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我不是设计师真的相信我!

喝水搬砖,快乐咸鱼

会推的墙头:
瑞金/安雷/ggad/雅湊/真遥

我永远爱七濑遥/鸣宫湊

来年要做合格京吹

就算坑再冷我也要往里扎(xxx)

is 花糖

封面来自@海鲜白

【全员cp向】汪洋沉舟(第一案.柒)

◎是之前放过的警局pa!人设🚓食用指南

◎全员向,主cp安雷/瑞金,副cp卡埃/雷祖,倾向凯柠/帕佩,只打出现cp和出场人物tag

◎第一次写悬疑推理文,bug颇多请见谅。

◎以上ok的话请

前篇链接:

   
 

 

——————————————————————

柒.再次审讯

审讯提请还要一小段时间,凯莉和格瑞坐在审讯室门口的长凳上,整理着他们要问的问题。

“金,”安迷修从后面拍了一下金的肩膀,“有点事情想拜托你,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什么事情呀!安科长尽管找我,只要我能办到的,”金低着头,沉吟了一会,“不过我会努力试一试。”

“你还记得五年前......”安迷修欲言又止,忽闪忽闪眨着他那双青蓝色的眼睛,还时不时瞟向格瑞。

看见安迷修的严肃神色,金立马明白了这是让他保密,包括格瑞也不能告诉。有时候,有些事情金也并不想让格瑞知道,因为格瑞从来都是把他排除在事情之外,总是第一时间为他默默做完一切。

他拒绝金,拒绝金接触真相。

格瑞的隐瞒就像冰封一样,寒意彻骨,带着针刺的疼痛,金有时候想来会呼吸不稳,他的确是在保护自己,但是金想帮格瑞分担,正如他做出成为法医的选择一样。

偶尔金也想自己担当一回。

他朝安迷修点点头,走到格瑞面前,跟他讲,“我和安哥去外面吃点东西,晚上到现在我只吃了几个包子,我好饿啊......”

“好,你们注意安全。”格瑞忙得头也没抬,用笔记录着凯莉记下来的要问的问题,“安迷修你要盯着他,他不能吃太甜的......”

凯莉看着格瑞还在没意识的嘱咐,忍不住弹了一下他的肩膀,“喂喂喂格瑞,金走了。”

“哦。”格瑞抬起头,朝着走廊远处越来越模糊的两个身影发了会愣,回过神来发现凯莉正用不耐烦的眼神看着他,“凯莉......你刚刚讲到哪里了。”

“啊......我讲到......”凯莉皱起眉头敲敲自己的脑袋,“要问他和张某有什么金钱上的纠纷。”

“嗯。”

“二位可以进来了。”值班民警把审讯室的门打开,“人已经带到了。”

“行。”格瑞整了整衣领,清了清嗓子,快步步入审讯室。

“我们来快问快答。”凯莉把文件夹拍在桌子上,声音凌厉而冷酷,“不要看我是女警就打马虎眼。“

“请你,说实话。”凯莉眼刀如利剑一般射向嫌疑人,那个身材中等的男子忍不住后背一凛。

“不知道就说不知道。”格瑞补充。

在审讯的程序中一般有两位警官,通常程序下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此刻凯莉和格瑞扮演的角色一目了然,嫌疑人武某看看凯莉,又看看格瑞,最终朝着格瑞的方向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去的居民楼?”凯莉翻开文件夹。

“7:40左右吧。”武某回答。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凯莉眼都没抬,对着文件夹上面的问题一个个对比着,格瑞看着武某脸上的表情。

“11:50左右。”他思考了一下,给出答案

“你知不知道你和受害者什么关系。”凯莉继续问,

“知道,我是她前男友。”武某点头,声音中夹杂着丝丝杂音。

“你和她谈了多久的恋爱?”

“去年到她被杀了的前一天。”

“你们怎么谈上的?”

“去年,她有天去医院看病,地上湿,她被绊了一跤,我扶了她一下。”武某一进入这个话题,整个人仿佛被摄了心智,格瑞从表情上看出来,他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姑娘。

“你知道她不会说话?”

“一开始我就知道。”

“那为什么分手?”凯莉一针见血。

“她爸妈看不上我,我穷呗!”武某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不停眨着,好像在尽力忍着什么。

“你爱她吗?”凯莉看见他的微表情,突击了一个令格瑞都始料未及的问题。

“爱!”武某的情绪一下变得激动了起来,挣扎着近乎站起来,固定在桌上的手铐因挣扎勒出一道殷红的痕迹。“可是她嫌我管太多,她说她要个人空间,但是你知道吗?一个不会说话的女孩,她生活起来有多困难?我不想看到她受苦。”

“可是你呢?”凯莉眉头一皱,把存折“啪”的拍在桌子上,“拿着你所称为‘爱人’的体己,去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下作勾当,一笔一笔是她的血汗。她虽然哑了,但是她心不哑,她靠的是自己,你靠什么,你靠她!”

