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瑞金】金叶冠

◎当年熊 @否极泰迪 点的童话pa

◎魔法使瑞x王子金

◎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什么了系列

◎以上ok的吗?

—————————————————————

01

梨木时钟被挂在一个偌大的房间里,面对着铺上天鹅绒的大床,时钟的齿轮转动,发出咔哒声,提示着人们时间的缓慢流逝。指针指向10,一个裹着法兰绒的小小婴孩被女仆抱出来,安放进一个镀金的木质摇篮中。淡金色薄纱遮去了小婴孩的大半张脸,只能听到它浅浅的呼吸和时不时的梦呓声。

今日,是国王儿子的满月日。

老国王高兴地大赦全国,并且召开盛大的满月酒会,无论你是贵族还是平民,是人还是精灵,都能参加这个酒会。运气好的话,甚至还能见小王子一面。

高脚杯里盛满了庄园里新酿的葡萄美酒,水晶制的果盘里,莹红色的苹果正闪着水滴透出来的点点光芒,所有的人们围坐在宴会大厅,共同庆祝这美妙的一天。

城邦里的平民们倾其所有,尽自己的绵薄之力,用做出来的小礼物传递着自己对小王子的期待,贵族们纷纷向国王献上珍宝,博取国王的赞许。

来自森林里的仙女们争着给小王子她们最真挚的祝愿,她们挥舞着她们带有魔力的法杖,它在小王子的脸面前转着小圈圈,撒下一道道透明的魔力粉末。

“小王子将会拥有世间最澄澈的美丽眼睛。”

“小王子将成为世间心灵最干净的人。”

“我许诺他是个智慧的王子。”

“王子此生将挚爱一人。”

此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王子,正用他蓝宝石一般的眼眸,打量着这个对他来说尚且陌生的世界。肉嘟嘟的小爪子朝前伸着,试图抓住正在宴会厅涌动的欢腾,实际上他也做到了,满月子的抓握动作也抓住了所有人的心。

他感到一只比自己稍大一点的手正握住自己的手,那是极西海岸魔法使的儿子格瑞,代替他的父亲来祝贺小王子的满月。父亲嘱咐格瑞,要用自己学过最高深的白魔法给小王子一个礼物。

邃紫如暗夜的眸子接触到灿若青空的双眼,眼眸中昼与夜的对撞让格瑞幼小的心灵感到一阵心悸。年仅三岁的他看着金天真的脸庞,失了一会神后迅速别过脸去。他吸了吸鼻子,单膝跪地,面朝国王,用稍显颤抖的童声念出古老家族传承下来的悠久魔法。

“在此,我仅代表我的父亲,用极西之地最高的敬意,送上我的礼物,以此来祝福王国给予我们的馈赠,我们的王子。”

国王赞许的点头,看着面前的小小男孩手上出现一支金色的树枝,透着令人神往的金色光芒。格瑞告诉国王,把这支树枝插在王子宫殿之下的花园,它会长大,会一直守护着王子的成长,待到王子成人之时,取下树上金子做的树叶做一顶桂冠给他。

国王点头,笑着收下礼物。格瑞悄悄攥紧了拳头,毕恭毕敬地退下台阶。手心里面,还存留了来自金的,那个小婴孩身上独有的奶香味。

他悄悄地退到贵族后面,闭上眼睛开始大口大口呼吸。他不知道为何,自从接触到小王子的手之后,自己的心跳就会不自觉的加速,说话也会不自觉注意他而发出紧张的颤抖,他想知道原因。

他觉得,他需要留在王子殿下的身边。

2.

在父亲的支持之下,格瑞作为金的私人导师留在了王宫之中。格瑞其实也只比金大了两岁有余,但是作为老师,他无疑是合格的,无论是算数,文学,还是骑御,狩猎,他不比任何一个宫廷教师差。甚至可以说,比他们做的还要更好。

我们的小王子金,虽然天生聪明,却对学习不怎么上心。格瑞三番五次在文学课上捉到他上课开小差,但是他从来就没有改过,下次还是照旧分心。

因为格瑞会无限次地原谅他。

他总是冷着一张脸,把自己的教材拍在他的桌上,面无表情地抽走他用来瞎涂瞎画的草稿纸,扔下一句“以后不许这样做了。”之后,报起教材和草稿纸就走。

这天,金还如往常一样,在文学课上用炭笔在纸上乱涂乱画,不过他今天画的是格瑞。格瑞讲课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总是一丝不苟,额前的那一绺头发,老是会把黑板上重要的板书遮住。在金的涂鸦里,他银灰色的头发披散开,不像平时为了讲课方便,用一根黑色的丝绳系紧。

格瑞的眼睛该是什么样的呢?金望进格瑞的眼睛,仔仔细细的观察起格瑞的双眸。感受到金目光的格瑞很快转过了脑袋,沉声问出“我讲的内容,殿下有哪里不懂的吗?”

