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瑞金】食梦天使

◎脑洞来自于是豆豆 @豆渣渣 的漫画安利!名字叫《都是美味惹的祸》,有激情魔改

◎普通人瑞x食梦者金

4500+一发完

◎注释:月桂树:希腊神话中太阳神阿波罗的圣树

◎以上ok的吗?

 

——————————————————

 

00

我想做一个长长的梦,有漫天星,有海底月,有整个世界。

也有你。

 

 

01

 

格瑞是个少梦的人,

或者说,他根本不做梦。

他从来体会不到别人所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很小的时候,身旁的同学会讨论昨晚做过什么梦,他们的梦,有的如草莓蛋糕般甜蜜,有的如茶般苦涩;有的梦见自己乘着鲸鱼,跃过月光淋漓的大海;有的梦见丧尸围城,自己像小说里的主角那样大杀四方。

格瑞从来就没有梦见过这些或唯美或惊险的梦,有时候别人会问他昨晚做了什么梦,他总是无奈地摇头,轻描淡写一句“我不做梦的。”

在一众拥有美丽幻梦的同学之中,从来不做梦的格瑞仿佛一个异类,渐渐地,没有人愿意靠近他,他变成了孤独一人。

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怪异,高中寄宿的那段时间,有时候会听到室友说“我梦到我去世的爷爷了。”之类的话。

俗话说“亡人最易入梦。”,他却从来都没有梦到过自己的父母,即使他们离世已久。

他曾怀疑自己本性凉薄,对什么事情都看得淡如薄烟,对友情是,对亲情亦是。他也曾挣扎,但是随着日夜交替,岁月更迭,他习惯了闭上眼睛就是黑暗,睁眼就是翌日的阳光的日子。

无梦倒也不是坏事,他想。

 

 

 

 

 

 

 

02

 

格瑞在开心地笑。

他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那不是他。

或者说,那不是现在的他。

他看见一个小小的“格瑞”,正迈过雨后路边积成的小小水坑,向前跑着跳着,像一位无忧的天使。他看见前方的黑色人影,本能告诉他,那是他的父母。他的步伐更加轻快了,小小的短裤被雨水粘上了灰色的泥点子,他奋力地向前奔跑,路边的小石子把他绊倒了,腿上擦出红色的血痕,但是他还是向前奔跑着。

他在追寻着,他内心最隐蔽的地方藏着的两个赋予他生命的人。

这是格瑞第一次做梦。

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在做梦,像个小孩子一样,头微微仰着,渴求着在梦中能多看他们一眼。

他的梦境终究还是单薄,清晨的闹钟像一把锤,砸碎了格瑞梦境的玻璃。它散落一地,在格瑞的心上割出一道重重的疤痕。

它割得人有点痛,格瑞再认为自己凉薄,最终还是流下眼泪,眼泪在他的眼睛里转着圈,使他看到的周围都如碎掉的彩色玻璃,粼粼的破碎使他呼吸困难。

他在破碎的视野里瞥见了一个人。

那个孩子,同他一般大,一头乱乱的金色头发,在清晨之中闪耀着与阳光同色的光芒,他蹲在床头柜上,用他如天空般纯洁澄澈的眸子盯着格瑞。

他的眼神中带着些丝歉意,面色有些无辜,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着格瑞,“抱歉我迟到了呀!我不熟这里,找不到路呀!”

格瑞被他炽热的视线盯得有些别扭,他慌张地移开视线不去看他,开口问了他一句。

“你是谁。”

“我是金,是食梦者。”

 

 

 

 

 

03

“说吧,你为什么私自闯入民宅?”格瑞之前把这个不速之客迅速用被子和绳子捆起来,扔到沙发上细细盘问。

“我……我没有!我只是找吃的!”金被被子缚住动不了身,侧倒在沙发上,像一只呆呆的毛毛虫,他撅着嘴朝格瑞大叫:“格瑞你放开我!!!”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格瑞俯下身,蹲下去看那个嘴撅的比天还高的“毛毛虫”,看他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想弹他一个脑门星。

但是他终究是忍住了,话还没有问完呢。

“我当然知道呀!你的名字我姐姐告诉我的,她给了我你家的地址,她说你的梦很好吃,所以我就来看一看你。”金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听得格瑞是一头雾水。

“我从来不做梦。”格瑞说。

“那是因为你的梦被姐姐吃了呀!”金极力扭动着身体,想让格瑞解开他身上的捆缚着的绳子。

“你吃一个梦我看看?”
 
“那你先得睡着。”

“骗子。”格瑞都准备把金连被子整只丢出去了,他只听见金在被子里大声叫嚷“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吃给你看!你不要赶我走!”

