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者定离

LOFTER认证咕咕咕博主

【全员cp向】汪洋沉舟(第一案.叁)

◎是之前放过的警局pa!人设🚓食用指南

◎全员向,主cp安雷/瑞金,副cp卡埃/雷祖,倾向凯柠/帕佩,只打出现cp和出场人物tag

◎第一次写悬疑推理文,bug颇多请见谅。

◎以上ok的话请

前篇链接:

————————————————————

叁.疑点初露

救护车在马路上疾驰,红蓝交替闪烁的车灯格外扎眼。将近凌晨一点,路上车流稀少,车开的也格外顺畅,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救护车便到达了最近的殡仪馆。

“老先生,这儿运来个尸体,法医要借您这地儿解剖,您给开个门呗!”救护车司机跑医院和殡仪馆多了,殡仪馆看门的门卫也都熟识,“好嘞,我去给你们开门。”

门卫大爷引着安迷修他们几位进了法医专用的解剖室,寒暄了几句问了问受害人情况,留了把钥匙给安迷修,“您在这里安心工作,我在外面守着呢,有事情用桌上那个红电话打给我就行了。”

“您快去休息吧,不劳老先生费心。”安迷修客客气气的回敬着门卫大爷。“一会儿会有警车过来接我们痕检科的这位同事,您记得开个门。”

“好我记得,你们专心忙你们的。”门卫大爷笑着点点头,走出去时随手帮忙关上了解剖室的门。

门卫大爷走了一会儿之后,安迷修才打开眼前这个被白炽灯光照得愈发苍白的尸袋,“开始皮表尸检,埃米你先把你痕检要做的先做完。”

刚刚换上工作服的埃米点头,拿出胶布,先将受害人的指纹粘下来,随后拿出一把剪刀,把受害人的衣物装进物证袋里,最后将受害者的伤痕测量尺寸后逐一拍下。他将所有的物证和痕检证据全部封入档案袋里,“都处理完了。”

“好,给卡米尔打个电话叫他过来接你回去。”安迷修带上口罩,准备进行皮表尸检。埃米朝安迷修点点头,又看到自家老姐朝他一阵猛眨眼睛。

“艾比,你怎么了?”安迷修抬头问艾比。

埃米抢先一步答了,“我老姐......她眼睛进沙子了。”

安迷修笑着摇头,拿出一个小手电,照亮受害者的瞳孔,虹膜放大,眼神涣散,的确是死亡的征象。

可是安迷修总觉得不太对劲,他觉得这虹膜的散开程度有些古怪,这姑娘确认死亡是在一个小时前,可这虹膜散开的程度却像两三个小时

“这姑娘看起来不是个坏姑娘呀......”安迷修眯着一只眼睛看这个小姑娘的尸体,摇完头后又是一阵叹息,他心中已有推测,但是他不愿这种推测发生在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身上。

但该测的东西还是要测的。

“唉,有时候先把人推到医院抢救可能不是件好事。”安迷修把女子的嘴扒开又合上,“口腔异物在抢救前为了使人呼吸顺畅,被彻底清洗干净了,本来想提取口腔粘膜的。”

“阴部没有损伤,可以排除强/奸的可能性。”安迷修从上面检查,而艾比从下面检查,抬起头来看见安迷修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我的天哪?安科长你怎么了?才做皮表呢就这么精神不佳?你要不要靠在旁边睡一会?”

