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安雷】心动迟来(3)

◎是我流学pa,狗血相声,又名霸道教官找老公(?)

◎学生会主席安x教官雷,年下

◎前篇链接 [1][2]

◎以上ok的话请

 

———————————————————

 

安迷修心里五味杂陈,我为什么答应了呢?我怎么就答应了呢?

 

他转头看看那几个大学一年过去了只有嘴上说说要找女朋友的那几位室友。心一横,心想好兄弟不就是拿来卖的,不,是相互帮助吗,“今晚上那群军训的新生要拉歌,有没有哥们愿意和我一起下去看小学妹的?”

 

三位母胎solo的室友不约而同地转了头:“我去。”

 

真是我的好兄弟!安迷修心想。

 

当然十一点多去楼下食堂买宿舍四个人的午饭这件事情就交给安迷修了,他拿手机备忘录记了那几个室友想吃的菜,揣着校园卡朝食堂狂奔。十一点半那群军训的新生就要过来跟他们抢食堂饭菜了,自己需要在十一点半之前打好四个人的饭菜,任务异常的艰巨,幸好那群男人还算有点良知,有两位想吃的是同样的菜,安迷修买完饭之后把它们放在桌上,小拇指一勾塑料袋,提起四碗饭就朝宿舍一路狂奔,不过他没注意到他搁碗的桌子坐了一个熟悉的男人。

 

雷狮看着安迷修分好饭系紧塑料袋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下来,都没有看他一眼,估计在宿舍里经常干这种事情。雷狮站起身,单手托起盘子送到回收处,也一路小跑尾随安迷修去了他的学生寝室,不过到楼底下他就停了。他没有跟上去,万一安迷修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转身大呼教官变态,雷狮可不敢保证能第一时间堵上他的嘴。他只是单纯的想追个小男生,硬泡不行就软了磨,这点在军营里面他可是浸淫了很多年的。

 

安迷修倒是一直觉得自己后背凉凉的,总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直到上了宿舍楼梯才好一点。

 

下午两点只有一节通识课,安迷修迷迷糊糊睡了一觉,还做了一个梦,梦里好像还和一个熟悉的人打了一架,全身是汗。不过他起来发现全宿舍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空调也被室友关掉了。室友还留了个小纸条:“安大哥我们刚刚都叫不醒你,你醒了直接来教室,我们先去占位置,要是不来也在群里讲一声。”

 

“难怪这么热。”安迷修擦擦身上的汗,从衣柜里找了件衬衫换上,匆匆抓上书和笔就跑。他从宿舍里跑出来,听见一个人正朝他吹着口哨,他定睛一看,居然是雷狮。他骑了一辆单车,两只手慵懒地搭在车架上面。安迷修看见他穿着私服的样子,像个学生,倒不像个教官。他被眼前雷狮的装扮吓了一跳,大脑一瞬间短路之后居然说了句,“雷狮教官现在真不像个教官。”

 

“那你说我现在像什么?”雷狮把脸朝安迷修凑近了两分。

 

“要我说的话……倒像个学长。”

 

“那学长载你去上课?”雷狮拍拍自行车后座,对安迷修招招手:“看你这样子快迟到了吧?”

 

安迷修挠挠头,看了看手上的表好像也快到上课的点了,眼一闭心一横坐上了雷狮的单车后座,“那就不好意思了。”

 

“抓紧了。”雷狮左脚一蹬,自行车就开始往前滑行,逐渐地,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安迷修有点心慌,他一只手抱着书,另一只手扯着雷狮的T恤角,从樟树下的小道一路飞驰而去。不知道是自行车的速度快还是安迷修自己的原因,他的耳畔总能响起一阵一阵的心跳声,那声音短促而快,安迷修觉得自己的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不过还好,在他快要被这种奇怪的悸动折腾得几乎晕过去的时候,他的教学楼到了。他拍了雷狮两下示意他放自己下来,慌慌张张地想要下车逃开,却不料他的一只手却被雷狮抓得紧紧的。军人的力气当然大,雷狮一边箍着他的手一边给自行车上锁,安迷修自知自己挣脱不过,只能用言语抗拒雷狮对自己近乎粗暴的对待,“雷狮教官,您再这样我就去找校方寻求解决途径了。”

 

“我这不是没来大学上过课吗?我蹭个课不好意思一个人进去怎么了?”雷狮这句话说得理直气壮,安迷修反倒噎了一下,他摆摆手说“好吧好吧你跟我来”,一脸难以言喻地拉着,虽然准确来说是被雷狮拉着,走进了马原的教室。安迷修心想,通识课没人愿意往前坐,自己想把雷狮藏在后面也藏不成,拉着人去了第三排靠窗的位置坐着,还让雷狮靠窗,自己坐在外面,观察老师会不会点他。

 

马原的老师,是个点人回答完问题再问姓名和班级的老师,只要点不到雷狮这节课就算万事大吉,所以安迷修连头都没敢抬,可是雷狮的脑袋却直直地盯着PPT上面的内容,一脸认真听讲的模样。

 

虽然时不时会跟安迷修吐槽两句:“军校里面上课都不让低头的,你怎么低这么低啊?”“哇大学还有上课睡觉的啊,原来在军校没见过……”

 

安迷修的心在落泪。雷狮一边跟自己讲话,一边坐直了听老师讲课,坐的位置还这么前面,这绝对是会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的啊?当马原老师果不其然说出“坐第三排靠窗子的那位男生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这句话的时候,安迷修把脸捂住了,在那一瞬间他有点想说,“我不认识他。”

 

他以为雷狮回答不出。毕竟作为通识课,绝大部分同学是不会认真听老师讲的,除了勾画必要的笔记外。可是雷狮却出乎意料地答对了,居然回答得还不错。他在马原老师带着微笑的注视中坐下,侧头放椅板的时候还小声在安迷修的耳旁小声嘀咕,“想不到吧,这在军校也是必修课,跟大学一样的。”

 

安迷修刚想问雷狮为什么还要跟着自己来上这节早就上过的课,马原老师就打断了他们俩之间的对话:“请问这位小帅哥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还有学号是几号?”

 

雷狮显然忘记了这茬,不过好在他反应快,“……我叫安迷修。”

 

安迷修此时一个眼睛瞪得两个大,但是他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小声的咬牙切齿:“光电1701,学号是4号。”

 

雷狮照葫芦画瓢说了一遍之后这个危机才算解除。不过安迷修的宿舍群和班级小群可炸开了锅:有问安迷修怎么没来,有说自己看见安迷修了的,你一言我一语,安迷修都没办法插话进去。

 

“呃,我在教室里的。那个回答问题的……是军训总教官。他说想体验大学生活我就带他来了。”安迷修朝班级小群和宿舍群各发了一条。

 

“老实交代,那个帅哥你怎么拐到的?”班级群里有个女生好奇,多嘴问了一句。

 

安迷修解释:“他自己跟来的,真不是我带他来的。”

 

“哦~”

 

这句话在班级群里刷了好几十条,安迷修觉得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于是把手机递给雷狮,问他这件事怎么跟班上同学讲。雷狮拿过手机看了两眼,飞速打了一句话上去,再把手机递给安迷修。安迷修一看雷狮发的那句话,整个人更炸了。

 

“我是雷狮,就是那个回答问题的教官,你们的安迷修同学正被我攻略中。”

 

【群成员 4号安迷修 撤回了一条信息】

 

—TBC—

评论(2)
热度(95)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