?小士兵疑惑,这么山高水远的,路途遥远又无聊,正好可以拿来乱想。可又有谁知道我们的大将军他只是背着皇帝偷笑呢?

虽说皇上去边关督战就是去当个吉祥物坐着看将士们打仗的,但是实打实的兵法还是要懂一点的。人还没到边关,敌方的粮草就先着了。金朝堂那么一闹,连北方少数民族的飞马探子都知道人家要亲征,正等着到边关了要给他们致命一击呢,可还没见到南方的那位新皇帝,前方戍边侦查军偷偷留下的星星小火就能把那些游牧军的粮草烧个片甲不留。

这火当然是金偷偷叫人放的,戍边大将拿到八百里加急也吓了一跳,这新皇帝新官上任三把火,一把暗烧在老奸臣,第二把明火就来烧外敌,心里赞叹皇帝好胆识,顿时也就也不敢怠慢这位从王都来的小祖宗了。

他也绝对不会想到这位小祖宗在某些方面还真是“祖宗”。

戍边大将怕这位来自王都的小祖宗爱干净。领着皇上金去了绿洲,绿洲里的水很干净,有时候将士们会在里面洗个澡。戍边大将在跟皇帝介绍这片池塘的时候,看见了来自皇帝眼中诡异的光。

大将当时还觉得自己这件事情做得还不错,起码皇帝并没有讨厌他,还沾沾自喜了一两天。

……可是谁让皇上你天天蹲着守大将军洗澡啊!

戍边大将觉得自己给介绍皇帝这么一个地方简直是个错误,自己忘记了皇帝是拿个大木桶烧热水洗澡,并不是像他们那些粗人一样随便往身上泼点水就算洗澡了。看到皇帝每次在那里蹲着等格瑞下水洗澡他就着急,格瑞又是一个警觉性很高的人,万一误伤了可是他的罪过。

他只能盯嘱他手下的将士们,如果皇上在绿洲那里蹲着要小心周围有没有刺客或者格瑞会不会误伤皇上。

……当然格瑞在这件事情并不会发生。

不过这件事还是有一个负面后果的,就是皇上偷看大将军洗澡已经成为了一件人尽皆知的秘密。

皇上你就一点也没有收敛的心思吗?

说实话皇帝在被格瑞悄悄提醒了几次之后,看上去有一点点收敛,可是对于将士们来说,一个固定的印象形成之后就很难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了。皇上叫一声“大将军!”几乎所有人都会回头看;将军领着骑马的皇上回营帐那群将士会偷偷笑;皇上喊将军进帐子讨论军情那群大男人会偷偷脑补剧情。

皇上来了之后,边关的氛围变得不再是死气沉沉,而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了。

虽然当时的人们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种氛围,但是我们现代人很清楚这种氛围叫什么——给里给气。

戍边大将心里非常的慌张,虽然因为这种和谐而融洽的奇妙氛围他们连着打了很多次胜仗。但是皇帝和将军那个身份和地位还是摆在那里的,哪天朝堂无声无息地把自己做掉了也说不准。再看看手底下的将士们,一个个兴奋地猜测皇帝和将军的情感发展到哪一步了,有的甚至还讹传出了关于他们小时候的事情。

拜托,你们在边关那么多年,怎么可能知道千百里外的王都城里的事情?戍边大将都要流泪了,他觉得纸包不住火,迟早有一天这话得传皇帝耳朵里。

我是戍边大将,我现在慌得一比。

皇帝那边呢,金早就知道了,还老是故意抓着格瑞互动。格瑞问金为什么要这么做,金睁着眼睛说瞎话:“当然是活跃军营气氛啦!你看最近将士们的士气都高了很多啊!”

格瑞心想,这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明明就是想故意揩油吃豆腐。这要放在王都里,没有什么事情不是睡一晚上解决不了,再不行就两晚上。

可现在这个情况怕是睡不成。

可是再这样下去,会被金撩出生理问题的!憋了这么多天他也实在忍不住了,也不管睡不睡得成了,在皇帝的营帐里面睡一觉,解决解决问题再说。

第二天继续听着将士们窃窃私语。

可今天那群将士的话题全变了味,成了昨晚到底在皇上帐子外听见了多少东西。

“原来皇帝和大将军是真的有一腿啊!”

戍边将军更慌了。

—TBC—

 



评论(9)
热度(152)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