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全员cp向】汪洋沉舟(第一案.肆)

◎是之前放过的警局pa!人设🚓食用指南

◎全员向,主cp安雷/瑞金,副cp卡埃/雷祖,倾向凯柠/帕佩,只打出现cp和出场人物tag

◎第一次写悬疑推理文,bug颇多请见谅。

◎以上ok的话请

前篇链接:  

 

 


————————————————————

肆.探寻

神近耀把安迷修和雷狮送回家之后,载着艾比回了队里。安迷修半闭着眼睛走进门廊,他感觉到自己的脚下直发飘,一步步像踏在云里。安迷修拖着疲惫的身体瘫在皮质沙发上,发出噗通的一响。

安迷修感觉自己的身体半浸泡在污浊的冰冷海水里,孤零零的,意识悬浮在海面上,如一叶扁舟。

没有人能知道他心中的痛苦与挣扎,就连雷狮也不能,那是他的禁地,他渴望触及却深留遗憾的地方。

雷狮扛起他半个身子,嘴上还不住抱怨着“安迷修你先别睡死,等我把你衣服脱下来你再睡。”

“嗯嗯”安迷修的声音已经混沌不清,他无意识的应答着雷狮的话语,思绪早已堕入了无边的深海。

困意如海水漫灌进他的大脑,他感到一阵喉咙被深深扼住的窒息,他奋力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挣扎着从困顿中清醒。

但是他失败了,最后连和雷狮说话的力气都失去了,他阖上了双眼,步入他不算安逸甘甜的梦境。

一夜无话。

天际线上,一颗散发着光热的太阳不知何时冉冉升起,带给这个星球最热忱的馈赠。
正在工作着的人们,正为着人们能在阳光下自由的生活做着自己的努力。

办案之初最忙的是法医和痕检,艾比昨晚回到警局连夜制作尸检报告,卡米尔办公室三个人连夜讨论分析,就是为今早的会议做准备。

“早饭早饭!!!”金推开门,拎着两个大袋子,招呼几位通宵的同事吃早饭,“这些都是我家格瑞蒸的包子,他上班带过来的,刚刚做好大家别嫌弃哈!!!”

“唉,这样的好男朋友我怕是一辈子遇不到了,”值班女警毫不客气的拿了一个菜包子,咬出一口绿莹莹的汁水,“你俩什么时候结婚啊!队里都等着吃喜糖呢!”另一位男警察绕过金拿包子,拍了拍金的肩膀,对他促狭地挤挤眼。

“再......再说吧!我们这不都没时间去国外吗?”卡米尔站在一旁,看金像分喜糖一样给警局里的同事分包子,嘴里哼哼两声,拉着埃米的手去外面吃早饭。

“出来干吗?”埃米不明就里,他疑惑着看着卡米尔,可卡米尔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带你出来吃点别的,包子太咸了,我喜欢吃甜的。”卡米尔松开拉着埃米的手,改成牵着,十指交握走在街边的风里,此时还是早晨六点半,路上的行人很少,隐隐约约还能看见星子在天上闪耀。

埃米被牵着,一开始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过了一回儿也大方起来,跟卡米尔有一搭没一搭找着话题。

“你点你想吃的。”卡米尔松开了埃米的手,“我占个座位。”

街对面金拱门里走出来一个金发男子,他左手拎着装着汉堡的袋子,右手拿着冰可乐,哼着小曲儿走在上班的路上。

昨晚他把金和卡米尔安全送到队里就直接开车回家了,他等着今天讨论开会,没什么心理负担的他昨晚早早就休息了,一觉睡得安和。

雷狮那边就比较惨了,安迷修一向的好睡眠,昨晚却频频冷汗惊醒,嘴里嘟哝着各种奇奇怪怪的术语词,搅得雷狮是又惊吓又担心,一晚上都没怎么合眼。

大队里几个人物齐聚了会议室,择了位置坐下,等着金和艾比做法医和痕检的报告。大家头一回看到雷狮恹恹的样子,看着他眼皮上下打架,似乎下一秒就要睡着的样子。银爵有些看不过去,递了杯浓茶让他清醒清醒,可惜好像也没起多大作用。

“开会了开会了!”凯莉拿着档案夹的背面敲击着会议桌,脸上的黑眼圈连粉饼都盖不住,看来也是熬了一整晚了。

金抱着一大摞资料进会议室,需要给在场的所有人发一份。资料有点重,金抱得费劲,一只手努力托住资料的下端,没注意到他身上薄薄的衣物已经被纸张撩起,露出皙白的皮肤。

“资料太重了,我来发。”格瑞立马站起身,单手接过资料,抻了抻金的衣角,指了他旁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嘉德罗斯半眯着眼睛看着格瑞,“啧啧啧格瑞,你自从跟金确定关系之后就处处不一样了啊,连射击都不跟我约了。”

“我没时间摸枪。”格瑞给在场的人发着资料,“等结案再说。”

