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瑞金】单恋同居(1)

◎各怀鬼心思的同居

◎姑且打算玩百日(。)

◎双向暗恋,说不清楚……巨多ooc心理描写慎入

◎以上ok的吗?

————————————————

1.—你怎么来了?—

“叮咚”清脆的门铃响起,正在书房里工作的格瑞立马站起身来走到客厅门口准备跟门外的人开门。

开门前,他特地看了一下猫眼,只见一个黄色毛茸茸的脑袋正朝里面张望,他在门外跺脚搓着手,看起来很冷的样子。格瑞有点不太愿意开门,该死,他怎么知道这里的?心中思绪复杂万千。他和金是发小兼到大学的同学,从小到大就是哥们,小的时候黏黏糊糊在一块儿,长大了有自己的圈子和生活范围了,两人也没怎么太疏远,照样还是能一起吃饭喝酒。

可时间长了就有点不对了,金是个文科生,做的是编辑工作,大学系里就无数个各种类型都有的女同学,上了班之后更是这样,办公室一大半全是妹子。格瑞先开始没觉得什么,只是大学上到后来班级事情多,金跟妹子们聊天应酬多了起来,他莫名的有点醋,格瑞觉得自己不对劲了,就上网和去医院查了查,还发现自己是同性恋……格瑞再看看金,看起来就像一个身旁围绕众多妹子的直男,想着这么多年的兄弟不能让他葬送在自己手里,毕业之后换了个城市找了工作,一个人过的轻松愉快。

可金现在就站在自家门口呢。

再聊聊金那边,金也不是直的,身旁可是一万个妹子呢,可是他一个女朋友也没有谈。其实他很早就喜欢格瑞,可格瑞那个冷面高岭之花看起来根本理都不理他,毕了业之后他还迅速换了城市工作。

这么无情啊,算了我不打扰他了。

或许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金不知怎么就调去了格瑞所在的城市,秋在帮他收拾行李的时候还特地给他了格瑞家的地址,虽然金不是很敢叨扰格瑞,但是那么多年的朋友老交情了嘛,不借住,唠唠嗑也成。

于是金就来了格瑞家门口。

他还不敢大喊“格瑞在家吗”之类的话,只敢悄悄的按个门铃儿,等着他过来开门。

格瑞在门后踌躇,

金在门口等待。

格瑞一咬牙,一闭眼,就……把门开了。

他暗自里告诉自己:“不就见个暗恋对象吗?没事。”

打开门就是风尘仆仆的金,他围着厚厚的羊绒围巾穿着羽绒服还直打哆嗦,格瑞心里咯噔一下,默默跟他拿了一双拖鞋,替他把行李箱拿进来。

那拖鞋还是黄色的,看起来就像特地为金准备好了一样。

格瑞面上有点尴尬,但是他没显露出来,反而问金:

“你干吗来了?”

这句话问的格瑞有点想抽自己嘴,人家过来肯定是来住的啊?不住带什么行李箱?

金反而全然没有注意格瑞的心理变化(他也注意不到),他挠挠自己的头发,反倒不好意思向格瑞开口:“那啥……格瑞这段时间我能住你家吗?是我姐姐地址给我的……”

这锅甩的真快。

格瑞有点想拒绝,一来他已经习惯独居,二来……金是他暗恋对象,要是他住进来了,这可就像个定时炸弹,指不定哪天会爆。

可是看着金充满诚挚的眼神,他又开不了“拒绝”这个口,勉强点了点头,夺过金的行李箱和包,招呼他找个地方睡。

金心里很慌张,格瑞那么冷淡的一个人,他这回不会帮我找好酒店然后扔我出去吧!金心里愈发的惴惴不安,他看着格瑞的眼神就越亮。

其实格瑞之前完全没有想过会有另外一个人住进来,他知道自己的取向之后便果断过滤了结婚这个选项,理所当然的,他买的户型挺小,屋里的房间只有书房和卧室可以勉强住人。

“我睡书房,你睡我房间。”格瑞把他领到自己卧室,把他的衣柜清一半空间出来,“衣服放这里。”

格瑞是有存一点心思的。衣服放在一个柜子里而不是放在行李箱里,这很能说明问题,理论上只有女主人才有理由和男主人分享一个衣柜,虽然金不是个女孩子,但是它所表达的意义也是差不离的。

“我要不要付房租什么的……”金有点过意不去,他以为格瑞对他已经彻底冷淡了,但没想到他把衣柜让给自己,惊喜之余还有点惶恐,他小心的试探格瑞的口风,人家的确让自己住下了吧,但是吃白食总不是个好习惯。

“拿sjsjsjan抵押。”格瑞张嘴便知要失言,不过好在他把想说的话一下含糊过去了,金没有听清楚,皱着眉头问他:“格瑞你刚刚说什么啊?”

“家务抵押,房租就不用了。”格瑞脸上依旧绷着一副冷峻的表情,心里却在想金什么时候让他一个人待会儿,他要憋不住了。

“好吧,格瑞我一个人先熟悉一下房间,你是不是还有工作呀?”

“嗯。”

格瑞走了,在他自己看来简直是落荒而逃,留下金一个人在卧房里面。金飞速的关上门,闭上眼睛倒在床上,听见了弹簧床发出下沉的声音。他心脏跳得飞快,就像有只受惊的兔子在身体里乱窜。

果然他还是喜欢格瑞。

骗不了人的。

但是怎么办呢?如果告诉格瑞的话,他肯定会冷着脸讲“金,不要开无聊的玩笑。”金一直相信格瑞是个直到不行的男人,大学那群围绕着他的女生无一例外都是在问格瑞有没有女朋友。

啊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好不容易能住在格瑞家里,做个几个月的米虫,不就是家务抵押吗,看我做个贤妻良母,让格瑞大吃一惊!

等等,我的形容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不管了!我先去洗个澡给自己接接尘。

“格瑞!问一下!你的沐浴露是哪瓶?全是外文我看不懂!”

“……黄色的。”格瑞扶额,他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又开始躁动了。“我什么毛病啊……”格瑞内心狠狠地警戒自己,金是发小,是哥们……他们是朋友。

有时候格瑞真想说,去他妈的友情。

金要借调到什么时候啊……时间一长他们残存的那点友情会破裂的啊!

格瑞最后都放弃思考了。

“工作吧,工作吧……”

—TBC—

评论(7)
热度(129)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