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全员cp向】汪洋沉舟(第一案.玖)

◎是之前放过的警局pa!人设🚓食用指南

◎全员向,主cp安雷/瑞金,副cp卡埃/雷祖,倾向凯柠/帕佩,只打出现cp和出场人物tag

◎第一次写悬疑推理文,bug颇多请见谅。

◎以上ok的话请

前篇链接:(繁体字貌似是lof的G点ummm)

   


——————————————————————————————

玖.初探

和雷狮安迷修分开之后,格瑞捉着金的手,绕过咖啡厅的转角,坐上他那辆黑色的私家车。

“你刚刚跟安迷修聊了些什么?”格瑞发动轿车,发动机运作发出轰鸣一响,金之前还在思考如何帮安迷修查他师傅的事情,如今一被发动机的声音刺激回过神来。他转过头去,蔚蓝色的眼睛眨着,问着格瑞刚刚在说什么。

“没什么。”格瑞转过头来,轻轻捏了捏金的脸颊,“回去之后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格瑞做的饭!你做什么都好吃!嘿嘿!”金揉揉自己的脸,笑嘻嘻的望着格瑞。格瑞侧身过来,扯过安全带给金系上,金闻到格瑞身上若有似无的雪松味道,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还好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车缓缓驶入小区的地下车库,金先一步下车,指纹解锁车库和小区楼栋的锁,把门拉的半开,走到电梯门口,平静着自己的心情。

他先一步跑了,他怕看见格瑞紫色如深渊的眼睛,格瑞一路上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金感觉到,他的眼眸一直就没有离开过他。

他第一次感到了不自在。

他感觉格瑞在迫近他,他需要逃离、闪躲,电梯隔着很远的距离发出“叮”的提示音,距离负一楼还有大概两层楼的距离。

格瑞锁好车门,很快便走过来。他感到了金的不对劲,平常格瑞问话金没有听清楚肯定会再次追问,那个粘着系的小男友今日第一次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他不想去问,人都会有自己的秘密。

何况金。

只要他不受伤就可以,我可以适当放任一下。

格瑞走到电梯门口,听到电梯发出“叮”的一声,他看见金先一步走上电梯,他跟上去。

他跟金并排站在电梯里,距离不远,一左一右。

15层的按钮被按下,金退回到原来的位置,他小心翼翼观察着格瑞脸上的反应,看他面目严峻一言不发,他伸出一只手,尝试去触碰格瑞的指尖。

金的手刚一触碰到格瑞的指尖,就被他紧紧握住,动弹不得。金下意识想去反抗,后来想想反抗什么呢,这是他的爱人,他的亲人,他沉默着,被格瑞牵着手,脸上泛着微微的红。

他有点想放弃独自一人帮助安迷修的想法,想开口跟格瑞讲,却被他的话憋回了肚子里。

“你不必说。”格瑞头没有偏过来,他望着前面,脸上表情如雕塑一样冷峻。“想做什么放手做,我还在后面。”

金看着格瑞有一刻想哭,他进警察局做痕检工作本就是想替格瑞分担他的重担,他想做一个不仅能在情感上能让格瑞依靠,而且也能在工作和事业上帮助他的人。

可是最后呢?都是格瑞以极大的宽容和坚毅包裹着金,他永远站在金的后面,金回头永远都是他的怀抱。

我这次不要再依靠格瑞了。金的另一只手拳头攥紧,“到了。”格瑞牵着金的手,走进了电梯。

“格瑞,今天我帮你做饭吧。”一出电梯,金贴着格瑞的手臂摇晃,格瑞心里还在思忖要不要让金打下手,但是手臂被他晃得酸痛,他腾出一只手来开门,转过头,啄了一下他的额头。

“不靠近油锅就让你来。”

“好!!”金点点头,拍着胸脯朝格瑞保证着,“我先去洗衣服,这周末要不要回家见姐姐呀,我好久都没有见她了。”

“这周末之前哑女案结了,送交法院之后应该就可以回去看秋姐。”格瑞从鞋柜里找出拖鞋,自己换上拖鞋之后督促金也换拖鞋,“你不要赤脚在卫生间里洗衣服,把鞋穿好。”