“不,我在思考一种可能性,”安迷修划开受害者被医生努力缝针但是仍然无力回天的动脉伤口。

汩汩的血液流出,安迷修抽取了一管血液递给埃米,艾比拿出止血钳指出伤口,继续进行着皮表的尸检。

“回去记得先化验这个。”安迷修嘱咐埃米。

埃米嗯嗯啊啊答应着,因为他在应着卡米尔打来的电话,警车已经开到门口了。

随后便是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谁呀谁呀,没看见这正在忙呢?”艾比隔着门叫着,动动脑袋示意埃米该离开这里了,埃米把门打开了一条缝,从门缝里挤出了解剖室。

“雷哥?你怎么来了?”埃米脸上的表情有些惊讶。

“陪你们安科长。”雷狮挑了挑眉毛,“别告诉他,不然他要骂我的。”

“噗!安科长还会骂你?好奇好奇?”埃米嗤笑出声。

雷狮轻轻踢了一下埃米的腿,“去去去,小家伙赶紧回去找你男人去!”

埃米红着脸,头也不回地一溜烟跑了。

他走到外面坐上警车,系好安全带之后才发现在旁边驾驶座上沉默了良久的人是卡米尔,他心里没由来的一阵心虚,“卡米尔学长,你怎么亲自来了。”

他还以为雷狮刚刚说的是要回办公室找卡米尔呢。

“因为你在这里。”卡米尔没看他,调转了警车的方向往队里的方向开。

一时车上陷入了一阵可怕的沉默,两个人都相顾无言。

“金学长呢?”埃米找着话题试图打破路上的沉默,“金正在实验室还原作案场景,不过他思路被卡死了。”

“怎么说?”埃米没去现场,他听说金一向是脑筋快,这回倒是绕进了死胡同。“有哪里不对吗?”

“做案现场有辆垃圾车,受害者在垃圾车背后坐了至少十分钟。”卡米尔在红灯前停下来,“你说为什么她要坐下来?”

“为了躲人?”埃米也摸不着头脑,只能顺着自己的逻辑去想。“既然她是受害者,难道是在躲凶手?”

“这就很矛盾了,她在那里躲了将近十分钟,血迹早就沿着垃圾车的底流到作案现场了。”

“而且她的血脚印很明显,凶手一看便知。”卡米尔继续补充。

绿灯亮了,卡米尔继续开着车,路灯在埃米脸上投下昏黄不清的影子,他沉思着,不发一语。“凶手迫使她坐在那里的?可是我听金说现场连凶手的血脚印都没有。”

“肯定没有。”卡米尔握住方向盘的手摸了一下埃米的头,“他穿了鞋套,现场有鞋套印,鞋套被凶手带走了。”

“这......明显是蓄意啊!”埃米被卡米尔摸他头的动作刺激的有一点莫名的兴奋,他转过头去看着卡米尔。

“队长(嘉德罗斯)也是这么说的。”卡米尔点头,“到了,我们先把手头的物证和痕迹先做完检测再下定论。”

“嗯。”

将近两小时的皮表和皮下尸检,安迷修已经累到不知现在是日是夜。他把尸体暂时封冻在冰柜里,换下工作服走出解剖室,准备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艾比留在里面做着最后一点的解剖记录。

虽然殡仪馆里的空气也挺污浊的,但总比解剖室里好闻得多。

门口蓝莹莹的光照着,空中半浮着一张人脸。安迷修刚刚看到的时候被吓了一跳,那个被蓝莹莹光照亮的脸正是雷狮,他正站在那里玩手机。

“黑灯瞎火的,小心眼睛玩瞎了。”安迷修一把夺过雷狮的手机,巨大声音把走廊的声控灯点亮了,“你不知道喊一声把走廊灯喊亮吗?”

“我去,我守了你两个多小时诶,你居然怪我黑夜玩手机?”雷狮弹了一下安迷修的脑门,“你男朋友这么爱你,不忍心打扰你都不把灯喊亮,你都不感动一下吗?”