“你怎么没时间摸枪,金在你旁边的时候你不是夜夜摸枪?”喝完浓茶的雷狮朝着格瑞讲着荤段子,时不时意有所指的瞟瞟金,金的脸突然通红,沉默着,不发一语。

“都讲什么呢?赶紧看资料开会了。”凯莉看着那群男人还在打闹,本来就焦虑的她眉毛都快拧成结了,想着雷狮这个不正经的又在开会的时候讲荤话,以后一定找个机会教训教训他。

“金你先说一下关于现场的报告。”

“嗯嗯。”金揉揉眼睛,试图消除昨晚通宵之后的眼睛的酸涩感,“首先是现场的血迹,居民楼对面墙上有抛射状血迹,一部分是来自于受害者的动脉破裂,一部分是凶手凶器的甩动。”

“目前判定凶手是左撇子,因为右面居民楼门口处几乎没有抛射状血迹,而左侧墙面居多。”

“目前可以确定的受害人移动路线是居民楼前遇刺,之后躲到垃圾车后十分钟,再之后走出暗巷试图呼救。”

“有疑点,”银爵听了金的血迹以及遇刺分析,毫不客气的指出了第一个问题:“我看到物证袋了,现场有两把刀?”

“对,很可能两人作案。”金点了点头,艾比此时突然站起来说,“尸检报告上显示左臂伤口居多,凶手应该是右手作案,但金说左侧墙面抛射状痕迹居多,也可能金把遇刺方向弄错了?”

格瑞摇头,“这不合逻辑。”

“真是,哪有人遇刺之后往凶手方向跑的,不一般都是反着跑吗?”嘉德罗斯摊手,喝了一口桌上泡的茶。

“不,这有可能。”金快速翻动着手里的报告,“你们看血液检测出了一项很可怕的数据。”

“这是什么?”雷狮看不懂医学报告,尽管家里就有个法医躺着。

“LSD,致幻剂。”金喉咙吞咽着,感觉自己喉咙有些发干,格瑞倒了一杯温水放在他的手边,金拿起来喝了一口,说“这说明受害者是在不清醒的情况下被刺伤的。”

“我去,这姑娘居然吸/毒?”雷狮有些震惊,“她爸妈要是知道不得晕过去?”

“有必要调查那里居住的人了,那种外面灯红酒绿,内里鸦雀无声的暗巷,最容易有人在里面聚众‘溜冰’”银爵闭上眼睛思考,突然站起来走出去,“你们先讨论着,我去打电话问问下面民警。”

“好。”格瑞点了点头。

金继续说下去,“现场没有脚印,就算穿了鞋套作案也可能会留下脚印,所以我怀疑凶手穿了两个鞋套。”

“去人家家里做客才会穿鞋套吧。”艾比皱着眉头,翻动着尸检报告,“对了,你们刚刚说的LSD,我和安科长检查过的结果是口服致幻剂,不是注射的。”

“嗯......”嘉德罗斯来回翻动着报告结果,“肯定是蓄意杀人没错了,基本可以排除激情杀人的选项。”

“剩下情杀和仇杀。”格瑞皱着眉头,“没有头绪。”

“凯莉,你说一下那个姑娘的家庭社会关系。”格瑞朝凯莉摆了摆手。

“她爸妈讲她女儿一脸痛心,这个女孩子是个哑女,从小没什么朋友社交圈子仅限于同学同事。”凯莉照着昨天的笔录念,“交过两个男朋友,第一个是网恋的,见面之后知道对方是不会说话就分了。那个男的还说女孩子欺骗了他的感情云云,曾经扬言说要打死感情骗子,也就是这个姑娘泄愤。”

“第二个才分,她爸妈嫌弃人家家穷,养不起她女儿,就一直没同意他俩,结果前一天早上刚分手,第二天晚上就出了这种事情。”

“有倾向了。”格瑞松了一口气般闭上眼睛,往靠椅中间一靠,“先审这两个人。”

“好,我通知一下雷德。”

“先散会,银爵刚刚给我来了个微信,说抓到一群聚众/磕/药的。”嘉德罗斯晃了晃手中的手机,一只手拉着格瑞说,“你看不看审讯?”

“我带金去。”格瑞看都不看他一眼。

“嘿你这个人真是......”嘉德罗斯用手肘捅了下格瑞,“你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兄弟,得得得我不打扰你了,我找雷狮,再去一次现场。”

“随你。”格瑞看着半瘫在椅子里皱着眉头想事情的金,“怎么了,不舒服?”

“要是安哥师傅在就好了。”金喃喃自语。

“说什么?”格瑞问金,“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安科长的师傅,要是他在的话,这个案子就好办了,我总觉得这个案子哪里有蹊跷,但是总抓不住想要抓住的东西......可惜他已经去了。”

“你先别多想。”格瑞揉揉金的头发,又捏了一把翘起的鼻子,引得金发出“哎呦”的一声,“我们先去听审讯。”

“嗯嗯。”

—TBC—

评论(15)
热度(143)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