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平面不会设计师

喝水搬砖,快乐咸鱼

会推的墙头:
瑞金/安雷/ggad/雅湊/真遥

我永远爱七濑遥/鸣宫湊

来年要做合格京吹

就算坑再冷我也要往里扎(xxx)

is 花糖

封面来自@海鲜白

【真遥】温阳

◎给我可爱的米米 @cm 的生日礼物,非常简陋please不要介意

◎原著同居真遥,糖大概在最后

◎以上ok的话请

 

秋越来越深了。

 

七濑遥去游泳队训练之前,真琴会为他提前准备一件较厚的运动外套,塞到他的运动挎包里。他向七濑遥絮叨今天的天气,仔细地嘱咐他从泳池出来不要立马回家,在室内待一会再走,七濑遥每次只是点点头,脸上没有显露出任何表情。但是橘真琴知道,遥每次都会听他的话,只不过他不太好意思讲出口。

 

七濑遥只是穿着真琴为他准备的外套就觉得自己很开心很幸福了,虽然自己也说不清楚这种微末的幸福感是从何而来。也许是橘真琴与自己相处了十几年,这种默契的幸福让他安心,也或许是别的情感堆砌在一起,他不知道。

 

今天,七濑遥出门的时候,听到了身后正在打扫卫生的橘真琴说:“今晚有点重要的事情要讲,所以请早些回家。”

 

这是七濑遥第一次听到真琴对他提出要求,他感到有些惊讶。也许真的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七濑遥看着橘真琴坚定的表情,微微点了点头,“好,我会尽快。”

 

近乎黄昏的时候,七濑遥从游泳馆里走出来,旭从后面一路小跑跟上来,追到他的时候还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嘿!遥,今晚上我们出门聚餐如何?叫上贵澄和真琴。”

 

“好,我给真琴发一封邮件确认一下。”七濑遥掏出手机,他想起今晚真琴有重要的话对他讲,指尖一瞬间麻木了一下。他不知道真琴要跟他讲些什么,但是那件事情对他,或许对自己来说都很重要。

 

不过要是真琴的话,是一定不会拒绝这个邀约的吧,七濑遥想。

 

他咽了口口水,“抱歉,我和真琴今天晚上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好奇的旭立马凑上来,脸几乎都快贴上七濑遥的身上了,“什么什么?你们要背着我做什么?”七濑遥把头偏向一边,一只手挡住了旭的脸,把他使劲往外面推,“你们俩是不是背着我干坏事?快说!”

 

“没有,”旭的手长,被遥推远之后迅速抱过来挠他痒,七濑遥实在绷不住,就朝他透露了一点:“其实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是真琴不经常拜托我,我想一定是件很重要的事情。”

 

“这样啊!”旭的手缩了回去。

 

二人的家距离很近,回家的时候也是同路,两人为了缓解路途上的沉默,旭开始主动找话题聊,从最近的营养餐聊到训练计划,还有上次友谊赛上那些实力强劲的对手。到最后,两人实在没有话题了,场面又变得沉默了起来。

 

“啊,如果真琴在场的话就不会无聊了。”旭小声地抱怨一句,时不时偏头看遥脸上的表情。旭一直都搞不懂遥的表情怎么读,这个人每次生气自己都察觉不到,全都是真琴站在旁边安慰。

 

旭眯着眼睛往前看,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坡上,是贵澄。他仿佛找到了救星,想冲他跑过去,可是不跟遥打招呼就跑也不礼貌,反正和他还有段距离,就再聊一会呗。

 

“贵澄在那边,”反倒是七濑遥先开口,“旭,你觉得贵澄是什么样的人?”

