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我不是设计师真的相信我!

喝水搬砖,快乐咸鱼

会推的墙头:
瑞金/安雷/ggad/雅湊/真遥

我永远爱七濑遥/鸣宫湊

来年要做合格京吹

就算坑再冷我也要往里扎(xxx)

is 花糖

封面来自@海鲜白

【瑞金】湛蓝洄游

◎借了风平的设定,时间线在深海航迹云之后

◎有些潦草,有时间再改改

◎陆地瑞x海洋金

◎以上ok吗?

——————————————————————

01

“有些浅海的鱼,是会洄游的。”

“它们从浅海的滩涂一路逆着海水往浅水游,在清澈见底的河岸边沿产下晶莹剔透的卵,然后再顺着水流回到自己熟悉的那片水域。有些鱼类会由静水湖泊洄游至江河中特定河段的产卵场所产卵,距离长则几百公里,短则几十公里。”

“鱼类洄游是由于鱼类本身的生理要求,包括对饵料丰富水域、适宜的产卵地或越冬场所的追求。影响鱼类洄游的环境因子有水流、底形、温度、盐度、水质、光线等,其中水流是对洄游的定向起决定性作用的因子。”

“在具有一定流速的条件下,鱼类通常都逆流而游。”

当生物课上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有人举手了:

“那些住在海里的人呢?他们会洄游吗?”

“如果你想问的话,你可以问问本人。”老师瞟了一眼抬头看黑板的金。

金从座位上缓缓地站了起来:“我不是鱼,我不会洄游。”

“那你身上怎么会有鱼身上才有的腥味呢?”后排有个不怀好意的男生捏着鼻子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这件事下课再讨论,先上课。”老师瞪了那男生一眼,干咳了两声继续上课。
来自稚童最原始的敌意,就这么暴露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令人闻起来带着海水般的苦涩。

最先的时候,金不知为何那些来自于陆地上的孩子会对他产生敌意。他有想过可能是天性使然,住在这附近的同学八成都是渔民的孩子,对金来说湛蓝温暖的海洋对于他们,是死亡的可能,又或者是未知的冒险;它是晦暗阴冷的。而对于生活在深海的金,那是家,是亲人牵着小手,教他们学着走路,学着如何顺着海洋的水流游动的地方。

格瑞下课的时候,转过头去看着心情不太好的金,看到他脸颊鼓成一个小包子模样,他忍不住拿笔戳戳他肉嘟嘟的脸颊:“他们只是害怕罢了,他们觉得那些住在深海里的人类会把他们的亲人拖向最深的那一条海沟。”

格瑞耐心地跟金解释:“在我们小的时候,那些坐在海滩边编织渔网的老人会告诫幼小的孩子不要靠近混浊晦暗的海洋。也许我们都还太小,他们把对他来说未知的海洋和住在海洋里面的人类一道,当成了敌人。”

“唔……”金歪着头想了一会,朝窗外不满地撇撇嘴,不过旋即又转过头来,朝格瑞投去一个灿烂的微笑:“不过嘛,被当成敌人也没多大关系的,只要格瑞喜欢我就够了嘛。”

格瑞轻轻地应了一声,别过头去看窗外。教学楼外正对着海洋,海洋上被阳光照射地闪着波光粼粼的光,就像金长长睫毛抖落下的金色光芒。金仍旧微笑地看着他,偷偷地看到他的耳朵尖变得粉红,显出平常都看不到的可爱一面。

格瑞好歹有时候也坦率一点吗。

金目不转睛地盯着格瑞的侧脸,直至上课的铃声响起。

02
放学的时候,格瑞推着虽然老旧但是被他时常擦拭过后看起来与新车差不离的自行车,主动走到金的旁边,拍了拍被他垫上软垫的自行车后座。

“要不要上来?”

“当然要啊!”金扣紧双肩包上的卡扣,双手一撑,就坐上了格瑞的自行车后座,“今
天难得没什么作业,都交往那么久了我们还没出去兜过风呢…格瑞我们去兜个风吧!”

“……好啊。”格瑞难得没有拒绝金的请求。对于原来的他来说,拒绝金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可在上次,那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一个傍晚,金背对着火烧般的夕阳,踮脚给了他一个吻。

在那之后,拒绝金似乎是那么困难,他看见金的笑颜,甚至听见金的声音,都会毫无原则地卸下心防,答应他的任何请求。

能够得到回应的感情无疑是甜蜜又美好的,格瑞这么想着,蹬着自行车的速度开始加快,随着速度的逐渐加快,他感觉到腰际一紧,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速度毫不留情地加快。

“格瑞,你骑的速度这么快,累不累啊?要不我和你换一下?”