“哎呀哎呀我知道啦!”金趿拉着拖鞋,噔噔跑进卫生间,“哗啦”的水声从卫生间里传出来,接着就是洗衣机的轰鸣。

格瑞温水洗了手,从冷冻室取出一块排骨,把它扔进水池子里解冻,又从冰箱取出青菜,细细掰了搁在漏盆里一遍一遍地洗。

金从卫生间出来,格瑞正在切土豆块。金卷起袖子,准备凑上去看看能不能有什么能帮忙的,却被格瑞拦下了。

“等会,我还在准备。”

“好吧。”金走到外面吧台,托着腮看格瑞切菜的样子,谁能想到一个在外面拿着枪和嫌疑人对峙的警官,在家里也会亲自下厨,为家里人做饭呢?

金的脸上浮出虹彩,当然他也没有忘记问格瑞关于案件的事情。

“格瑞,那个人......是真的确凿了说自己杀了人吗。”

“没有。”格瑞切着土豆块,菜刀把积在中间的土豆推在旁边,发出“哗哗”的刺耳声。

“那为什么就能认定是他?”金疑惑着皱眉。

“他自己认定是他,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相信他自己的论断。”

“那么多痕迹物证,怎么会物证不足?”金开始不住摇头,明明他和卡米尔埃米分析出那么多东西,却对案情一点帮助都没有。

“太像了。”金眼神中失去了光彩,迷离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像什么?”格瑞把切好的土豆放在一个不锈钢盆里,抬起头去冰箱找鸡蛋。

“没什么,我大学导师讲过一个差不多的案子,痕迹物证几乎没有用。”金回过神来,随口跟格瑞扯了一个谎。

他害怕格瑞转过头来,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在格瑞眼中,罪犯的一切微表情瞒不过他,更何况是与他同床共枕了这么长时间的金?

“当时那个案子是怎么破的?”格瑞磕了几个鸡蛋,搁在碗里搅拌,打蛋器磕在碗沿发出脆响,金歪着头想了一下,望着格瑞面前装着蛋糊的碗。

“不记得过程了......最后好像是按意外事故处理的。”

“跟你教授打个电话问问。”格瑞觉得很奇怪,无有效物证的案子,难道就按嫌疑人的坦白来了吗?

说实话他的坦白,可信度不算是很高。

一个吸食过LSD的人,进入幻觉之后干出什么事情本是完全无法想象的,也是无法控制的。

武某他的确是过失方,他跟哑女张某起了争执没错,但是杀人这件事情,格瑞不敢保证,他既然带了情感成分,就一定会把她的死归咎在自己身上,就算不是他杀的人,也一定会认为是自己把她叫来导致她的死亡。

听他的供述,这明明是激情杀人。

可现场的物证,却是蓄意谋杀。

他在隐瞒什么,抑或他根本就不是重大过失方?格瑞困扰着,他需要一个能指引他方向的灯。

房间里。

“喂,是程教授吗?我是您上届带过的毕业生,我叫金,还记得我吗?”

“嗯......”话筒对面传来沉吟的声音,听那声音也算是年纪很大了,“哦哦哦是金啊!我记得你!你是在课堂很活跃但是老是离挂科就差那么几分的同学!”

“嗯嗯是我。”金在心中腹诽,老师您真耿直。“我想问一个五年前的案子,关于周教授......就是法医学很厉害的那个......”

“你不必问,我不能说。”

“为什么?”金追问下去,他不懂为什么这个案子连档案都没有,明明逝者是一个在法医学,甚至刑侦学那么有造诣的一位专家。

“痕迹物证几乎无效。”金听到话筒对面的一阵叹息。

“教授,”金顿了一下,“我告诉您一件事情,那个相似案件,又发生了。”

“什么?”

“痕迹物证几乎无效。”金坚定的声音如一面军鼓,穿透了对面教授的鼓膜,金听见皮质沙发的摩擦声。

“你们先别结案,千万别结案,我这边会帮你查当年的调查情况。”教授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你们得准备好了,我涉不到底,只能从学术角度帮你们查。”

“嗯。”金郑重的点了个头。

“我不知道凶手是谁,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还会接着作案。”教授说。

“我们会盯紧市区这边的动静。”

“说不定下一次,就不是市区了呢?”

—TBC—

评论(19)
热度(84)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