“……”格瑞看着金一脸无辜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撒谎,他沉默着,松开了绑着金的绳子,将他从被子里解放出来。

“啊!我自由啦!”金迅速伸了一个懒腰然后翻身躲到沙发后面,“先……先说好,我给你看我怎么吃梦,我就能留下来吃你的梦。”

“行吧。”

虽然格瑞也想再次梦见他的父母,但是回忆的梦境实在太真实,它就是没有尽头的公路,尽管格瑞尽力在朝前奔跑,但是光点始终还是矗立在那遥远的地方。

这种痛苦的梦境,被吃掉也好。

 

 

 
 

04

“格瑞格瑞!这是哪里呀!”第一次进入大学校园的金对周围的一切十分好奇,他看看周围偌大的教学楼和高耸的树木,还有穿的光鲜亮丽的学生和老师。

“我学校。”格瑞带着金,拐进了他上课的那所教学楼。

“啊……我没上过课,万一听不懂怎么办?”金对课堂有一种仿佛天生的恐惧,摇着头不愿意进教学楼的大门,“我,我在教室外面等格瑞下课好了。”

“上课的时候会有人睡觉,你不是要吃梦给我看吗?”

“有梦吃呀!”一听到有东西吃的金,态度立马又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拉着格瑞的手开始四处张望寻找教室。

格瑞有一点惊讶。

这是他第一次触碰别人的手。

金的那双手比格瑞的手要软一些,柔柔的不带任何茧子,摸起来很舒服。手掌心温温热热的,给格瑞稍显冰凉的手心传递来自于他的暖融温度,格瑞给金指了教室的方向,金就急冲冲地跑向教室所在的楼层。

这节课是通识课。

偌大的教室里倒了一大片学生,格瑞一向来是不屑那些在通识课上睡觉的学生的,这些人的梦被金吃掉也无所谓吧,格瑞这么想着,眼神瞟向金所坐的位置。他坐在窗户边,手里把玩着一只银色的小勺子,一只手支着脑袋注视着坐他前面的同学。那个同学半眯着眼睛,一脸困意却要执意强撑着听课,但是最后脑袋的困意还是战胜了清醒,双手环在桌上,把头一埋,便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他开始做梦了。

格瑞是这么想的,他看见金在挥舞着他银色的小勺子,勺子在半空中转着圈,前方的同学身上升腾出一团灰紫色的雾,顺着晨风飘散向教室的各个角落。金站起来,像指挥交响乐团一样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小勺子,梦境像紫色的琉璃,逐渐靠拢融合,最后缠绕着金手中的那把银色的小勺子。

金把那些梦境收拢,像吃冰淇淋一样,把满勺的梦送入口中,吃完还咂咂嘴巴,闭上眼睛细细品味。

原来吃梦是这样的啊。

格瑞惊呆之余,还想起了一件事情。

好像……只有自己能看见金。

 

 

 

 

05

“我不管!我已经在你面前吃了梦了!你要把我留在你的家里!”格瑞奋力地把金推出家门,金急的生理盐水都要掉下来了,大声朝格瑞控诉着自己的不满,“我!不只是为了你的梦来的!”

“那你是为了什么来的?”

“我为了你来呀!”金笑了,露出他洁白整齐的牙齿,“你看!你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多孤单呀,你睡着了我吃你的梦,你没睡着的时候我也可以陪你呀。我想和你做好朋友。”

想和自己成为朋友?别痴人说梦了。

“我不交朋友,”格瑞话里有一些犹豫和动摇,“没人愿意和一个怪异的人做朋友。”

“你怎么怪了?”金的语气带着生气的情绪,格瑞一个好好的正常人,怎么会被别人说怪异?“要说怪也是我呀?我还以吃人家的梦为生呢!”

格瑞刚想说什么,却被金的那句话堵住了嘴。如果说自己是怪物,那么相比之下,金就是怪物中的怪物,他一下找不到别的词来阻止金留下。

“行吧,我同意你留下。”

自从格瑞把金留下之后,一向沉闷的家里仿佛有了生气。金有时候会悄悄使坏,把格瑞给他看的小时候写的作文在他做饭的时候当面读出来,最开始格瑞当他空气,可最后他一边读一边笑的时候,格瑞会气得直接拿着炒菜铲追着金满屋子乱转,满脸都是装出来的怒意,直到最后厨房飘出来焦糊味的黑烟才意识到自己还在烧饭。

最后金被格瑞逼着一起吃他烧糊的饭菜。

有时候金坐在沙发下的地毯上,背靠着沙发看书,格瑞坐在沙发上用电脑打专业课论文。晚上客厅的灯把整个人照得亮亮的,金摇头晃脑地看着面前的书本,金色的头发在略微昏黄的灯光下闪着微光。格瑞微微低下头去看金的后脑勺,看他被照亮的金色发丝显现出如银丝一样的颜色,他伸出手,想去揉一揉金的头,手刚刚伸过去金就转过头来,投向格瑞一个温暖的微笑。

格瑞的手悬停在半空中,脸上的表情一时竟有些窘迫。

“哎哟!”金揉揉发痛的头皮,刚刚格瑞在他头上拔了一根头发,弄得他头皮有点发麻。“格瑞你干嘛呀?”

“你头上有根白头发。”
 
“哪里哪里?我要看看!我居然是少年白?”