“没有没有!”金眼神迅速的移开,两人眼神交汇的一刹那,金的脸竟然有些灼烧,脸上的颜色有些微红。

该死,刚刚看太入神了,都不知道自己看了多长时间了。金捧着脸,想用自己冰冷的手缓和一下面颊的温度。可是手上明明比脸上还热,手一摸上脸金都有点想流汗。为什么我脸会这么热啊?格瑞是魔法使的儿子,他会魔法。

对!魔法!肯定就是这个!格瑞觉得我不听讲,就故意让我的脸发热!哼,格瑞真坏,我还想画他呢!不画了!

金扔下那只炭笔,鼓着腮帮子盯着格瑞,他在认认真真听讲,企望着格瑞把他的发热魔法解除。但是脸上的热意却一点也没有消退,心里面还咚咚咚打起了小鼓。

“咔”粉笔被格瑞一不小心磕断了,他干咳了两声,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微妙。金看到他的耳廓红了一圈,眼神飘忽游移就是落不到他的身上。

两道如阳光炙热的目光投射到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令人感到不舒服,尤其是格瑞这种对金抱持着微妙情愫的人。他比其他人更加感受到不自在,心尖上仿佛一万只小蚂蚁在挠。铜制的铃铛正好在此刻响起,催促着金下课玩耍,金的双脚踢踏着地板,等格瑞说出“下课”这两个字。

格瑞凑近金的课桌,照例收走他胡乱涂鸦的草稿纸。窗外花园里的金色树苗已经长出近一人高,金色的叶子晃着人眼睛发痛。格瑞被金叶子反射的光刺激到眯上了眼睛,他近乎是闭着眼睛收走纸张的,临走前还转头疑惑地看了金一眼。

“王子殿下为何盯着我看了一节课?”

格瑞思考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原因,只是下次上课的时候,没有用那根绒丝带把自己的头发系住,而是任其披散下来,任其反射出月光一般的柔和光芒,再用他的眸子,回应着金随时投来的目光。

我们的小王子金,也从那天起,也突然开始听讲了,虽然格瑞的课会使他脸上莫名的发热。

如果我没有认真听讲,脸就会发热。

每天上课都在发热,肯定是我还不够听讲!

对!绝对是这样!

03

除了教金学习,格瑞自己也需要学习。作为魔法使的儿子,当然就要学习关于魔法的一切。满月酒的金枝杈属于偶然,他从来就不会这种魔法也没有听说过,这好像是他看到摇篮里幼小的金之后,福至心灵的产物。他不是一个顶尖的魔法使,所以他需要继续修行。

国王赏赐给他一间石屋,让他自己专心研究他的魔法,传承极西国度流传下来的古老法术。他通常独自一人呆在石屋里面,让铜坩埚自己倒出蓝色的药水,让茶壶自己讲出抱怨的话语,结满苹果的枝头会伸进石屋的窗户,精灵飞翔围绕在他的身旁,手上撒下透明的魔力粉末。

可逐渐的,他不再是一个人。金有次下课偷摸着跟着格瑞,他扯开城堡下面最粗壮的藤蔓,提着披风踩着溪水中的石头过河,在蝴蝶的引路下知道了石屋的存在,也知道了他的老师格瑞其实是魔法使的儿子。

他站在石屋的门口,看着茉莉抖下身上的花朵到一旁的篮子里,篮子自己浮到空中,从窗户飞进屋子。金睁大了他的眼睛,他快步走到了格瑞的窗口,双臂相抱伏在窗沿,朝炼药的格瑞大喊一声:“格瑞!我也想学魔法!”

正浮在空中接药的玻璃小瓶被吓得抖了一下,格瑞转过头来,面露难色:“殿下,这个只有具有魔法使血统的人才能学。”

“那我怎样才能拥有呢?”

“您已经拥有不了了,殿下。”

“好吧。”金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他的屁股触及到一个矮木桩,想必是格瑞用魔法拖到他的身下的吧,我们的小王子毫不犹豫地坐了下去,看来是对格瑞极其放心。“那……以后你给我看看你的魔法呗!”

