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安雷】心动迟来(1)

◎是我流学pa,别看标题多么正经,其实就一相声

◎学生会主席安x教官雷,年下

◎最后一句话雷狮是故意恶心安迷修的,他平时没这么骚(?)

◎以上ok的话请

 

————————————————————

安迷修今天特别不想起床。

 

今天早上没他的课,太早起床吵到室友也不太好。可是生物钟非在早上六点半的时候把他混混沌沌的大脑从周公那里拉到现实中去,他想自己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所以生物钟才迫使他这么早就醒来。

 

可是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自己今天要做什么,他挠了挠脑袋,准备翻个身再睡。

 

“卧槽啊——谁放这么大的音乐!好不容易今早上没课……”室友横空怒骂,那语气恨不得马上下床跑出去把外面放音乐的大哥一口吞掉。

 

安迷修转了转身子跟那位暴躁室友讲:“今天大一军训,开营仪式当然吵了——今天开营??”

 

安迷修在电光火石之间明白了自己为什么需要这么早醒了。

 

他是学生会主席,这也就说明今天他需要上台做开学演讲。可是最近开学大家的事情多到爆炸,尤其是身居学生会主席的安迷修。指导老师跟他讲过开营仪式要做个演讲,他也当天“啪啪啪”打了个几千字的演讲稿出来。可是毕竟事情忙,稿子打完了就被他抛之脑后,直到这一刻他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上台演讲的事情。

 

他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从上铺跳下来,刷了牙洗了脸,从柜子里摸出那件基本上没怎么穿过,却从没落过灰的正装,脱了睡衣半裸着在书桌前面翻找自己的演讲稿。

 

“我天,安大帅哥一早就裸男诱惑啊!”那位暴躁室友被外面嘈杂的音乐声折磨到实在睡不着了,撩开床帘透点光准备开电脑打游戏,没成想一撩开帘子看见个半裸的安迷修。

 

“我急着呢,你快下来帮我找个开营仪式演讲稿,我换衣服。”这要是放在平时,安迷修立马脸一红,脸上的表情不怎么乐意,“诱惑什么……你烦不烦。”可是现在他完全忽略了室友说的话,觉得抓住个醒着的就可以帮大忙了。

 

室友看他这么急也不好意思再打趣,他也从床上下来,走到安迷修书桌前面帮他翻着桌上各种奇奇怪怪的表格和文件。安迷修则退到一旁,默默地穿起了衣服。

 

“在这里!”室友挥舞着手上的小纸片,朝着安迷修露齿一笑,安迷修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谢了兄弟”,便急急忙忙地从室友手中夺过稿子,从门口鞋柜里翻出双皮鞋,小跑着出了宿舍。

 

“不知道还来不来的急啊。”安迷修一边跑一边想,绕了好几个弯才来到大操场。绕到后台的时候,他才稍稍缓了一口气。

 

“你怎么才来?幸好校长话多,要不然马上就到你了!现在是新生发言时间,他估计还有半分钟讲完,你调整一下呼吸,在全校新生面前大喘气可不好。”安迷修一来,就被指导老师揪着一阵叮咛嘱咐。他一边无奈地应着“好好好”一边平稳着自己的呼吸。

 

他瞥见主席台上坐了两个教官,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看起来是个文员,另一个戴着军帽的大概是总教官。安迷修看不清,也没打算看清他们的脸,他只想让自己快点讲完回宿舍快乐躺尸,昨晚作业实在太匪夷所思,他还想回宿舍解决一下收个尾。

 

对了学生会还有个表格没做完……

 

安迷修一边想着自己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脚步往话筒那边挪。此时新生代表终于讲完了他的长篇大论,并且朝着全体新生鞠了一躬,转头看到安迷修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后迅速地跑下了主席台,生怕被他看见自己的模样。安迷修走到话筒前面,清了清嗓子。身旁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下面一项,有请学生会主席,我们的学长代表安迷修同学发言。”

 

“咳,各位尊敬的领导,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我是学生会主席安迷修。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们相聚在大学的校园里……”安迷修照着自己写的稿子,朝着新生一字一句地念出来。他念着念着突然觉得浑身不舒服,他觉得大抵是主席台之下几百双新生的眼睛盯着他,殊不知是坐在一旁的两位教官一直看着他。尤其是那位总教官,眼睛珠子都快盯出来了,坐他旁边的文员小哥哥推了他好几次他还是浑然不知。

 

演讲结束之后,指导老师把安迷修叫过去,要他站在主席台旁边等着,一会儿还有工作要交代。安迷修忍着白眼没讲话,点了点头便退到旁边去。

 

此时那位戴着眼镜的文员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话筒前面去发言。他具体说了什么安迷修没怎么听清,毕竟现在安迷修满脑子都是昨晚没做完的作业,还有学生会要做的表。如果给安迷修一台电脑,他就能现场席地而坐表演一个写报告制表。

 

该死的,怎么那些教官话都这么多。安迷修心想,有这个时间自己早就能跑回宿舍把没做的作业写完了,他越想越无奈,以至于有个人站到他旁边都没有注意到。那人对着安迷修上下打量了一会,还眨了眨眼睛,见安迷修根本就没理他,干脆故作姿态地干咳了几声。

 

“啊……您是?”安迷修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他身旁是传说中凶神恶煞的总教官,一个令历年新生闻风丧胆的存在。安迷修不认识他,但是对“总教官”这三个字直犯怵,想想去年也是在总教官底下被锤过的,想起去年那个老教官他还能气得直哼哼,想想人家好像说自己复员了,眼前这个估计是刚调来的。他眯了眯眼睛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总教官,问了一句:“您找我……做什么?”

 

“安迷修出息了啊,连我都不认识了。”

 

“什么……您在开玩笑吗?我真的不记得了。”安迷修一脸懵逼,他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总教官,可还是不记得自己曾经见过这个帅哥,就连半点零星的记忆都没有了。

 

此时的雷狮,一脸挫败的表情,一脸不爽地翻了个白眼,他用力地摁着安迷修的肩膀,对着他的耳朵呼热气。安迷修不知道总教官为什么离自己这么近,可是他的脸的的确确涨红了,跟操场上飘的横幅一个颜色。

 

“你难道真的不记得你的雷狮哥哥了吗?”总教官在他的耳畔说道。

 

—TBC—

评论(3)
热度(78)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