“我随手扔掉了。” 

格瑞的手掌心里,捏着一根金色的头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掩饰情绪,明明金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闯入者,一个他不得不搭伙过日子的人。在格瑞满脑子都是对自己的怀疑时,金已经爬上沙发,凑到他的身前,扬言要拔掉他的白头发,一头银发的格瑞当然是连连后退。金一个手滑,整个身体歪倒,伏在格瑞的身上。

格瑞觉得全身都融在太阳里,剧烈地燃烧。

这一刻他只想逃。

离金这个使他发热的源头越远越好。

 

 

 

06

 

格瑞做梦了。

这是他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做梦。

他终于梦见了如儿时同学们所说浪漫唯美的梦境。在梦里,他正走过一片向日葵花海,向日葵顺着风的律动摇摆,花面全部指向一个方向,格瑞知道,那是太阳的方向。

他看向花面的朝向,那里有一棵攀援到高高天穹顶端的月桂树,月桂树下站着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子,格瑞潜意识觉得自己或许是梦见了希腊神话,那个站在树下的男子就是神话里代表太阳的神明吧,所以向日葵的朝向都是他。

格瑞定睛一看,那个月桂树下的金发男子,正带着如阳光般的笑颜,看着顺着花田的小路走过来的他,那笑容如此熟悉,让他感觉自己正沐浴在奶油般的阳光下。

走近了一看,那个带着月桂花冠的男子,不是阿波罗,是他朝朝暮暮面对的金。

他朝自己伸出手,一道刺眼的光芒扎得他两眼发昏,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好地躺在自家的床上。

他看着昨晚独自出去觅食清早才回家在沙发上睡得香甜的金,心头涌上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朋友了吗?

这就是别人口中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原来我白天都在想着金啊。

格瑞越想越不对,听着金均匀的呼吸声,他的心脏也忍不住加快了跳动的速度,脸上微微发红。他觉得自己有点发烧的迹象,又看在沙发上没盖被子就睡着了的金,叹了一口气,将他打横抱起,把他放在自己的床上,给他掖好被角。

格瑞轻轻地关上房门,心脏终于停止了狂乱的跳动,他长舒了一口气,自己做好早饭,给金留下一张让他照顾好自己的便条。

那个闯进我房间的男孩,好像,也闯进了我的心。

 

 

 

 

 

 

07

格瑞有时候会问金,梦是什么味道。

金说不上来,因为他不知道格瑞所吃的食物是什么味道,也不好一一对照,他只能说“像阳光一样的味道”、“像鸟儿在枝头鸣叫的味道”。格瑞有时会想,他所说的梦的味道,可能就是梦中他所应该看见的东西吧。

这天晚上,格瑞做了一个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做的旖旎的梦。

他不知道自己梦中的情节,只知道自己一觉醒来,双腿之间的坠物硬得发疼。他有点窘迫地揉揉鼻尖,以金看不见的速度溜进厕所里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

走出来的时候,他看见金正坐在沙发上,双臂抱着腿,把脸深深地埋进双臂里面,即使格瑞走到他的面前,他也不看一眼。

格瑞背对着他在厨房做饭,他看着金的奇怪反应,该不会自己昨晚做的梦是什么奇怪的味道吧,他沉默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开口问金。

“金,我……我昨晚的梦,是什么味道。” 

金抬起头,声音细如蚊蝇,满脸通红地格瑞正在做早饭的背影的方向瞄。

“什么?”格瑞刚刚完全没有听见金说过的话,他希望金能再说一遍,但是他的希望中又带着些许紧张。

毕竟今早自己的生理反应可不骗人。

昨晚明显做的是……那种梦。

“格瑞的梦……我感觉是,喜欢我的味道。”

“啊?”格瑞转过头来,看到金脸上满脸羞赧的红色,他注视着金潋滟波澜的眸子,金也注视着他。

一时间,两个人竟相顾无言。

“呃……我,我吃完早饭去上学。”

“嗯嗯嗯。”金神色有些慌张,连连点头。

 

 

 

08

格瑞上学的时候一直在想,不知道金还会跟他僵持多久。那个表面看起来热血善良的小笨蛋,内里的心思可细腻着呢,自己对他的那点心思,要是被他识破了,他会怎么想自己。

没想到他一回到家,迎上格瑞的就是来自金热情的拥抱。

“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呀,”金挂在他的身上嘻嘻笑着,“要说昨晚的梦的话,我想说,我也喜欢格瑞哦!”

“金……”格瑞一下子有点说不出话来,那个内心如外表一样纯净的孩子,正肆无忌惮地向自己表达着他对自己的喜欢。

格瑞没有像原来那样推开金,而是任由他挂在自己身上,眼神温柔的看着他。

那个闯进他心里的孩子,住进了他的心并筑起了巢,并像滴水穿石一样,一点点洞穿他自认为自己凉薄而又坚硬的石心。

“嗯,我也喜欢你。”

格瑞伸出手,终于抚摸到了金柔软如水草的头发。他和金最后坐到了沙发上面,注视着对方的眼睛。

然后相视一笑。

 

 

 

09

 

我不想做梦。

我想看天上星,海底月,我想踏遍全世界。

与你。

评论(17)
热度(224)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