“只要国王允许,我这里的大门时刻为您敞开。”

格瑞向金微微行了礼,抬眼便看见一个注视他到出神的金,一只蝴蝶停在他卷翘的发尖他也没有发现。格瑞伸出手,想去触碰那只美丽的蝴蝶,可刚一靠近,蝴蝶扇动着翅膀飞走了,金也回过了神来。

“我失礼了,刚刚殿下发间有只蝴蝶。”

“管我发上蝴蝶如何,我只专注于你。”

尽管格瑞不太想承认,但是无疑的,他被金的这句话小小地撩动了心弦。他越来越觉得,自己从他满月时,手第一次与他带着奶香的小肉爪相碰触的时候,他便中了一种无人可解无人可破的魔法。

那种魔法只有他们两人才会知道,那是一种,名唤“爱”的魔法。

格瑞日日被这种美妙的奇异魔法笼罩,他想探寻,“爱”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让他脸如火烧,心如擂鼓,思绪如浆糊。

金的眼眸中似乎蕴藏着这种力量,当那种目光注视着格瑞的时候,敏感的他总是别过头去,不努力使自己迎上金的视线。

一迎上,就会被击溃。而有时候,爱又是一种致命的东西。它对于格瑞来说是未知的东西,所以它显得格外可怕。

格瑞轻轻叹了口气,看向远处的城堡。隐隐约约间,可以看见一棵金色的,挂满了金色树叶的树。现在它已经能与城堡的二楼相比肩了,金每天早上都能看见金叶子反射着太阳的光芒,正温暖着他的房间。

04

他们都在长大,他们都在一天天明白人情世故,知道了有些事情是书本里学不到的,也知道了格瑞不可能做金一辈子的老师,他需要回去,接过并掌管他父亲的魔法使职位。

金成年的那日,就是格瑞启程回极西之日。

时间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流逝着,眨一眨眼睛,格瑞能呆在金身边的时间就又又少了几分。返程总是需要带一些东西回去的,国王给金带了满满两大箱的馈赠,感谢他陪伴王子度过十八个春秋。

格瑞只是摆手,眼眸中倒映出金的模样。他三岁来此,原本只是为了一个听起来很幼稚的目的:王子为何会让我心神不宁?可他找到答案之后,却心甘情愿地待在王子身边陪他度过了说短也不短,长也不长的十八年。那是人一生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他们玩着闹着,陪伴着一同度过。

如果能够,格瑞想陪着金,度过他每一个重要的时刻。

但是他不能留在这里了,他作为金的老师,能教的已经教完了,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他留下。

那棵金色的树吗?

也许它将代替我,守护王子平安地走过漫长的时光,静静听着时间的齿轮前进,最后一切归为零点。

金搬了个小箱子,里面装着小时候他们曾经玩过的玩具,还有坐在树影下格瑞给金读的那一本本书。金是个正常的男生,情窦初开也恰在十四五岁。他终于明白了上课的脸红是情愫的堆叠,注视着出神是情感的交织。

他懂了爱,他渴望被爱,也渴望去爱。

他想让格瑞去懂,可是他从来都是别过头去,一言不发,好像他从来什么都不懂。

金只能懊恼。

金召唤仆人们把那个大箱子抬上格瑞的马车,殷殷地望着格瑞的眼眸。

“希望你看到这些,还能记得我。”

“我不会忘记殿下的。”格瑞垂下了眼睑,逃避着金的目光。

“忘记殿下,记住金。”金拉上了格瑞的手,握了又握。

他好像在告诉格瑞什么。

05

今日是王子的成人礼,也是格瑞最后一天呆在这里。在国王以及众大臣的注视下,格瑞单膝跪地,向王子行他作为老师的最后一次吻手礼。

“我亲爱的王子……”制式而又机械的套话,格瑞念起来却不感到冷冰冰,它带着他独有的温度,把自己的情感传递给金。

“格瑞先生,您是一位好老师。”国王握着格瑞的手,让他代自己像他父亲问好。

“我才疏学浅,已经教不了他什么了。”

金坐在一旁的丝绒长靠背椅上,金树叶熔炼后做成的金冠被教皇拿在手里,郑重地戴在了金的头上。

他不再是小孩子了,他需要负担责任。但是他同时也拥有了爱人的权利。

他走下王座,向国王和格瑞展现了一个来自青年王子应有的礼节。

“格瑞先生,以后不妨我来教你?”

“休要胡闹。”国王脸上恼怒神色丝毫不现,他知道这是王子与格瑞开的小小玩笑。

“您能教什么,请赐教。”

“教你如何……”

金凑近了格瑞的耳旁,发出的细不可察的声音只有格瑞本人才能听得见。

“去爱,爱金,不要爱王子。”

05

第二天早上国王接到消息,护送回去的魔法使格瑞在半夜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也没人知道他回没回国。

他们只知道,那个格瑞曾住过的石屋,成为了王子设下的禁地。

“我只教一学期,”

“长达一辈子。”

“好。”

待到金叶子落尽,洒满花园铺成一片金海,我也会爱你。爱的魔法紧紧地把我们连在一起,只有我们知道。

—END—

评论(13)
热度(191)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