“不敢动不敢动。”安迷修猛地摇头。

“好你个安迷修?!”雷狮脸上故意显得有点不高兴,安迷修看他的样子也猜出了七八分,“好好好,我感动,我超级感动,我的男朋友不回局里,深夜守着我解剖完,等着跟我一起回局里。”

雷狮反而被安迷修老神在在的奇怪语调给逗笑了,“安迷修你个不正经。”

刚刚飞速做完解剖记录收拾好工具的艾比正好听见了最后一句,打开解剖室的门又关上了。

你们继续,本小姐告辞。

陈独秀都没你们这么秀。

“喂埃米!接姐回局里,另外安哥和雷哥他俩有办法自己回去,你就不要管了。”艾比打了个电话给埃米,人家正在做血液成分分析,嗯嗯答应着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

“耀哥你有空的话,帮忙去殡仪馆接个人呗!”神近耀是今天的值班警察,埃米刚一转头就看见了窗外的他,“我姐,安科长和雷哥都在。”

在神近耀点头表示愿意去接之后,埃米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接那两个神仙会捶死我,要是接了,我老姐会捶死我。”埃米摇着头晃着脑,自言自语的看着血液报告正从打印机里打出来。

卡米尔和金在一旁的桌上分析着血迹喷洒痕迹,一边写写画画,“真能推锅。”卡米尔往上扯了扯唇角。

“啥?”金以为卡米尔在说他,抬起头来看着卡米尔,卡米尔干咳一声,小声说了句“没事”,金又把头低了下去。

“什么???居然是......?!”埃米瞪大了双眼,把血液报告拍在桌上,一声巨响引得金和卡米尔纷纷放下手中的活,走近来看。

血液中LSD含量:25μg/L

“致幻剂?”金皱着眉头,咬着下嘴唇思考,他眯起一只眼睛,用手挠着头,“这一个发现足够让推翻前面的所有猜测了,这......还怎么分析?”

“令人惊讶。”卡米尔摇着头,嘴唇紧抿。

“我有件在意的事情,”金看着指纹的胶带贴片,“直觉告诉我,指纹有点问题。”

“这不可能!我亲自取的指纹!”埃米觉得金是在质疑他,眉毛拧在一起,怎么也舒展不开,他需要金的解释。

“我说不清楚,就是有一个指头感觉怪怪的,透着光看有些颗粒感。”金摇摇头,“要不放到电子显微镜下面去看一下?”

卡米尔取了指纹贴片,放在高倍放大镜下面,仔细观察沾在上面的颗粒感污物。

“是石蜡。”卡米尔笃定。“而且只有左手食指有。”

“基本可以认定是蓄意谋杀了,”卡米尔把贴片从显微镜下拿出来,“冷静的作案手法,时机掐的刚好,也不在现场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虽然这蜡来历不明,但是它的存在也是有目的的。”

“明天早上,”埃米揉着眉心,他感觉太阳穴突突的痛,“把受害者家属叫到局里来调查情况。”

“不用了,我已经调查完了。”凯莉走进实验室的门,拿在手上的调查记录晃了晃。

“你不是说要补觉的吗?”埃米歪头问凯莉。

“补个鬼!”凯莉的情绪一瞬间爆炸,“本来想着明天再说,结果人家家属非要拉着我,跟我讲她女儿的事情。也不知道她妈妈态度是怎么转变这么快的,还拉着我的手说一定要找到凶手啊,然后我就,顺便,就做了调查咯。”

“那个女孩子也怪可怜的。”凯莉摇头,往办公室旁边的会客沙发上一坐。

“唉,可不是吗,年纪轻轻死于非命。”埃米摊手,加入了金和卡米尔整理物证的行列。

“不是这个,她是一个哑女。”凯莉朝着他们三个摆摆手。

“什么?”三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上的工作,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眼睛,示意凯莉继续说下去。

三双蓝眼睛同时盯着凯莉,搞得她很紧张,她往后挪了一步,“看着我干嘛?明天早上开会我都要讲的!”她站起身,走出实验室关上了门,“明天你们肯定会大吃一惊。”

“是好的那种还是坏的那种?”金跑到实验室门口,探出头,对着凯莉的背影发问。

做好最坏的打算。”

—TBC—

评论(6)
热度(106)
© 会者定离 | Powered by LOFTER