“我......”武某哑然,凯莉依旧不依不饶,围着武某的椅子转着圈,慢慢的陈述,“你需要她,不只是爱,还有她的钱,你压榨她,除了你自己的工资之外,你还拿她的血汗钱,去寻求精神上的刺激。”

凯莉拿笔挑起了他的下巴,一张英气俊秀的脸步步逼近,“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武某此时的表情像泄了气的皮球,他不敢抬头对上凯莉的目光,他知道一旦对上就是万丈深渊,恐惧与惶恐将把他吞吃。

“我说,我都说。”

格瑞低沉的声音恰到好处的传入武某的耳朵,“你把想说的什么,全都说出来,我们对你不会施加暴力,也不会把这些告诉张玲的父母。”

“好,当天是这个样子的。”武某深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沁入了回忆的海,“前一天她提出分手,可是我还不甘心,想把她追回来。那天正好我借了点药物的胆量,跟她打了电话,我想跟她解释,可她挂了电话跟我发来第一句短信就是‘你什么时候把钱给我’。”

“然后呢?”格瑞的笔在手下飞速运动着,刮过纸张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我吃了点药,脑子不清醒,本来想挽留她,可是我火气一上来,就跟她吵了起来。”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她......”武某说到这里,开始小声抽泣,声音一断一续,像朽坏虫蛀的锯子。“可是之后的事情我不记得了......我太生气了,又吃了致幻的药,在场应该没有别人我可以肯定,那么就肯定是我......”

“你确定吗?凶手是你。”格瑞有点不相信,他突然的认罪,让格瑞有些始料未及。致幻剂的幻觉会夺取人的记忆,以一个“另外的人”代替,进入他的身体,替他行动,做他平时根本不会做的事情。

“我确定,我确定......请您别再问了,”无意识的杀人,谁也不想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可这件事情实实在在发生了,他只能认命伏法。“我有罪,我是凶手。”

“你确保你吸食了LSD没有意识?”凯莉不放心,继续追问,“我是真的什么也......我记得我清醒的时候,手里是拿着药的,去酒吧之后药就不见了......没想到,空着的药袋是在你们这里。”

“全是我的错。”武某垂首,双拳握紧,时不时有晶莹的东西往下低落,看来他是真的悔了。

“那监控探头是怎么回事?”格瑞不忘之前刚刚提取过的物证。

“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他们那群磕药的在前几天的确有打算把摄像头悄悄毁掉。”武某尽力回忆着,“他们有在QQ群里讲过,有人还找我借手套去弄摄像头。”

“他们是谁弄的,什么时候弄我就不清楚了。”武某此时的神色有些黯淡,面目萧索着,如秋天的枯木,了无生彩。

“带走吧。”凯莉敲了敲审讯室旁边的门,“嫌疑人供认不讳。”

“走了,”凯莉朝格瑞摆手,“这个案子怎么会这么轻易就破了呢?”

格瑞没说话,默默整理着桌上的笔录记载,他推开门,走出门外,穿过悠长的,被白炽灯照得亮堂堂的走廊,可他的心却没那么明朗。

是啊,怎么会这么容易。

之前拿到的各种物证,现在却只能用一个近乎潦草的“吸食LSD后幻觉犯罪”一笔带过。

“不对,这不对。”格瑞一路皱着眉思考,,进办公室的时候没注意拐角的雷狮,跟他撞了个头碰头。

“我靠是谁走路不长......格瑞?!”雷狮下巴被格瑞的头磕到了,他狰狞着面孔,忍着难受,歪着嘴跟格瑞讲话。

“走路长我干嘛?”格瑞看着雷狮一副急匆匆的模样,“你知不知道金去哪里了?”

“我还想问你安迷修去哪里了呢?”雷狮烦躁地挠起了头发,“他出门连手机都没带。”

“金和他现在在一起,我打电话。”

“对了,案子现在怎么样?”雷狮拍了一下格瑞的肩膀。

“快破了。”格瑞按下了手机上的通话记录键。

“那就好,给人父母一个交代。”雷狮凑过去看格瑞的通话记录,“嚯,怎么通话记录只有金?”

“太简单了,我觉得蹊跷。”格瑞摇摇头,用手遮挡着他的手机屏幕,电话拨通传出对面金的声音,“喂,你和安迷修在哪里,我来找你。”

“我们在一条街外的咖啡店里,你要过来吗?”

“我来接你。”格瑞调头就走,也不管身后的雷狮,抄起一旁办公桌桌上的外套和车钥匙就往外走。

“喂!瑞哥等等我?战友情呢?你就不带带我吗?”雷狮跑着跟了上去。

“那你快一点。”

—TBC—

评论(5)
热度(76)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