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瑞金】双向选择

◎是学pa!!!脑洞来着群里乔叔

◎老甜饼,不甜不要钱的那种

◎抄送组织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失踪人口又要失踪了

◎以上ok的话请

——————————————————————

暗恋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它光洁而美好,就像一颗被贮藏在华美丝绒盒子里的宝石,发出熠熠的光辉。拥有它的人总是小心翼翼的藏好,不让任何人发现它的存在,但有时候又想把盒子打开,自己偷偷看一眼,他们会躲在无人的角落,独自欣赏着它的美丽。

有些人会把这份心情一直保留在自己心中,把它悄悄打磨成一颗美丽的戒指,等到合适的时机然后表达这份情感。而有的人哪怕这块宝石丢失了,也不会把它说出口。

格瑞和金就是两个极端。

格瑞从来就不把自己喜欢金的事情宣之于口,班里面所有人只知道金对他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发小而已。虽然他自己绝不仅仅只想要发小这个身份,但是他不会说,他把这份喜欢的心情埋在心里,任它在心里长出嫩嫩的芽。芽有时候会搔得他心痒痒,可他从来都忍着,当好他的“朋友”角色。

因为金一直说他是朋友啊!

但是金也绝对不是口头上说的那样,只和格瑞做个朋友而已。他和格瑞的态度相反,虽然他暗恋格瑞,但是在班里面除了格瑞的人都知道金喜欢格瑞。当然,这件事情格瑞并不知道。他总是想暗搓搓的找机会跟格瑞表白,但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每当班上同学开他和格瑞玩笑的时候,他总会一字一顿地说:“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们想什么呢!”

他怕格瑞知道了自己喜欢他,会远离他。

金把宝石磨成了一只戒指,等待着有一个机会能亲口对格瑞说出来自己的心情。

格瑞把宝石埋在心里,固执着不告诉任何人自己的情感。

但两人都有相同的一个愿望:“如果他也能喜欢我,就好了。”

格瑞和金在QQ上面聊天还是聊的很多的,各怀心思的两人,怎么不会不想着多聊一会儿天呢?看着两人的小火花变成大火花,从小船最后成为大巨轮,二人的心里总有那么一点小小的窃喜。

他们会聊繁重的课业负担,会聊超市里面哪种牛奶最好喝,会从最近新播的动漫聊到想买任天堂的新游戏机。他们几乎无所不谈,却对感情支支吾吾,没有人提起过隔壁那对秀到人神共愤的情侣,也没有人提及正沉浸在分手痛苦的同学。他们总怕提到自己,一旦对方戏谑的问出“喂,那个,你有喜欢的人不?”他们该如何回答?

于是两个人默契地,谁也不提这件事情。

这天晚上,金写完了作业,洗了澡,呈大字状趴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直到他听见了来自格瑞的特别关心铃声,一个滚儿打过去就到了床头,迅速指纹解锁察看消息。

格瑞发来一条:“运动会你还是报原来那几个项目吗?你先想想,一千和马拉松你要不还是别报了,体力跟不上。”

金打了一句:“那我今年马拉松就不报好了。”

可是当那个虚线圈圈转呀转的时候,金绝望地发现,那个虚线圈圈居然变成了红色的叹号!消息发不出去可怎么搞?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希望格瑞不要怪罪我!”金一翻身跳下床,拿着手机去找姐姐秋,一双拖鞋在走廊里踩得踢踏作响,他大喊着“姐姐!家里wifi帮我拔了再插一下!我QQ连不上网啦!”

很快金的手机上就出现了信号消失又满格的图标,金把微博打开,刷了刷发现网络其实信号挺好的,但是打开QQ还是什么也没有,那个大红色的红色感叹号还是鲜明地亮在金和格瑞的对话框里面。

完了,格瑞不会嫌我啰嗦,把我悄悄拉黑了吧。

金有点慌了,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对话框里面敲下:

“格瑞?”

“格瑞你还理我嘛格瑞?”

“格瑞你说句话呀格瑞”

“你不会把我拉黑了吧格瑞!”

“是不是我平时老是吵你呀!你不要拉黑我好不好!”

金发了一连串的消息过去,可是那个红色的感叹号还是无情的躺在对话框里面,看得金一脸莫名的不爽。

难道是QQ坏掉了?什么都发不出去?

那我发什么都可以吧!要不模拟一下告白试试看?他吸了吸鼻子,为自己的脑洞大开而窃喜,反正格瑞也看不到对吧。那我怎么发都可以对的吧!

确认了想法之后就准备付诸行动。当他把“格瑞”两个字打上去的时候,他感到手脚发凉,打字的两只手抖得厉害,肾上腺素分泌过多使他的脸上出现云霞般的潮红色,心里咚咚打着大鼓,闭上眼睛使劲呼吸。

原来要告白是这种感觉吗?

金不断地深呼吸,把自己对格瑞想说的话一字一句地打了出来:

“格瑞,我其实喜欢你很久了哦!”

“但是我总怕我说出喜欢你,你就会不理我,连朋友也做不成。”

“不过我现在要说出来!”

“我!喜!欢!你!反正你也看不见哈哈!”

“啊…如果我能真的对你说出这句话就好了。”

“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格瑞,我也不想失去你。”

金看着满屏的红色感叹号,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说出来了总比憋着爽,金心里这么想,却还是有一点遗憾的。

如果我的告白真的发出去的话,我的愿望会不会实现?他叹了口气,把手机插上电,躺在床上把思维放空乱想一气。

突然地,他听见了格瑞的特关铃声。

格瑞回了他一句:“我全看到了。”

金握着手机,心情像火山爆炸一样一下子炸开了,他感觉眼前出现了一堆堆小圈圈,使他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眼前的任何东西。

完了,被发现了!这可怎么办!不是发送失败了吗?

他打开微博,试图从那上面找到发生这种古怪事情的原因,直到他看到一条微博:QQ的bug是,就算出现了红色的叹号,它其实也是发出去了的。

金心里更崩溃了。

他甚至都不敢回复格瑞。

他都想装病明天不去学校了,哇天呐!我都干了些什么!

门口传来姐姐的敲门声:“金,有个同学打家里电话找你有事情哦?好像是运动会的事情。”

“我马上来。”

金故作镇定地走到电话机面前,接过听筒,“喂”了一声。

“喂,我是格瑞。”金一瞬间有点想挂电话了。

“你别挂电话,听我说完。”

“嗯。”金小声地应了。

“金,你喜欢我,又想和我做朋友。那不如做我的男朋友。”

“啊?”金被这话刺激得有点站不稳。

“笨蛋,我…我也喜欢你。”

金放下了电话,脑内久久不能平静。有时候突然的大喜大悲容易使人一下子失去对情感的控制能力,金的眼角湿漉漉的,可是他笑了。

他的心愿,在不经意间,达成了。

两根单项箭头,因为情感的捆绑,变成了一条爱情的绳。它捆绑着彼此爱恋的心情变成礼物,送到彼此相爱之人的手上。

—END—

评论(5)
热度(141)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