“不用,我还可以继续骑。”

“那…那我跟你唱歌吧。”金清了清嗓子,开始唱起在海底传说中的海妖唱的歌,它婉转又悠扬,但是又带着来自海底独特的厚重感觉。

格瑞坐在自行车前面,也跟着金唱的旋律点头,享受着路途上的歌声。

公路的右边是夕阳,金唱歌的时候就一直朝着那边望,看着它被红色的霞光染红了天际,染红的云朵,也染红了那一片澄透的海域。金突然地想起了那天自己鼓起勇气亲格瑞的一幕,他吸了吸鼻子,唱歌的声音渐渐地变小了。

“发生什么了?”格瑞面色有些奇怪,他把头偏过一个角度,用眼睛的余光瞟着金。
金有点用力地摇摇头,“有点忘词…没什么,”他仰起头看着天空的火烧云,“我有个问题…想问格瑞。”

“什么问题,你说就好。”

“我有点…啊…格瑞你说,人也会洄游吗?”金把本来想问的问题吞咽下去,换了一个别的问题来问。

“我觉得有点像吧…他们把我们生在这只剩下老人和小孩的海岸边,他们自己却离我们而去…”他还补上一句,“这里大部分的同学,都是这样的。”

“还真是没想到啊,海里的人类不会洄游,陆地上面的反而会洄游。老了之后他们就又回来了,跟鱼还是有点像呢,哈哈。”

格瑞把车停在山壁的岸边,把两人的包搁在自行车的车篮里,用少有的温柔眼神望了金一眼,“走吧,去栏杆那里看看海。”

金一瞬间被迷得有些目眩,木木地点点头跟上去。

他想问。

格瑞也会像那些陆地上的人一样,长大了之后就去大城市了,再生一个孩子丢到这里来,之后就一去不返了吗?

但他有点问不出口。

我现在想这个也太早了吧。

我原来的坦率去哪里了,金对自己说。

03

格瑞注意到了金的异样,他感觉到了金似乎想要问他什么,可是总不能坦率的问出口。他目光逼近了金,上下扫射似乎在嗔怪金对自己不诚实。金被那样的目光盯得有点点发毛,吸了吸鼻子,面上有点不好意思。

“格瑞要问我什么吗?”

“我觉得是你要问我什么吧。”格瑞审视的目光投来,似乎在引导金诉说着什么。

“……我很不安。”金听见自己吞咽的声音,他的心里砰砰直跳,就像有一只小兔子,肆无忌惮地在自己的心脏跺脚。

“我给你带来了不安吗?”格瑞的眉毛倏地皱起,又缓缓地放下。从那个傍晚之后,他们就没有好好地谈过,两个人甚至连关系都不清不楚。金没说过交往的话,格瑞也没有追问过。两人就以一种微妙的关系在相处着。
所以金慌了,他害怕自己问出来会失礼,总是逃避着,用课业和活动躲避着面对这个问题的机会。

如今,它还是来了。

“格瑞,你长大是不是也会‘洄游’,去大城市打拼?”

“嗯?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会的。想给家人一个好家庭就会想到往外闯荡。”格瑞沉思着点点头,很认真地回答着金提出的问题。

金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想问出的话在唇边厮磨,每个音节挣扎着从他的嘴巴里吐出来:“格瑞,你…去大城市了会忘了我吗?”

格瑞心里有点想笑,原来一直困扰着他的是这个问题吗。他顺着海风拨顺了金随风飘扬的金色发丝,小声说了句“笨蛋”便放开了手。

格瑞的话是什么意思?金有点一头雾水。他只能粗略的理解为“格瑞不会忘记他。”这种想法,可是它对于金来说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实感。每个人都会做这种无谓的承诺对吧?金这么想着,心情一点点下沉。

“你在想什么呢,金。”格瑞的话拉回了金渐行渐远的思绪。

“没什么,就是在想我们之间这种奇怪的关系…果然格瑞还是适合去大城市什么的…”金小声地埋怨,自己跟自己发着脾气,“就算忘了我也没有关系的。”

“你在说什么蠢话,金。”格瑞没有看着他,只是看着渐渐被星子洒满的天幕,心中升腾起一种别样的不耐烦感。他像片羽毛挠着格瑞的心,使他不能用正常的语气和金讲话。

不能好好讲出来的话,就干脆别讲了吧。

和上次鼓起勇气蜻蜓点水的金不一样,格瑞右手扳过金的左手腕,他整个身子重心突然不稳,差点仰倒在公路的栏杆上面。金感觉自己身上压了个重物,随即而来的是唇瓣之间冰凉的触感,少年独有的清爽气息铺天盖地地来,使他一下子呼吸不稳,脸涨的飞红,和天上飞舞的火烧云一个颜色。

“要去也是和你一起。难道金不愿意和我成为家人吗。”

“我…我愿意呀。”金点头,他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老师讲过。相爱的鱼,是一起洄游的。”

—END—

评论(3)
热度(81)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