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瑞金】单恋同居(2)

◎各怀心思的双箭头
    前期浅,但是会慢慢加粗再加粗
    再后来就可以一jio踢进民政局了(喂)

◎这几天和旁友们王者了对不起(。

◎我想日更啊!但是课太几儿多了靠

◎以上ok的话请

——————————————————————

2.—熟悉小动作—

老实说,格瑞昨晚没怎么睡好。

一枚小炸弹睡在自己卧房,他一想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全是金在自己卧房里睡着的模样。他小时候睡着的模样格瑞又不是没见过,一双大眼睛阖上了,睫毛却在扑棱扑棱扇动,像只准备飞的蝴蝶;他睡觉的姿势总不是很好,不是大字状就是骑马奔腾状,两个人原来校外合宿的时候,金还老抢他被子。

格瑞越回忆他睡觉的模样,就越想进卧房去看一眼金睡着的模样。辗转了好久脑子里还是这个想法,他从沙发床上起身,小声地走到卧室门口,把门拉开一条缝朝里面偷窥。

金怎么还没睡觉?

他看见金在他开了暖气的卧房里只穿着件单薄的衣服。他好像在忙着什么事情,随着手臂的摆动,身体轮廓在灯光的勾勒之下清晰可辨。格瑞在那一瞬间喉咙有点发渴,他转身去厨房倒了点水,才回书房去睡觉。

金昨晚也没睡好。

半夜十二点,主编一个电话打过来,告诉他截稿日就在明天,金一瞬间清醒了并大爆手速赶了两个小时的专栏,在他刚刚躺下准备睡觉的时候,他负责的那位作者终于把写好的连载内容交给他,他仔细把内容阅览过一遍,给作者提了几条小建议,也不管他回不回复,把稿子扔给一校之后就直挺挺倒在床上睡着了。

格瑞后半夜听见金倒在床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本来睡眠浅的他整个后半夜都不太好了。

第二天早上就变成了乌眼青对乌眼青的局面。格瑞在想是不是自己偷偷去看他被发现了,金以为自己是偷窥狂所以吓得没有睡着;金在想是不是昨晚骂主编声音太大了吵到格瑞所以人家没有睡着。

两人相视一眼,又心虚的把眼神别开。

“格瑞……早安啊。”

“呃……嗯,今早喝粥。”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食物是一个瞬间可以拉近人与人距离的一样东西。金听到“粥”这个字,也不顾内心对格瑞残存的那点愧疚了,“哒哒哒”趿着拖鞋就冲到格瑞的旁边,想看看高压锅里煮的什么粥。

“锅烫,你站开点。”格瑞一只手准备开锅盖,另一只手习惯性的把金退远,就像他原来无数次对金做的那样。那种感觉让金感到熟悉又古怪,想起来这已经不再是他们小时候了,他对格瑞保持着无法言喻的感情的事情不能让他知道,格瑞推开他是正确的,他想。

格瑞把金推出去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这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动作,原来推远金,是为了不让他打扰自己。这无数次的推远,格瑞自觉自己把他和金的心推的越来越远,果然,两人在一起是不可能的,这是注定的吧。

各怀心事的两人又沉默了良久,格瑞默默地添好粥递给金,金默默地接过粥,洗了勺子坐在桌旁自顾自的喝粥,格瑞也坐下来喝粥,直到洗碗之前两人都没有讲一句话。

“我来洗吧,我要替格瑞做家务抵房租的!”金抢了先,开始洗起了碗。

“……你新单位在哪里?我送你去?”格瑞准备回房间换西装,关门前特地问了金一句。

“我……我不用格瑞送!我自己去就好了!”金有点紧张,手下搓洗洁精的速度开始加快,水池里面开始翻起一小圈一小圈的泡沫波纹,缓慢散开。或许是金太用力了,连鼻子上面都有一块小小的泡沫。

“刚刚秋姐跟我发短信了,我跟你顺路。”

格瑞换好衣服出来,叫金赶紧收拾好他们一起走,金连忙取下橡胶手套,深吸一口气,准备跑回卧房换衣服。气还没呼出来呢,就被格瑞截在走廊里了。

格瑞一双邃紫的眼审视着金,他慢慢地走过来,金感觉到格瑞的脸靠的越来越近,在脸几乎都快要贴上的时候格瑞突然停住,拂了一下金的鼻子,“鼻子上有泡沫。”

金刚刚吸的气还没呼出来呢,被格瑞的超近贴脸拂泡沫攻击吓得是呼吸都要停止了,他实在是忍不住,一口气喷在格瑞身上。

“……”格瑞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但是金觉得格瑞在生气。该死的,果然喜欢一个人智商就会变成负数吗?

“我我我我马上就去换衣服!格瑞对不起!”金有点手忙脚乱,想着再解释也浪费时间,干脆溜进房间换衣服去了。

格瑞站在外面,开始怀疑自己刚才的举动。我刚刚是不是离金的距离太近了?糟糕,没忍住就……

真的是不能大意啊。

“走吧!”金换好正装,从房间里走出来,格瑞忍不住眯起眼睛仔细看他。他还没见过金穿正装的样子,虽说高中成人礼规定当天穿正装,但是金那天发烧了没去,两人连合照都没拍成。

格瑞在心里悄悄感叹,穿正装的金比平时看起来更瘦一点,难道做编辑这几年都是整晚整晚的熬夜?

他想开口关心,又怕出口失言。

“快点,如果不想迟到的话。”

我还是问不出口。

金和格瑞下了电梯负一楼,找到格瑞的车,上车,发动。金在车上四处张望车里的陈设,其实陈设也不多,就只有一个看起来有些陈旧的摆件。

“哇!格瑞这个你还留着呀!都多少年了!”金拿起那个看起来笨笨拙拙的木头摆件,放在手心里仔细的摩挲。

这是金在高中毕业旅行那会儿雕的小摆件。他们去旅游的时候遇见一个老木匠,老木匠看金活泼开朗,心生喜爱,就把雕这个东西的手艺教给了金,可是毕竟是旅游,时间太短了,所以金到现在也只会雕这一个摆件。

金第一个雕的小摆件就送给了格瑞。

“嗯……没找到合适换的,就一直用这个了。”格瑞转动着方向盘开出地下停车场,状若无意地瞟了金一眼,“金,安全带。”

“哦哦哦哦”金迅速地拉上安全带,把摆件放了回去。

车开的很快,也许是起的早,早高峰还没来的缘故,路上的车还比较稀少。路上只有背着书包前行的中小学生,和晨练归去的老年人。金望着前面陌生而又晨光熹微的街道,咽了口口水,闭上眼睛,

“要不,周末的时候,你陪我去挑挑木头,我再给你雕一个?我正好也可以熟悉熟悉这里。”

“行。”

—TBC—

评论(3)
热度(87)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