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瑞金/r18】大吉岭茶

◎来自同名男士香水的脑洞

◎十分潦草的现pa,不做外链了,被屏随意

◎浴室普雷,pwp,没什么车成分

◎(这是我坐地铁写的!旁边一大票中年男人我好慌)

◎以上ok的吗

——————————————————————

他颊间攒出粉红色,迷离的双眼微微扇动,抖落了一地的星芒。金看着格瑞逐渐褪落的衣衫被丢在柔软的地毯上,足尖踏着绒毛探过去,勾起衣服提起来,包裹住自己的身体。

他打了一个寒颤,春天寒意尚未消退,没开暖气的房间透着窗外的丝丝寒风。他的身体滑溜如玉,格瑞的衬衫挂在他身上几乎要掉下来,露出的小半个精瘦的肩膀看得格瑞是喉头一紧。

格瑞靠近金,用自己的怀抱环住他。他的脸贴着金粉红的面,嘴唇呼出来的热气尽数落在金的耳后。金的耳朵瞬间烧红,眼睛里澄澈的蓝色仿佛被搅混,只是顺从地贴在格瑞身上。

格瑞问金:“你冷吗?”

格瑞刚刚下班回来,衣服与脖颈处残留着他出门会喷的香水味,淡淡的茶叶香混杂着柠檬清爽的味道,让金感到一阵安心。他闭上眼睛,点了点头,他股后感受到了一只带着薄茧的手,正托住他迫使他向上抬起。

“洗不洗澡,嗯?”格瑞低沉的声线似是发出邀请。金偏头对上他的眼,那双黑夜里攒动着紫色迷雾的狼眼,此刻正闪动着异样的光。他想要他,只不过是地点问题,他寻求着金的意见,但是金好像已经把自己全部都交给了格瑞,他的四肢肢像藤蔓一样,攀缘上格瑞的身躯,渴求着他的支撑和依靠。

那株被金无条件依靠的树,托着攀附着他的金,赤脚无声地踏着温暖舒服的地毯,一步一步走向温暖的浴室。

浴室的光不能称得上是暖,而是滚烫,两人坦诚地面对着彼此,心中流转着比浴室灯光更要滚烫的热意。格瑞托着金的下身,把他放在浴缸的边沿处,拧开浴缸的水龙头,哗啦哗啦的水声刺激的金突然清醒过来。他看着面如凝霜没什么表情的格瑞,指尖略微带着些冰凉的手触上格瑞的面颊,指头抚上格瑞的鼻尖,半胡闹似的揪了一把。

“胡闹。”格瑞的呼吸变得越来越重,金感到自己身上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烫,连格瑞看他的眼神都变得炽烈带着火光。他悄悄咽下一口气,身子朝着后面挪出几分。

被水浸润过的光滑浴缸边沿贴上了金光溜溜的身子之后变得更滑,金一个重心不稳就跌入了浴缸之中。他不好意思地朝格瑞笑一笑,心里想着“明天我帮忙洗衣服好了”之类的话,却没想到格瑞的一张冷面禁欲脸迅速向自己靠近,金的呼吸变得急促而短,一双眼睛只留下了格瑞看着他的炙热目光。

格瑞只注意到他半个身子浸入水缸里透过半湿衬衫看到的粉红两点,眼神变得暗沉,一只手熟练地解开皮带,扔在地上发出脆响,他身上已不着寸缕,微微带着麦色的胸脯起伏着对眼前人的情欲。

热切又暴露。

他进入浴缸,把金的双腿掰开在身体两侧,他将身体贴近金,像跟一只猫咪顺毛一样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背部,揪住湿衬衫的领口,像剥离包装一样脱下金最后的包裹。金就像一只天使,被浴室的灯与水汽笼罩出一身的金色薄雾。

格瑞舌尖撚动了一切,最开始是带着水汽的眉眼,再是鼻尖,唇,他的吻碾过金的意识,使他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金的心脏升腾出窒息般的快感,使他身体各处都在兴奋的战栗。他的手在格瑞的脊背上摸索出红色的河流,盈满了渴求的红色热情。

格瑞吻过他耸起的锁骨,金的头不自觉扬起,发出低沉克制的呼吸声。他又闻见了格瑞身上的香水味道,这回是纸莎草和豆蔻的味道,虽然淡,但令人上瘾,此刻的呼吸就像毒药,一分分剥蚀,夺取。

他此刻只想成为一只不用思考的提线木偶,只懂得接收格瑞带给他的一切,他听见格瑞在他身上留下痕迹时发出的“兹”声,看到他眼中对他极限的占有欲望,触到他对自己的处处探索。

“靠近我一点。”

金无意识地靠近,虽然他知道格瑞要对他做些什么,他感觉到带着格瑞温度的坠物深入了自己。他闭上眼睛贴近,贴近格瑞的身体,去感知格瑞与他的交融,他安心地喟叹,时不时发出舒服的吟唱,头抵在格瑞的肩窝,用手指在他背上描绘红色的画作。

格瑞暗潮涌动,浴缸的水好似海浪,拍打在他的身上心上。他的那物就跟他平时脸上的表情一样,带着冷硬,直挺挺突入金的身体。但是他的心脏深处却柔软得不像他,心弦顺着金的吟唱而轻轻颤动。

当金脸上浮现出夕阳色的红潮,格瑞把自己的全部都交由了金去接受。金无力地瘫软在格瑞的身上,闻到了最后一点来自格瑞身上的味道。

它混合着松柏系植物的气息,萦绕交缠着二人的身体,平日里格瑞穿着西装带着这种味道经过金,他只是觉得他带着凛然的冷意,包裹着万年凝结的寒冰。

现在在浴室里缱绻相拥的二人,只感受到了香水之中令他们心旌摇摆的部分,平时西装革履的格瑞,如今褪下了衣衫在雾气之中完全展露了他在人前所未展现的狼性,那种从骨子里蔓延的野兽本能。

“真是一匹剥了羊皮的狼呢。”金顺口小声说了一句。

—END—

评论(13)
热度(178)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