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我不是设计师真的相信我!

喝水搬砖,快乐咸鱼

会推的墙头:
瑞金/安雷/ggad/雅湊/真遥

我永远爱七濑遥/鸣宫湊

来年要做合格京吹

就算坑再冷我也要往里扎(xxx)

is 花糖

封面来自@海鲜白

【全员cp向】汪洋沉舟(第一案.陆)

◎是之前放过的警局pa!人设🚓食用指南

 ◎全员向,主cp安雷/瑞金,副cp卡埃/雷祖,倾向凯柠/帕佩,只打出现cp和出场人物tag

◎第一次写悬疑推理文,bug颇多请见谅。

◎以上ok的话请

前篇链接: 

 

 


 

 

——————————————————————

陆.时间轴

嘉德罗斯一回到大队里,满脸阴沉地把装着乳胶手套碎片的物证袋拍在格瑞的桌上。他走到窗前,打开半面窗户。凉风从窗外飘进来,吹进嘉德罗斯的领口,使得整件衣服都鼓了起来。

“没了?”格瑞拎起物证袋,身子顺着他所坐着的转椅滑出来。他站起身,拿着他刚刚拍到格瑞桌上的物证袋,问着嘉德罗斯。

“对!没了!那个该遭天谴的王八犊子,他是跟姑娘结了多大仇?才要置他于死地?”嘉德罗斯又猛地把窗子关上,那阵顺着他领口灌进他身体的凉风吹得他脊背发凉,他转过身面对自己的办公桌,一字一顿的骂,同时用脚狠狠的朝办公桌踹了一脚。

桌上的盆栽晃晃悠悠差点跌落,幸亏格瑞的手快,才不至于使它跌落在地,摔个粉碎。

“看了监控器上面的灰尘没有?”格瑞把小盆栽搁回到嘉德罗斯的桌子上。

“看了,有的地方的灰是近一周落上去的,痕迹很浅。”

“奇怪了,监控摄像头坏了,交管部门怎么没报电工去修?”

“最近市区车祸频发,谁还管那犄角旮旯?上次去提监控的时候已经骂过了,说不定这几日就会修。”

“算了,修了也没用。”格瑞一声叹息,“先把碎片送到金那里去吧。”

痕检办公室里,几位痕检法医正在就着痕迹物证对比着案件的时间轴。

“据磕了药的青年男女交代,他们大约在晚上7:35的时候进入居民楼。”埃米对照着报告,在白板上写下第一行字。

“由于在场的人都互相不认识,磕了药也没留下什么记忆,受害人张某于此同时进入居民楼。”金接着埃米的思路,写下第二行。

“据血液凝固的状态来看,11:30左右女子在居民楼门口被袭击。”埃米在白板上写下了第三行。

卡米尔望着白板上面的字,他沉思着,他眼神中散发出的光,仿佛要贯穿整个白板。他抬起头,向金提出了一个疑问,“在11:20的时候张某的前男友提出在外面抽烟,同时看见了张某,过了十分钟才袭击,这中间......”

“一点也不奇怪。”凯莉推门进来,拿着电信局的通话记录,“他们两个在11:21有过通话记录,是她前男友打给她的。”

“他们在现场遇见并且起了争执?”金挠头,电信局的通话记录的确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证据。

“可以这么理解。”凯莉转着笔,从门口踏着高跟鞋走到白板面前,龙飞凤舞了几行字,“从张某与她前男友相遇,到酒吧老板出示的11:45入店时间完全有机会作案。”

“而且他本身的职业是医院的清洁工,偷个鞋套和乳胶手套完全易如反掌。”凯莉接着她的猜想,继续进行她的推测。

“可我们不是早就认定这是蓄意谋杀了吗?监控被动过。”卡米尔摇头,他觉得凯莉的说法存在很大的漏洞。

“可不一定是他动的啊?你想想那么多磕药的人,人来人往也都是麻烦,”凯莉伸出一只手指,反驳着卡米尔,“银爵说,抓住的还只是当天吸毒的一小部分,他只是钻了这件事情的空子而已。”

“咚咚。”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在此时响起。

“请进。”金走到门边准备为来人开门,结果格瑞直接推门进来,金一下子重心不稳,跌在了格瑞的怀里。

“卡米尔,请你去验一下这个乳胶手套的碎片是不是跟现场提取的手套碎片一样。”格瑞扶稳了金,手却没有松开,两个人站定在门口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金看到几双灼灼的视线锁定着他,他突然心里一个哆嗦,感觉有点发毛。

“不用验了,”卡米尔叹气,“全国乳胶手套都是一个牌子。而且,就这点碎片也验不出DNA。”

“在哪里找到的?”凯莉凑上前来,对着物证袋里的碎片观察了又观察。

“那个坏了的监控摄像头上。”格瑞回答。

凯莉松了松筋骨,一双手扳的咯吱作响,“今天要不要再审?”

