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平面不会设计师

喝水搬砖,快乐咸鱼

会推的墙头:
瑞金/安雷/ggad/雅湊/真遥

我永远爱七濑遥/鸣宫湊

来年要做合格京吹

就算坑再冷我也要往里扎(xxx)

is 花糖

封面来自@海鲜白

【瑞金】深海航迹云

◎很抱歉!借了《来自风平浪静的明天》的设定

◎陆地瑞x海洋金(这么说感觉怪怪的)

◎甜度一般

◎以上ok的吗

 

00

 

蔚蓝的天空中有道横跨天际线的,看起来像围巾一样温暖的航迹云,我在陆地上能看见,你在海里也能看见。

 

航班号只有两个人知道,你和我。

 

它通向你我心里。

 

01

 

奶黄色的阳光透过碧蓝的海水散射进海底,微微带着波光的光线轻柔地拂过金的脸颊。他从床上醒来,从床上坐起身来穿校服。窗外游进五颜六色的鱼类,穿梭于他细瘦的小腿之间,他挠了挠被海水吹得飘飘忽忽的发,一边很没形象地撩开衣服挠着肚皮走下楼梯(准确来说应该是游)。

 

秋站在厨房里做着早饭,看着从机器里面蹦出来的吐司,一边挥舞着勺子驱赶着试图上来争抢食物的鱼。

 

“金?你昨晚是不是睡觉又没关窗户?”她看见刚刚洗漱完的金很懒散的躺在沙发的凹陷里,看着今天的海洋新闻:“西太平洋总体晴好,部分地区风力较大,请居住在这几个地区的海洋居民注意洋流,谨慎出行……”

 

“别看了,今天是晴天,你再不愿意还是要到陆地上面去上学的。”

 

“为什么?”金撅着嘴,摆出一副十分不情愿的样子面对着秋。

 

“……你迟早都是要到陆地上面的。”秋脸上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她拨了拨额前的碎发,把早餐摆上餐桌:“快吃,第一天上学不要迟到了。”

 

“哦。”

 

金一向是听姐姐的话的,因为姐姐说的话通常都很有道理而且也是为他好,就算他不理解姐姐也会告诉他这么做的原因。

 

但是这次,她没有告诉金。他们甚至还差点吵过一架。

 

金带着疑问走出了家门。他推开沾满水草的铁质拱门,跟着一群没有名姓的鱼朝天空的那个方向游去。这是他第一次一个人上学,他知道以后他将总是一个人前行,阳光透过海面应当是变得柔和的,可是金却觉得它刺眼,越靠近就越能感受到它灼人的温度。

 

他对陆地没什么好感,除了,一个人。

 

02

 

那个人,他只见过他两面,那次是他第一次上陆地,在海滩上玩沙子。海水漫卷过他的小腿,但是他全身包裹着的那层膜像海绵一样,吸走了身体外面的水渍。他听见从灰蓝海洋彼端传来的风声,它裹挟着粗重的沙砾嚣然而来,金忍不住朝海岸线偏过头去,正好看见远处有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孩,银色的发丝被海风吹得飞得失去了原本的形状,他任由凛冽的风如剑刃般刮过他的脸颊,在脸上留下像海面泛起像白色泡沫一般的痕迹。

 

金走过去,想和那个男孩打个招呼。

 

他顺着那个男孩目之所至望过去:“你在看什么呀,能和我说说吗?”