 

旭回答他,“是个很热情很靠谱的朋友。”

 

“是太阳啊……不,应该说是烈阳一样的人。”七濑遥喃喃自语,他原来觉得鴫野贵澄和橘真琴是一类人,他们都善于交际,对人都能满面笑容。可是刚刚听了旭的回答,他觉得他们又有所不同。贵澄对人都是热情的,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可是真琴不太一样,他对别人是温柔的,这种温柔恰到好处,不远不近,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

 

可七濑遥能明显地感觉到,真琴对自己的温柔带着热度,这种感觉也像沐浴在太阳之下,但是这种感觉不同,就和秋冬悬在天上的太阳一样,它不远不近地散发着光热,但总能把你包裹。

 

椎名旭在一旁看着七濑遥脸上的变化,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遥此时在想真琴,他和真琴在一起总是这个表情。旭估计遥自己不知道,但是他能感受到,真琴于七濑遥来说,绝对不止朋友而已,虽然这种情感总能以“幼驯染”的关系掩盖过去。

 

也许今天他们需要单独解决的,是这方面的问题吧。

 

七濑遥想着想着,耳旁响起一声接一声的犬吠,扭头一看是是家里的金毛跑了出来,近一人高的狗狗朝七濑遥飞扑过来,使得他整个人往后倒退了几步。他半蹲下来抱住狗,一双大手在狗狗身上摸来摸去,揉揉它的小脑袋,问它:“真琴没跟你一起出门吗?你一个人跑出来的?”

 

旭看着七濑遥摸自己家狗的动作,仿佛在摸一个小孩,他不禁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想着橘真琴大概在附近,于是后退了两步,转头就跑:“我就不打扰了。贵澄在那边,我去跟他吃饭去了。”

 

“哦……”七濑遥点点头,他听见远处熟悉的声音,逐渐站起身来,看着那个影子朝自己逼近了,他牵着狗向前走去。

 

“遥回来啦。”真琴一路小跑过来,他小声喘着气看着七濑遥。他本来是想把狗狗放出来,让它在院子里活动一下的,结果没想到它从虚掩的门里跑了出来,不过幸好是跑到遥的面前。

 

“嗯,”七濑遥应了一声,牵着狗,和真琴一起往回家的路上走。从大学算起来,遥和真琴同居已经有五年了,生活节奏和习惯已经变得相当契合。他从来没有深究过为什么,直到之前他仔细想贵澄和他的区别时,脑袋里面突然冒出来的想法。

 

他是个恋旧的人,他怀念所有的故人,尤其是曾经失去过的人,包括凛,还有郁弥。可如今停下来,朝自己的身边看看,他看见了真琴,那个从他两岁便熟识了,一直留在他身旁的真琴。他一直都在自己的身边,帮助他,包容他。

 

在一瞬间,遥想牵住他的手。他看见两人在夕阳之下被拖得长长的影子,就像两根滑稽的筷子,一摇一摆地往前走。他们的狗跟在旁边,摇摇尾巴看着他们。

 

“真琴,一直以来都谢谢你,”遥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开口,“小时候有些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你从来都会帮助我,没有责怪过我。你放弃了运动员的生涯,成为了我的训练员,我不知该如何说起,但是我很感谢你,你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橘真琴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他的脸庞被夕阳照得通红,眼睛里闪着若有似无的光,他想起了自己要和遥说的事情,其实也不是大事,但是这件事情对自己来说很重要。

 

他想要确认一遍,遥对自己的心意。

 

他一直都是以朋友身份在他的身边存在着,不过问他过多的事情,可是有一样东西握住了他的心脏,使他在遥接触他人时感到一阵一阵的窒息。他怀抱着不可名状的感情一直陪伴在遥的身边,他想给自己一个可能,一个继续,或者是放下的可能。

 

于是他问了遥:“有多重要?”

 

遥转头看着他,他惊讶于真琴提出的问题,但是他也已经有答案了。

 

“你是我温暖的太阳。”遥平静地回答。

 

真琴一时间不知做出什么表情面对他,瘪起嘴一副快要感动到哭出来的样子,遥注视着他的眼睛,突然用力地抱住了他。

 

“我知道你一直在我身边。”遥闭上了眼睛。

 

“我真的喜欢你,遥。”真琴愣了一下,抱紧了怀里的遥。

 

“我也是。”遥埋在真琴的臂膀里面,声音很小很小。

 

“那刚刚说的要感谢我……遥准备怎么感谢啊。”真琴抬起头,他似乎还不相信遥抱着他这件事是真实的,不如让梦更梦幻一点吧,他想。

 

“那就吻我吧。”

 

夕阳的影子把二人合二为一的影子拉得越来越长,他们依偎在一起,温和的阳光包裹住了他们,二人想,或许这就是最好的时光吧。以后也会如此,度过每个静谧的春秋。

 

—END—

 

 

评论(2)
热度(36)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