“行,越快越好。”格瑞换了一个姿势搂着金,拉着他坐在长桌旁边。“你们接着说,我旁听。”

“那我们继续?”埃米朝卡米尔使了个眼色,卡米尔点了点头,埃米接着凯莉的猜测继续画时间轴。

“11:40分左右有人出来,她前男友捂着她的嘴到垃圾桶那里坐下,据酒吧门口的监控摄像头显示,大约十分钟后也就是11:50在酒吧现身。”

“一目了然了。”凯莉摊着手轻而易举地下了个结论。

“一会儿审讯,我们需要他亲自说出口。”凯莉嘴角上扬着一抹危险的微笑。

金朝她眨了眨眼睛,不置可否的笑笑。

“我怎么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金凭着自己的直觉,靠着格瑞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说话。

“那他衣服上怎么没血痕啊?”

“说出来。”格瑞眼皮子一跳,“我觉得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

“什么?”凯莉刚准备拉门走人,格瑞刚刚说的话让她感觉眉心一跳。

“我很好奇,他杀了人,怎么身上没血痕。”

“他穿了鞋套,保不齐还有雨衣。”凯莉顺着自己的猜测一路向前走,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这一点。

格瑞的手机响得恰到好处,铃声是来自复勘现场的刑警。

“喂?”格瑞划开手机屏幕,按下了“免提”键。

空气中一片寂静,凯莉喉咙有些莫名的发干,她不断吞咽着疑惑的洪流,金的眼睛闪着光,他期待着现场的新发现。

“报告!现场发现了一件黄色雨衣!雨衣上有受害者张某的血指纹。”

“还有吗?”金站起了身,椅子被后坐力推到后面,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还差点儿重心不稳倒在地上。

“啊金法医也在呀......”办案刑警语气中一副很懂的样子,假装干咳两声,接着跟格瑞报告。

“我们对涉嫌吸食LSD的楼层进行了清查,发现他们是有组织有纪律的聚集,有时间表和人员联系方式。”

“接着说。”

“那个姑娘,并不在其中之列。”

“什么?”凯莉瞪大了眼睛。

“凶手要罪加一等了。”格瑞沉思着,脑内迅速运转,试图把各种证据的碎片拼成一张完整的拼图。

“暂时没有什么新发现,格瑞,先挂了。”现场刑警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强制他人吸食LSD。”格瑞说,“虽然律师会在她前男友对她进行犯罪行为的时候通过他本身就吸食了LSD进行控诉,但是首先我们要让他认罪。”

“人在潜意识内,会把苦痛放大。”卡米尔补充了一句。“他在被药物控制头脑的时候,会不知道自己做什么,但总会顺着心走。”

“他本来就有杀人的打算,经过药物放大,就会形成我们所看到的表面看似激情杀人,但实际上是蓄意谋杀的局面。”埃米一个劲儿摇头,他是不知道,这男女之间的情感,怎么说没就没了,还会转化成锥人心肺的恨意。

“存折。”凯莉再次搬出了自己找到的证据,“我找到了那个姑娘的存折,上面有些奇怪的支出,数额巨大,但是很固定。”

金拿过来看了一眼,对着存折取款的日期,快速的翻动着“一笔一笔的钱,就像生活费一样。”

“是金钱的纠纷,让他本是爱过姑娘的心,变成了杀人的心。”

办公室彻底安静了。

格瑞垂着眼眸,瞟向一旁站着的金,他左手伸出去握紧了他,格瑞略显粗砺的掌纹摩挲着金的手,像海浪冲刷沙砾一般,很慢,很静。

凯莉在说那句话的时候,金的心里一阵剧烈的波动,他是真的有点害怕,虽然他和格瑞走过了那么长的一段时光。可是人会变,他不敢保证,之后的他们会不会因为诸如此类的事情,反目成仇。

他有点不敢赌。

可是格瑞的安抚却让他彻底放下了心来,格瑞从来都是在金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不说一句话,默默做好他所有的事。

他包容地接受金的一切。

金长吁了一口气。

埃米那边就更飘摇不定了,他和卡米尔的感情不明晰,卡米尔在家中的地位又十分尴尬,一出差错也会四处雷池。

他望着卡米尔的蓝宝石色的眼睛,看他让人安心的目光,埃米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肯定着自己对卡米尔的选择。

“咚咚。”又是一阵一阵的敲门声。

“谁呀,进来吧。”凯莉招呼着门口的人进来。

安迷修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看他衬衫被汗打湿,变成半透明的样子,显然他是从家里跑过来的。

“安科长?”凯莉惊讶了,“雷狮说你不是在家休一天假吗?”

“我心里有点不舒服,还是回队里工作安心。”

“你工作狂啊?”凯莉拿食指摁了一下安迷修的脑袋,有点哭笑不得。

“没办法嘛,为死者言是使命。”

凯莉走到一旁,指着白板上的时间轴,“喏,推测的都在这儿了。”

“我想的也差不多。”安迷修顺着时间轴一条一条看下来,一边看一边点头。

“那就马上开审吧。”凯莉走到门边,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TBC—

评论(16)
热度(123)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