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瑞金】狗仔到底要不要躲?

◎影星瑞x经纪人金

◎好久没有发文章了!最近实在是忙到快发烧

◎提前一天祝我家可爱熊熊生日快乐! @否极泰迪

◎3000+很短小,以上ok的话请

——————————————————————

众所周知,格瑞是个很出名的演员。

不仅表现在演戏方面,还表现在一个很奇怪的方面。那就是——躲狗仔。作为明星,公众对他们的关注度自然就很高,他们的私生活或多或少的会被狗仔队拍到。可是格瑞,这个出道了五年,在演艺圈目前可以算是大红大紫的演员,可是一次都没有被狗仔队拍到。

准确来说,是从来没拍到脸。

提到这里就要讲到他的经纪人了,他的名字叫金。不知道为什么,当狗仔队在街上看见格瑞想要去拍照的时候,金总能完美无误的给格瑞挡住镜头,使狗仔队再一次一无所获。

越是出名的演员,就越是避讳公开自己的私生活。格瑞的私生活被金保护到完全隐蔽,连公司跟他约见都要提前经过金的告知,更别提更加外围的狗仔队了,简直是无懈可击。金自称自己有一千种挡住格瑞被狗仔队拍到的方法,可谓是千奇百怪。

今日格瑞的戏份结束了,他乘坐剧组的车从影视城缓缓开出来的时候,金就感觉被狗仔盯上了,但他没有告诉格瑞。艺人不能由于狗仔队而规避自己日常的行动,金只能在格瑞提出下车去便利店购买饮料的时候作为陪同。

格瑞下了车,走进人不是很多的小小便利店褐色的鸭舌帽的帽檐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金穿着工作时的西装跟在格瑞的身后,可能是西服有垫肩的原因,他的腰背看起来格外挺括,透着一种精明能干的帅气。

果不其然,当格瑞的半张脸出现在货架后面的时候,远处的白色面包车里,驾驶座上有什么东西在反着光。金踮起脚尖,假装自己在拿更高的商品,格瑞的视线瞬间被一丛金色的软发挡住了视线。

“又有狗仔队吗。”格瑞早就习以为常了。

金皱着眉头点头:“嗯。”

“那我们快走吧,帮我付个帐。”格瑞把两罐牛奶放在金的手心里,自己先行上了剧组的车。

金听见身后车门关上的声音,握着手中两罐格瑞常喝的那种牛奶。它好像之前被格瑞握的很紧,上面还残留着格瑞手掌心的温度。金感觉他像故意而为之,手背蹭了蹭发痒的鼻尖,抬起脸来,对店员投去了一个如往常一样灿烂的笑容:“结账吧。”

走出便利店的时候,金微微地仰起头,下午的阳光虽然不算炽烈,但还是能灼得人眼睛发昏。他转过眼睛闭上,扶着车把将车门打开。

“有时候我只是在路上走,被拍一下无所谓的,你不要那么辛苦。”格瑞看着金坐进剧组的专车,从裤兜里掏出一盒清凉油递给他看起来正在头痛的经纪人,“神经太紧绷了对身体不好。”

“没事没事!保护艺人隐私是经纪人的职责嘛!”金接过那盒清凉油,取出一点点抹在自己的太阳穴上。“况且……格瑞是我最重要的人嘛!”

格瑞看着金面上挂着的爽朗笑容,小声地吸了吸鼻子,面上显出些微微的红色。他的确有个秘密需要经纪人和他共同来保护,那就是:

他和他那位可爱帅气的经纪人,好像有某些不能告诉别人的关系。

不过这件事情他的公司还不知道。

格瑞的经纪公司对自己旗下的艺人很严格,虽然说不管他们的性向与感情。但是经纪人和艺人谈恋爱这件事情是万万不可以的,他们二者之间本来是一种工作关系,但是加上了感情的羁绊,以后可能会做出一些不符合公司规定的事情。公司为了自己的利益,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都会把艺人和与自己相爱的经纪人分开。

可是处于热恋期间的小情侣怎么会想要公司把自己和自己的爱人分开,他们只能小心翼翼地压抑着,希望公司能不要发现自己的感情。

格瑞和金,无疑是做得最隐蔽的。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了解的最多的也只是知道他们是竹马而已。

“金,你还想藏多久。”金把格瑞的那罐牛奶拉开拉环递给他,在递到格瑞的面前时他突然地开口,打得金一个措手不及。他的手悬停在半空中,僵了一瞬。

“什么时候想说了,我就说好了。”金朝格瑞眨眨眼睛。“格瑞快把牛奶喝了吧,不然就要被车晃撒了。”