 

“我等我父亲回家,他出海了。”

 

“他去哪里了?我可以帮你去海里找一找,你家在……哪片海域?”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那个男孩转过头来,用他充满忧郁色彩的眸子望着金。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他长得很俊朗,匕首般的眉显得人看起来很冷淡。

 

金刚刚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有点哽咽。

 

他看见那双与他截然不同的紫色眼睛,有什么东西像雾一样翳着,他想触碰进那个男孩的眼眸,望进去却发现连着自己的心脏也开始隐隐作痛。

 

那不是属于住在海里面的他所拥有的蓝色眼睛。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没事。”

 

金有点不好意思,他悻悻地离开了那个男孩所待的那个地方,沉进了灰蓝色的海水里。

 

“我忘记问他的名字了。”他望着海底逐渐亮起如阳光一般的暖黄色灯光,在心里暗暗地想。

 

第二次是在夏日祭上,他和凯莉游到靠近海岸线的地方一起看烟花,烟花照得夜晚的海边亮如白昼。灯塔扫过整个海岸线,看烟花的人的脸被它照得雪白,金在靠近他们的地方看见一个熟悉的阴影,那就是那个曾经望着灰蓝色海水的男孩。

 

这一次,金没有忘记问名字。

 

“又看见你了!我上次忘记问了,你叫什么名字呀?”

 

“格瑞。”

 

“你们认识?”凯莉看着金,又看看一脸生人勿近的格瑞,微微皱起眉头表示疑惑。

 

“一面之缘。”格瑞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他刚刚看到最后的烟花也陨落了,如星辰一般撒入倒映着星星的海面。烟花尽,人也散,他转过头,往他之前过来的方向走去。腐朽的木屐在沙土上留下并不那么清脆的声音,金看见格瑞的身影从灰色的阴影渐渐变得模糊,直至完全消失。

 

“走吧。”凯莉拍了拍金的肩膀。

 

03

 

“你们好,我是金,我家在东边的那片海域。”金朝班上的每位同学都投去一个充满友善的微笑,七点多钟的日光斜拉在他的脸上衬得整个人就像正发着光的小太阳。

 

 

“海底来的啊……难怪……”

 

“我不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好咸。”

 

下面的男女学生在窃窃私语,有的同学还发出了“嗤嗤”的笑声。

 

“安静安静。”脾气好的班主任并不能止住下面学生们的吵闹声,金感到有点窘迫,甚至在心里悄悄埋怨姐姐为什么让他去陆地上面读书,明明海里也有好学校,回家也方便……

 

“你们就不能给新来的同学一点友善吗?”一道低沉的声音划破了学生们的吵闹,坐在角落里闷不做声的格瑞终于还是忍不住发声了,他一双带着翳的紫色眼眸抬起,望进金澄澈的蔚蓝眼眸,金顺着那声音的来源望过去,与格瑞隔着大半个教室对视。

 

金望得太出神了,直到老师对着他耳朵喊他的名字他才回过神来。

 

“你就坐格瑞的前面,可以吗?”脾气好的班主任笑着给金指了格瑞前桌的位置。“

那里是空的。”

 

“好。”

 

金的身子不自觉地动了起来,走到了靠窗边那个位置。

 

“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金。”

 

“格瑞。”

 

04

 

金的眼睛明显还没法适应陆地上的强光照射,上体育课的时候只能把眼睛眯起来看老师,自然是受到了一众不懂事的小孩的悄悄嘲笑。金站在队伍里面听得分明,他也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软柿子,他一个箭步冲上前,揪着那个带头男生的领子,用半恐吓的语气问他:“你刚刚说什么。”

 

“你连眼睛都睁不开,就不要在这里逞强了吧。”那个男孩仍然不知死活,继续挑衅金。

 

“我把你扔进海里,看你眼睛睁不睁得开。”金用尽了自己全身力气,拖着那个男孩往校门外跑。校门外不远就有个港口,那是金上岸下水的通道,现在金的行为明显就是要把男孩扔进海水里,刚刚陪着男孩子嘲笑金的同学现在一个都不敢上去帮忙,只是呆呆地站着那里,体育老师去检查器材了还正好不在。

 

场面沉默又尴尬。

 

“金你停下。”人群中,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金接下来的动作。格瑞走上前,一只手覆上金抓着男孩领口的手:“你放开。”

 

