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我不是设计师真的相信我!

喝水搬砖,快乐咸鱼

会推的墙头:
瑞金/安雷/ggad/雅湊/真遥

我永远爱七濑遥/鸣宫湊

来年要做合格京吹

就算坑再冷我也要往里扎(xxx)

is 花糖

封面来自@海鲜白

【瑞金】不欢不散

◎同学聚会,久别重逢

◎写完失踪(…)准备去cp的行李去了

◎社会人瑞金设定

◎蛋糕糕生日快乐!! @熔岩蛋糕 给你投喂瑞金食

◎以上ok的吗?

——————————————————————

留给秋天的时间已经剩余不多,枯黄的叶子从树上轻飘飘地如纸片一般跌落,躺在地上如揉皱的稿纸,书写着萧瑟的断句残篇。一阵一阵的秋风扫过,街道行人纷纷裹紧了他们的身上的大衣,抱怨着秋天风寒。金在街道里,逆着人流的方向朝前走着。

今天是同学聚会的日子。一群高中同学自从毕业各奔东西之后再也没见过,听说这回在国外工作的同学也正好都在国内,班长迅速地通知了大家要举办同学聚会的事情。难得全班都能到齐,正好也想叙旧喝酒的金自然就想凑这个热闹。下了班之后,他裹挟着一身风尘,快步地朝着班长短信发来的酒店地址走去。

今年秋天还真冷,他想。

吸了吸鼻子,金掏出手机对了对招牌上的店名,门口打扮的光鲜靓丽的服务员小姐为金打开了店门。金鼓了一下腮帮子,笑着谢过服务员,报出班长订的房间号码,一个耳机插着对讲机的服务员来到他的旁边,轻声对他说道“先生,请跟我来。”

金无意识地跟着服务员上了酒店的电梯,想着同学聚会中可能见到的同学,凯莉应该还是那副假装挖苦实则关心他的模样;紫堂应该更成熟了吧…听说他刚刚考上公务员;安莉洁从国外留学回来,估计打扮得更漂亮了……

对了,还有格瑞。

高中毕业之后,金就没有再见过他了。最后一次见面是毕业那年八月的机场,他和姐姐一起去送格瑞上飞机。不得不说格瑞的确是有过人天赋的,不仅拿了外国大学的保送名额,还顺带着连学费都免了。可是金是格瑞周围的人中,最后一个收到消息的。

金在回忆,格瑞上飞机那天,他的姐姐秋给睡眼惺忪的他端上早餐的时候,不经意多了句嘴“格瑞今天中午的飞机,你不去送送吗?”他才大梦初醒。也不顾自己什么装扮了,穿着白T恤黑短裤,一身居家模样,就这么匆忙地打了辆车,去了机场。

“你怎么来了,我不是没告诉你吗?”格瑞见到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惊讶。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我们不是朋友吗?”金清晰地记得当时激动的语气,他脸都憋红了,一双蓝色的眼睛生气地瞪着格瑞。

“……我准备过去了再说的。”格瑞想伸手去揉揉金的脑袋,却被金一掌推开,“金,你不必什么都跟着我。你有你的未来,我也有我的。”

“好,好。”金脸上显出一点难过的神情,他点头,对着格瑞挤出来勉强的微笑,“那…你一路顺风。”

好像在那次之后,金就再也没有被人摸过头。

“叮”电梯声恰当的中止了金的回忆,他回过神来,走出电梯,踏上了酒店里铺设的红色的地毯。服务员跟他讲什么,他全都没有怎么听见,只是木木的跟着她走着,高中三年的以往如走马灯一般在他脑中放着电影,在包厢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戛然而止。

那些熟悉,抑或是变得不再那么熟悉的脸,如今都出现在了金的面前。一个同学主动走到金的旁边,热情的招呼他,“我们的活跃分子终于来了,来来来我们给你留了一个位置!格瑞!咱们不是好久没见了吗?你们先打个招呼!我去女生那边晃一圈啊!”

金迟疑着要不要坐下,格瑞看着金脸上的神色,主动为他拉开了他面前的椅子:“坐吧,好久没见你了。”

金没开口,看着服务员为他倒满的一杯茶水发呆。他朝着格瑞笑了一下:“现在不是见到了吗?”