“好。”金转过头去,佯装漫不经心地看前方。此时他感受到了一道灼热的目光正透过他薄薄的西服布料,无声无息地蔓延过他的整个背部。

可是他只能往外望,看着外面如流水般飞快逝去的景物。初夏的下午街头,一对对情侣牵着手,沐浴在温暖又惬意的阳光之下。他们有的欢笑着,有的就那么安静地走在街上,和自己的伴侣低声絮语。金在那一刻很想关上窗子,可是比起身后的目光来说,他更愿意望着窗外。

毕竟窗外还有暖和的阳光不是吗。

车在剧组下榻的酒店外停下,天幕已从傍晚的深橙色变成深邃的紫黑色,一闪一闪的星子遍布天幕,和万家灯火一道构成喧闹城市的夜晚。金手虚扶着格瑞的背部,时不时观察四周,看着是否有狗仔队的出没。

格瑞暗暗咳了一声,低头拍了拍金的肩膀。格瑞看着他因为过度疲惫泛起红血丝的眼睛,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握紧,他长长呼出一口气,与金一道走进电梯。

“金,你不必把我保护的这么好。我也是成年人了,我知道如何把自己保护好。”电梯门缓缓关上,格瑞稍微沉默了一会,突然伸出手去揉乱金软软的金发,之前旁边有外人,他始终都不敢对金做出更多动作,好不容易有个独处的空间,从指尖滋生的欲望趋使他去触碰金。

“可我是你的经纪人,我理应把你保护好的。”金抬起头,他没有拒绝格瑞对自己的触摸,面上显出很高兴的样子。

但是格瑞的表情看起来明显变了,阴郁的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

“所以你就把你自己放在一边?你快变得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金了,他会开怀大笑,会毫无顾忌地扑进我的怀里。”格瑞面无表情地朝金诉说着,可是金从他的语气中读出了隐忍的愤怒。

金鼻子开始发酸了,格瑞的心情和他一样,都饱含着对现状的无奈与愤怒。但是即使金再愤怒他也没有当即发作,而是无言地把格瑞领到房间里面,“咚”地一声,关上酒店的房门。

“我何尝不想?如果肆意挥洒自己的情感换来的是分别,那我宁愿忍着。”金终于忍无可忍了,在只有格瑞一人的酒店房间里朝他大喊。这几天压力和情感的积累,他已经够累了,喊完之后他立刻失去了所有力气,往后退了几步,倒在身后的沙发上面。

“那你要忍一辈子吗?”格瑞不知从床头柜拿了个什么东西,他慢慢走近金。这次他没有站着,而是在那个小沙发旁边半蹲着。

金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无力地回答,“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吧…”

“那你觉得什么时机合适?如果我现在求婚呢?”格瑞拨开金额间的发丝,理顺他因为炸毛而变得乱糟糟的头发。

“如果你现在求的话,我就答应。”金只当格瑞在开玩笑,盯着格瑞的眼睛写着“你来啊我不怕”的神情。

“那就现在。”

格瑞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个红色的丝绒盒子,打开是一对男士对戒。

“认真的吗?”金脸上挂着笑,确认着格瑞对他的心意。从丝绒盒子上面落灰的程度来看,买这对戒指的时候应该还算比较早。

“当然。”答案显而易见了。

“我们在人世间走这一遭,很少有发疯的机会。既然格瑞也放开了,那么我也疯这么一次吧,后果对我来说无所谓。”金从沙发上面直起身来,接过格瑞手上盒子中的戒指,“只要我爱的人还爱我,一切都无所谓了。”

金把自己的头凑近格瑞,和他的头相抵,闭上眼睛享受着夜晚的片刻宁静。突然地,两片冰凉的薄唇贴上他的唇瓣,贴合度就像天生就该这样。迟钝的金反应了一会儿之后才发现本来只是和他相拥的格瑞吻了他。

金这次没有推开,他想:相爱的人不就是该肌肤相亲吗?

窗外的星子照常闪耀着,柔和地照出夜晚温柔的轮廓。

第二日,各大娱乐日报的头条都报道了著名影星格瑞今晨首次被狗仔抓拍,左手无名指处有显眼的银色男戒。“据知情人士透露,该戒指为同性恋人的定制对戒。目前已联系格瑞经纪人金了解相关情况,金对格瑞目前的情感情况含糊其辞,其他的情况请继续追踪本报的报道。”

格瑞翻开报纸,略略看过一眼就丢在旁边。金走过去,替他把报纸收好,“格瑞,怎么了?”

“我倒是想让狗仔拍到更多。”格瑞把太阳镜拉下来一半,看着金湛蓝色的眸子。

“这算订婚纪念?”金笑了一下,给流得满头汗的格瑞递了一杯果汁。

“不,算婚礼预备。”

—END—


评论(6)
热度(328)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