“为什么?我早就看他不爽了,我是转学生被议论两句没什么,可让我气愤的是什么?他在说你!你是我在陆地上面唯一的朋友……”

 

“……”格瑞一时竟然有点说不出话来,他本以为金是听到自己被嘲笑,实在忍受不了才要教训那个没大没小的男孩……原来,他是为了自己啊。

 

第一次,有人为了自己差点大打出手。

 

“那也该轮到我来打,与你不相干。”格瑞仍然握着金的手,还瞪了金一眼,示意他停手。

 

金看看格瑞,再瞪了一眼那个男孩,“放过你。”

 

格瑞狠厉的眼刀划过那男孩的脸颊,使他感到一阵胆寒。平素只知道格瑞他待人冷淡,但是刚刚他看那个男孩的眼神,充满的不再是冰雪般的冷,而是极地般的寒。

 

他在生气。

 

这显而易见。

 

之前没有人见过他生气的样子,也有人在背地里说他是“无脸人”,因为他平时总是一副无表情的样子,他自己也觉得没什么事情能让他生气,生气又有什么用呢?原来自己生气了那么长时间,父亲出海还不是一去不归。

 

这还是他第二次的无名火起。

 

当然,他也是在找借口。他听见了那些人在背后说过他的不是,原来还能挥挥拳头以示恐吓,但是时间长了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他也不再在意,爱讲什么就讲什么吧。但是对金,他却没来由的恼怒,他想上前朝着那群人的脸狠狠的打上一拳。但是他没有理由。

好在金给了他一个理由。

 

格瑞望着金走在前面的背影,悄悄地加快步子跟上他。格瑞和他并肩走了约莫两分钟,突然清清嗓子,在他的耳边轻轻留下一句话:“以后不要为无聊的事情生气。”

 

虽然明明自己更生气。

 

“格瑞不生气吗?”金反问格瑞。

 

“还好。”

 

“什么还好啊!他们在说你坏话呢!”金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举到格瑞面前挥了挥:“以后要是有人欺负格瑞,我就来保护你好了。”

 

“笨蛋。”

 

“我很厉害的,才不是笨蛋呢!”

 

05

 

“我回家了!格瑞我们明天见!”金和往常一样,伴着夕阳的霞光走下码头的台阶下到水里。

 

“嗯。”格瑞站在水泥做的公路上面,手扶着铁质的栏杆向金下水的地方张望,“明天见。”

 

“格瑞……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金半个身子浸入水中,游到格瑞所在的那个地方:“我想问,天空上像一根根粗面条的云叫什么呀?”

 

“你上课没有听老师讲吗?那是航迹云。”

 

“嘻嘻我忘记了嘛。”金扬起小脸,手臂朝上一挥,带起半米高的水花。他笑嘻嘻地看着格瑞,脸庞被夕阳的霞光照得橙红,闪着亮亮的光泽。

 

格瑞喉头有些微动。

 

他低头看水里的金,他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他想说的话:“你们海底长什么样子,能拍给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啊!”金的眼睛忽闪忽闪,傍晚的阳光从他的睫毛散落,看得格瑞一阵走神。

 

“那……我走啦!”两人又闲扯了许久,终于到了要分别的时间,金还有些恋恋不舍。

 

“再见。”格瑞心里虽然也有些不舍得,但是他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来,他只是伏在栏杆上面挥了挥手,随即转身离开。

 

金潜下水,朝着自己家的方向下沉。

 

格瑞偷偷转回身看两眼,看见那一小片被金游动的身体翻搅的有些混乱的浅海面,心下微微叹了口气。

 

易感期的少年其实想问他:“你去海里了会不会再不会浮上来?”