“你现在怎么样?”格瑞问金,伸筷子给他夹菜。金低头去看自己菜碗里,是一块红鲜透亮的排骨。一瞬间他的鼻子有些发酸,这么长时间了,格瑞仍然还记得他喜欢吃什么东西。

他抬起头,朝着格瑞点点头。

“挺好的,大学学了自己喜欢的专业,找了一个还算称心如意的工作,现在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也交了很多朋友。”

金这几年的生活,的确很顺风顺水。

原来是想跟着格瑞一起学法律的他,在大一学了一年的法律之后转了专业去了自动化。剩下的三年,看似在玩,学习却能拿到全额奖学金。毕业分配工作的时候,一家市场前景还不错的公司看中了他,把他招去当了工程师。可是当他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总会觉得缺了什么,怎么也提不起劲来。

“你好就好。”格瑞的嗓音较高中来说似乎更加低沉了一点。生活总会把人打磨成不同的模样。金变得更沉稳,心思也不似小时候那般浅明;格瑞还是那么老成,似乎变得让人摸不透了一些。也不知是在法庭的环境呆的多了,他的语气总是很稳重,可在金的面前有些发飘,“我活的……可能就不如你了。”

“你不是当了大律师吗?”旁边一个同学凑过来敬酒,他的语气带着些玩笑,可金听着脸色却有些不怎么好。那个同学自知打扰了两人叙旧的性质,招呼了两声,便也扎进了那个热闹的圈子。

“国外不那么好呆,比国内这种只需要单纯学习的环境复杂多了。各种层出不穷的活动,体育比赛,文艺汇演,社区服务,这些都算在学分里面……就只有毕业那年,已经找到工作后那段时间稍微轻松一点了。”

“我听说在国外,毕业典礼晚上是有晚会的。”金虽说对格瑞还尚存着恼怒的情绪,但是关于国外的这些事情他的确很想了解。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对,不过我没跳舞。”

“为什么?”金疑问。

“没有舞伴啊。虽然那些女孩都很优秀,可是我不喜欢。”格瑞难得的耸了耸肩。

“哦。”金本来想问他喜欢哪种的,但是想想自己问这个问题的立场,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他又不可能回答:“我喜欢你这种的。”之类的话。

“没跟着我学一样的专业,学了别的,感觉怎么样。”格瑞把碗里的最后一点汤喝完。

“感觉学自己擅长的其实更好。”金点头,他突然对原来发生的事情不那么耿耿于怀了,也许格瑞当年的离开,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再跟着自己了。

但这不可能吧。金对自己的胡思乱想给予了否定,他只是自己发小而已,不可能对自己做这么多的。

“嘿!你们两个窝这里说了多久的话?”凯莉走过来,拍了两个人的肩膀,“同学聚会就热闹点嘛!你们快点过来玩国王游戏!!”

“行啊。”这次居然是格瑞先答应的。

格瑞和金加入的那一盘,国王是安莉洁。她看了格瑞一眼,又瞟了一眼金。她小声地撅了一下嘴,把刘海捋了捋,闭着眼睛下达来自“国王”的命令。

“请9号说出自己的理想型。”

格瑞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签子,他伸出手,把签子上面的数字展示给在场的同学看。金看着他脸上不动声色的模样,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紧张。

他观察着格瑞准备吐出语句的唇瓣,额头上沁出紧张的汗。格瑞的嘴唇很薄,粉紫色的唇泛着水润的光,他的唇纹很细,不仔细看还看不清楚。看着看着金突然脸上有点灼烧,忙回过神来仔细听格瑞说了什么。

“我没什么理想型,只有理想人。”

“格瑞你个大骗子,你理想人在哪儿呢?这么多年没见你找个女朋友……喂!我说你好歹也把理想人跟我们分享一下啊!”一个喝得迷迷糊糊的同学,直言不讳地说出他心里的想法。

人群中传来附和之声。

“那好,我告诉你们。”格瑞点了几下头,“我的理想人,他就在这里,在我们中间。”

“你讲得这么不明不白的,谁知道他是谁?”那个同学喝到鼻头都红了,嘴里嘀嘀咕咕连话都说不清楚,但是他说出的这句话却格外清楚。

“是哪位啊!我们现场搭个桥来!”同学中甚至都有人拍起了手。

金只看见一个黑色的人影朝他的方向越来越靠近,不知道为什么,他十分自然地站起来,视线正好对上格瑞的目光。他看见那两瓣泛着水光的薄唇逼近了,他闭上眼睛等待着审判、又或是尴尬,直到最后他们的纹路相抵,紧紧地贴在一起,金才切实的感受到他之前说的话,其中包括了什么含义。

“哦——————”人群中传来欢呼的声音。

“看不出来啊!格瑞你小子藏这么久!”

“你还真能忍得住寂寞,本来不是和金一个学校吗?”

……

“好了!”金之前脸上所布满的迟疑和木然的神色,现在全部一扫而空,他望着正在兴头上的大家:“我们来跳舞吧!”

答案当然是一片附和。

同学们三三两两找起了舞伴,金转过头,发现格瑞正在望着自己。

“迟来的邀请。我想请问,金先生可否愿意做我的舞伴?”

“做你一生相伴。”

—END—

评论(2)
热度(101)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