 

就像他父亲那样。

 

自己用了近乎全部的真心与关怀对待他,甚至打心眼里看重的朋友,可不要这么轻易的远去。

 

金也想问:“格瑞会不会像那些同学一样,也曾在心里悄悄地看不起他?”他知道格瑞肯定会回答他一句“笨蛋。”

 

可是他想听,听着格瑞半是正经半是嗔怪的语气,他总感觉莫名安心。

 

他翻过一个身游,看着天空被烧得通红的航迹云,心里想着:“顺着这条航迹云的线,好像可以通到我家里。”

 

随着海的深度越来越大,渐渐的,天上的云他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海底城里灯火通明的夜晚。

 

快到家了,他想。

 

06

 

自从上次注意到天空中的航迹云之后,他们感觉自己的生活发生了一点细微的变化。

 

金似乎有话想对格瑞讲。

 

格瑞也好像有话要对金说。

 

但是他们总是顾左右而言他,金会问那些天空中的航迹云是从哪里来,通向何方;格瑞会问金住的海底世界是否真像他所描述的那样五光十色。他们都回答了互相问的问题,但是都没能问出自己心里的问题。

 

金的姐姐交了陆地上的男朋友,他终于明白姐姐那句“迟早是要到陆地上来的”是什么意思,他问姐姐,陆地上的人要是喜欢海里的他们,那他们岂不是一辈子都回不了海洋?

 

姐姐回答他,是的。

 

他把这件事情告诉格瑞,并且苦恼地表示“要是我是陆地上的人,就绝对不告诉他我喜欢他,不能回家是真的好痛苦……”

 

格瑞陷入了长久的缄默。他在想,如果自己喜欢上了一个海洋来的孩子,是不是真的不会告诉他?

 

无疑的,他想说。

 

金发觉自己喜欢格瑞发现的有点晚,一向直率的他也陷入了难题,他后悔当初跟格瑞说过的那些话……喜欢一个人是拼了命也要想和他在一起的,哪来什么地域之分?他去姐姐的新住处玩过一两天,看见那个银发金瞳的男人和姐姐在一起姐姐高兴快乐的样子,他突然地就明白了。

 

家,是所爱和你一同建起来的地方。

 

他开始想告诉格瑞自己改变了想法,却被格瑞的态度逼得连连后退。

 

他明显的感觉到格瑞在疏远他,好像就是从他上次抱怨完开始。青春期的男孩子虽说看起来大条,但是内里还是敏感的,金感觉到了格瑞的疏远,心里也有一点大胆且荒谬的猜测。

 

好吧,即使这个想法有些自恋。

 

他想问格瑞喜不喜欢他。

 

不行不行这太自恋了,我不能问。

 

07

 

依旧还是红霞铺满整片天空的傍晚,格瑞照例陪金走到那个下水的码头,金下水前望着格瑞的眼睛,他头一次发现他的紫色眼睛不是那种雾蒙蒙带着阴翳的了,它透过夕阳散出紫红色的光芒,看得金一阵心眩神迷。

 

“格瑞……我想问你件事情。”

 

“你问吧。”

 

“你说……有没有这么一条航线,能从我家飞到你家?”

 

“没有,你住在海里,飞机飞不过去。”

 

“那为什么在我家看得到云,在你家也看得到?”

 

“只是偶然的路过而已。”

 

“那我们自己造一条好不好。”

 

“嗯?”

 

金发的少年向前猛跨一步,海风把他的头发吹得纷乱无章。格瑞看见他蓝色的眸子就像海洋一样,无限包容的逼近他,最后它消失了,化为了眼前一片黑暗。格瑞的唇上感觉到了一阵海浪拍打般的温柔触感,虽然就轻轻的一碰,仍然让他面红心跳。

 

“我回家啦!”

 

格瑞看见那个身影一跃入水,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格瑞的呼吸有些急促,他捂住心脏来平息自己的情绪。他看着天边的太阳逐渐落下,夜晚深邃的幕布被拉起,星星如倒豆子一般遍布空中。深紫色的天空就像他深邃的眼,此时正闪着一点清透的光。

 

“航线开通。”


—END—

评论(12)
热度(218)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